第十五章

作者:蛋蛋1113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无糖爱情最新章节第十五章
热门小说推荐: 权力巅峰 宝鉴 官道无疆 校花的贴身高手 大鉴定师 神藏 都市藏真 道藏美利坚 天下珍玩 美利坚牧场 绝品天医 农家仙田 斗破之无上之境 文艺时代 极品小农场
思︿路︿客 www〝siluke〞info 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除夕夜,月光,迷人。

    她独自一人坐在家里,面对自己烧的一桌好菜,发呆。

    今天,她去看过了父亲,也流了很多眼泪。

    “听你姨夫说,你和高以贤在一起?”一见到她,父亲就这样追问。

    “是。”硬着头皮,她点头。

    “你们什么时候结婚?”父亲劈头一问。

    她愣了一下。

    结婚的事,她根本还没有考lǜ 。

    她不知道最后自己能不能看着父亲孤零零一人远赴国外,她更不知道,三个月的时间,会不会让一个男人对你的“着迷”降温。

    见她回答不出来,父亲明白自己一试探,就试探出了某些真相,只是,他不想点破,“难道你都没听说过,外面的人把你传得有多难听?”一个女儿家居然被流言糟蹋成这样!

    她摇摇头。

    高以贤把她保护的很好,她几乎不太知道那个圈子里发生了什么事。

    就算知道,外面的说法,无论多难听,她也不在意。

    别人的嘴巴,对她并没什么影响。

    “听爸的话,快点和他分手。”父亲今天一反常态苦口婆心。

    不能分开!至少,现在还不行。

    她再次摇摇头。

    “小芹,你听爸说,他的家世,你高攀不起!”

    高攀不起?人与人之间原本就平等,怎么会有“高攀”两个字眼?!

    她有点受伤,但是依然微xiào 着:“爸,别担心我,他没这么想过……”

    “没这么想过?因为他这种的花花公子,根本不是对你认真,连高攀的机huì 都不会给你!”终于,蓝威再也沉不住气。

    他不是花花公子,只是过去的他,象只没脚的小鸟。

    但是,这只小鸟是否会不再贪恋外面的世界,就此歇息下来,她没有把握。

    “爸,别说了,养好身体。”她怕父亲血压升高,淡淡握住父亲的手,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

    养好身体,去了国外,人生才能重来。

    但是,她的手,却被父亲紧紧反握住,“小芹,你不会是为了爸吧?”终于道出所有疑惑。

    她表情一呆。

    就是这最真实的呆滞几秒,入了父亲精明的双眼:

    “果然,你姨夫猜得都是对的!你陪高公子睡觉,高公子保爸平安。”父亲惨淡一笑,表情突然戚然。

    怪不得,审讯会突然停止。

    没想到,他蓝威落魄到居然靠女儿的身体来换取平安。

    ……

    “爸,不是你想得那样……”她努力争辩。

    虽然,这是一部分的事实,但是这个说法,让她无法接受。“不是我想的那样?别告诉爸,你没被他睡过?别告诉我,你们的关xì 不是因为一场交易!”

    父亲一句嘲弄,哽死了她。

    她睁眼说不出瞎话。

    就是她这样瞬间沉默的表情,让做父亲的难过、愧疚得说不出话。

    “小芹,他父亲是高明海!”蓝威道出自己早已经知道的事实。

    从那个工程突然被解决开始,他就在调查高以贤这个人,包括高以贤私生活糜烂,包括高以贤看上自己女儿,他都一清二楚。

    他是不称职的父亲,但是,不代表他不爱自己的女儿。

    “爸,他对我很好,真的!”她用低到只有二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不断向父亲保证,向父亲哀求,“爸,您什么也别管!他说过,您会没事,他会送您去国外,到时候,我陪……”陪您一起走的承诺,却突然怎么也说不出口。

    真的,扔下那个大孩子,就这样走了?

    ……

    送他去英国?

    那个花花公子就是用这个来拐卖他的女儿?

    蓝威咬牙切齿,“笨蛋,他在骗你!他在玩你!玩得腻了,没有新鲜感了,就把你当个破旧的玩具一样一脚踢开!”

    把你当个破旧的玩具一样一脚踢开!

    父亲的这句狠话,重重锤在她的胸口。

    “不、不会的。”慌忙想解释,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有信心吗?有信心他永yuǎn 对她不会有腻的一天?

    “不会?怎么可能不会?!他和哪个女人能交往长一点?这种男人,能交心吗?你和他玩得起吗?”父亲的眼眶红了。

    事故以后,每天精神紧绷到不敢闭眼,就连睡觉,也怕自己会说梦话,把一切招出来。后来审讯暂停了,原本以为事态的发展会有希望,原本以为什么都会回来,但是没想到会糟糕成这样。

    “爸,你放、放心,我、不会爱他……”见父亲这样失态,她本能的安慰着。

    “小芹,你这样老实本份的个性,不适合和别人周旋!”父亲痛心疾首,“我当初肯点头让你嫁给傅凌,就因为那孩子和你一样心眼实,怎样也坏不到哪里去!但是我千算万算算不到,他居然是傅秘书的儿子,那孩子居然是来讨债的!你的一生,都是被爸毁掉的……”

    傅秘书?

    她张着嘴巴,完全没有了思考能力。

    “就算那个花花公子没骗你,把爸弄到国外去,没有权利,没有金钱,没有能沟通的语言,爸去那,能干嘛?!小芹,你怎么能那么糊涂,把自己‘卖’了,”父亲流出了眼泪,“听爸的话,别管我,快点和他分手!”

    ……

    快点和他分手?不可以,她答应过他,交往三个月。

    胸口痛痛的,回来以后,她一个人坐着,流了很多眼泪。

    第一次,她问自己,这样的开始,对吗?

    她全无胃口,站了起来,将所有的菜都倒进了垃圾筒。

    带着手套,她一边用抹布一点一点洗浸着碗筷,一边继续恍惚着。

    能让她此时不要胡思乱想的那个人,不在。

    突然,她放在客厅的手机响起音乐:

    窗外的天气就像是,你多变的表情下雨了,雨陪我哭泣看不清,我也不想看清离开你,我安静的抽离……

    她接起手机。

    “有想我吗?”不可一世的声音。

    听到他的声音,所有的阴沉心绪消弭。

    未语,她先笑。

    “没有。”

    才分开短短四天,她为什么要想他?!

    “没有?!”那种语气,仿佛在说,你再说一句没有,试一下!

    “好拉,有拉,有一点点。”拗不过他,她低头,笑着承认。

    “这还差不多!”手机那头的他,虽然不太满意答案,不过还可以接受。

    “一个人在家?”他问她,语气温柔。

    “恩,你什么时候回来?”她没有意识到,她已经把这里当成他的家。

    “拜拜年……走一走亲戚,起码还需要三四天吧!”他的语气有点不自然。

    可惜,她并没有多心。

    “哦。”语气里,有自己没有发现的失望。

    但是,他发现了,于是,笑容堆满了还有点淤血难消、青紫的俊美脸孔。

    “走到窗外,我们一起看月亮。”他走到窗边,拉起病房的卷叶窗。

    她也是,乖乖走到阳台,仰望月光。

    “看到什么?”他低沉性感的嗓音,有着令人动容的温柔。

    “半个月亮。”连星星也很少。

    “我这里,也是。”半个很美的月亮。

    她的半个月亮,加上他的半个很美的月亮,生命才能完整。

    “蓝芹……”

    “恩。”

    “老婆……”

    “恩?”

    我好象爱上你了。

    “我想亲你。”

    她的脸一红。

    “那个好了没?”突然他很煞风景的话题一转。

    “恩,好了。”她知道他指的那个是什么。

    那天晚上,他用温热的手心,一直抚摩她的小腹,让她不靠热水袋,就能撑过难熬的第一天。

    很多事,她想慢慢告诉父亲。

    可惜,语钝的她,在五分钟的会面时间里,根本无法表达。

    “我想和你zuo-ai……”那句肉麻的话,他说不出口,只好用相似的话,代替。

    她白净的脸爆红。

    “我挂电huà 了!”来不及和他说拜拜,她就急切的挂断手机。

    这男人……怎么那么**啊?!

    将手机搁在阳台上,她不停的拍自己脸颊,让自己退退温。

    冷静!冷静!冷静!

    可是,脸颊却依然那么烫红,烫得象刚从火锅里爬出的红虾一样。

    她仰头,望了望月光,心,温暖一片。

    爸爸,应该是杞人忧天吧,高以贤对她,应该不是随意玩弄,看待成一个新奇的玩具吧。

    虽然,他从来没说过,喜欢她……

    收回目光,她不糟蹋他的心意,不许自己胡思乱想。

    只是,突然,她的视线被楼下一抹寂寞的身影牢牢吸引。

    一抹身影,站在昏暗的街灯下,巨大的寂寞象一团黑影,无边无际的在他周围蔓延着,吞噬着。

    很远的距离,但是,她能感觉到仰脸望着她窗户的那张冷硬的脸,有一丝脆弱。

    他,居然是秘书叔叔的儿子。

    她的心,揪了一下。

    他欠她很多很多解释……

    没有多想,拿起外tào ,她奔了下去。

    ……

    A市某医院VIP病房里,高以贤在把玩着手中的手机。

    好玩!她居然恼羞成怒到挂他电huà 。

    好想她……

    得,他算明白了,古人那句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虽然夸大虽然肉麻兮兮,不过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唉,好想她……

    再唉……

    他想,他现在的样子一定很哀怨。

    只是,他现在的鬼样,他实在没脸让她见到。

    但是,今天是除夕!不知道一个人看着月光的她,会不会寂寞?会不会想他?

    唉……

    不管了!

    他从病床上跳了起来,因为太激动,牵动胸膛,他痛得咧咧牙。

    但是没想太多,他打开柜子,忍着巨痛,脱下病服,换上自己的衣服。

    “七号病床,你去哪?”刚好护士推门而入。

    “出院。”他简洁回答,拿了包,就往外奔。

    “不行啊!你刚动过手术,起码得再住院一个星期!”

    护士在他身后喊。

    ……

    “傅凌。”她站在他身后,心平气和的喊他的名zì 。

    那个寂寞的身影一震,僵化。

    他真的没打算打扰她的平静生活……

    整个世界好象静止了一样。

    “我们能谈谈吗?”她的平静,连自己都有点意外。

    僵住的背影一点一点回身,好艰难,才从唇里蹦出一个字眼:

    “好。”

    月亮,躲进了云朵,整个天空,开始透不出一丝光亮。

    某一种爱情,是盈缺的,背后的阴影,是曾经的悲伤与眼泪。

    她抬头,看了一下自己的屋子,觉得,把他请进来,并不妥当。

    “我们到附近的咖啡屋。”她微xiào 。

    “好。”他点头。

    两个人,正想挪身,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局里的来电。

    应该是,来任务了。

    他瞪着手机,第一次犹豫,不知道该不该接。

    “你有工作先忙,我们下次再约。”有些事,她不一定今天非知道不可。

    犹豫了一下,他还是接起手机。

    “XX部队招待所?有人上吊,怀疑自杀?需要勘察现场?”他的眉头蹙得很深。

    她无声挥手,与他说再见。

    “什么?蓝威?!”

    两个字,震住她的脚步。

    思︽路︽客 www~siluke~info 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热门小说推荐: 我每30天换一个系统 非洲酋长 豪婿临门 手术医生开外挂 他知芦芽暖 金牌经纪人攻略 我真没有开挂啊 八零俏窈窕 傲娇影帝在线真香 赘婿出山 林深两应同 爱情公寓之未来与你 如果爱你十年不算长 地心战神在都市 长生霸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