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预示

作者:缘分0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仙路争锋最新章节第六十二章 预示
热门小说推荐: 我欲封天 莽荒纪 魔天记 玄界之门 符皇 仙碎虚空 仙路争锋 飞天 造化之门 大泼猴 修神外传 大道独行 申公豹传承 少年医仙 山神
思︿路︿客 www〝siluke〞info 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啊!”凄厉叫声里,唐劫猛地抱头坐起。

    这才发现不知何时,自己竟又回到了那喧闹城市中。

    他正坐在一处酒楼里,身边是柳倩依拿山等人,却不记得是怎么过来的了。

    先前死亡的景象如今还历历在目,一想到在那一指之下自己粉身碎骨的场景,唐劫也有些不寒而栗。

    那一指到底是谁?

    为什么要杀自己?

    难道这就是自己追求天道未来之路上必然会经lì 的吗?

    战释无念,战血河,甚至于战火天尊,这些他都不奇怪,但是那莫名的一指,那与瑶女入梦图似曾相似的感觉,却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正迷茫间,耳边响起柳倩依的声音:“你醒了?不知唐公子参的是什么,结果又如何?”

    想了想,唐劫回答:“我参的是大道,结局是死得很惨。”

    听到这话,柳倩依捂着嘴笑了起来。

    “你呢?”唐劫问。

    柳倩依给了他一个白眼,却是不回答。

    又有声音响起:“还用问,柳姐姐肯定是参姻缘,定在那天演大阵中寻得了一位如意郎君!”

    却是黑眼。

    柳倩依给了他一个白眼,却是罕见的没说什么,看起来黑眼所说虽不中只怕亦不远。

    唐劫问:“那你呢?”

    黑眼摸摸头回答:“我修liàn 炽天黑炎入了瓶颈,问道天演,终于知道岔路何在。此番若能不死,当可有所进益。”

    柳倩依道:“只为一法而问道天演,太过浪fèi 。”

    黑眼笑嘻嘻回答:“我也知道是有些浪fèi 了,可是仙路太长,问道太难。唐大哥到是上悟天道去了,可是你看他得到了什么?惟死而已。”

    唐劫点点头:“黑眼说得没错,求的越远,看的也就越模糊,所形成的未来也就越不真实,越飘渺难测。我上穷天道,所知皆为云里雾里,就连自己怎么死的都搞不明白。真要说起来,反不如黑眼这般实在。”

    黑眼已嘿嘿笑了起来。

    正好此时拿山也睁开眼睛,面色凝重道:“我看了此战天演之果。”

    “如何?”众人同声问。

    拿山回答:“我们死了。”

    大家面色皆是沉了下来。

    “为什么血卫都死光了,我们还是会输?”黑眼急忙问:“他分身只剩八个了。”

    拿山摇摇头:“我不知道,但是我看到了血河之主在得yì 的大笑,他挥舞着那把剑,释放出无数剑光。我们在那剑下哀号,流血……死亡!”

    唐劫微愕:“你说你看到他用无量剑对付我们?”

    拿山点点头。

    这怎么可能?

    唐劫心中已翻起惊涛骇浪。

    就在这时,又一个声音响起:“真有趣,我却看到了另一个结果呢。”

    是水妖。

    唐劫转向她,水妖的脸上露出明媚的笑容:“我看到天在崩塌,地在倾覆,乾坤在颠倒,山河在逆转。我听到血河愤怒的悲呼,看到火焰焚化天地……你说得没错,血河还有最后的底牌,而你也有。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我知道,你在和他战斗。”

    “结果呢?”唐劫问。

    水妖摇了摇头:“我不知道,那时候我已经死了。”

    所有人都沉默了。

    好片刻,一名代行者突然道:“为什么同样两个人看同一件事,会有不同的结果?”

    柳倩依回答:“未必是不同的结果,同样有可能是不同的阶段。而且我早就说过了,不同的选zé ,本就会产生不同的结果,所以就算有不同,也不稀奇。”

    “那是什么选zé 导致的不一样?”

    “不知道……”柳倩依悠悠回答:“有太多的不确定。可能只是一抬头,一挥手,一个不经意的动作,一个看似无辜的笑容,一次无意中的了望,一次风吹花落后的惆怅。拿山与水妖,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有太多太多的不同,自然就看到完全不同的结果。”

    “也就是说即使有更多的人在看这一战,也可能是得出完全不同的结果,但它们最终却可能都不会发生,对吗?”

    “是的。”

    “那这样还有什么意义?”

    柳倩依不说话了。

    对于这个问题,她也没有答案。

    但她至少明白了为什么她的师尊让她只问修liàn ,不涉其他。

    人间诸事,庞大繁杂,动辄千变,无法预测。

    相比之下,反倒是只问修liàn 要简单许多,难怪师傅当初能从此阵中修成无相天媚功,自己却只悟了个人间至情道,归去往来兮。

    这刻面对置疑,柳倩依亦无言以对,好在唐劫突然接口:

    “意义总归是有的。一切变化皆非无因,由果推因,即为意义。”

    “你能推出什么因?”

    唐劫笑笑。

    他先是从面前的酒桌上取出一个杯子,然hòu 将那杯中水向着空中一洒,看着杯中的水花飘落满地,这才悠悠说道:

    “这杯中的水便是因,洒出的每一个水滴便是果。虽是同一个因,接出的果其实也是有着细微的差别的。正因此,由因及果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即便是天演大阵,就同一件事因不同的人,给出的答案也不一样。但若逆行倒施,由果及因,从这无数飞溅而出水滴中倒算出水由何出,找出那源头所在,却还是可以做到的。”

    说着他轻轻一挥手,就见那先前洒出的水滴竟又神奇的回到了杯子里。

    “我此刻所见,仅为二果,还需要更多的答案,才能知道那改biàn 一切的契机在哪儿。”唐劫悠然道:“所以……还有谁与拿山水妖一样,选zé 了洞察过今日之战吗?我需要更多的线索。当我知道足够多的果时,我就能得到那个因。”

    他看向其他众人,众人皆默然摇头。

    唐劫看向画公子,画公子回答:“我与你一样,上穷天道而不得,却于画中得真境。”

    唐劫再看伊伊,伊伊回答:“我看到宝儿弟弟……在那个地方。”

    唐劫心中微动:“你见到他了?”

    伊伊认真的点头:“和你!”

    “在那里?”

    “在那里!”

    唐劫明白了。

    他再转首,看其他人,一个个看过去。

    也有人与拿山水妖一样,参的是今日之战,结果却大同小异。

    未来变化莫测,即便有天演大阵亦难以窥破。

    答案是如此的迷离,又如此难解,即便唐劫也感到迷雾重重。

    然而此战事关生死,又由不得他轻忽大意。

    放眼望去,所有人都忧虑重重。

    有人心生懊悔,怎的自己一入大阵就忘了当前最重要的事,也有人唏嘘感叹,想这血河一关到底要如何才能过。

    扑簌迷离的未来给每个人的心都压上了一层重担,拿山的话沉甸甸的如个秤砣系在大家的心上,说不出的难受。

    那时,唐劫发现似乎还有个人没说话。

    他放眼望去,看到左全名正坐在一角,低着头不言不。

    唐劫奇怪,道:“你看到了什么?怎么不说?”

    左全名听到这话,陡地全身一颤。

    抬起头看唐劫,脸上挤出一丝难看的笑容:“没,没什么。”

    唐劫眉头微皱:“你说无事,那便肯定是有事了。看来,若是修liàn 一途,定不会如此,看来你所观者,必然也是今日一战。为什么不说出来?”

    左全名向后缩了缩:“真没事。”

    唐劫有些不耐烦:“让你说你就说,即便是看到我们全死了也没有关xì 。说出来才好有所防备不是?”

    左全名低着头好半天,才道:“我……我看到你死了。”

    大家心头皆是一震。

    这是迄今为止,对接下来会发生的事里,最为清楚直接的一件。

    而唐劫的战力与重要性,事到如今已是每个人都很清楚。

    如果没有唐劫,他们根本就不可能对抗血河。

    唐劫若死,只怕其他人也修想活命。

    这刻听了后,已是一起心中悲凉。

    惟有唐劫眉头一皱,看左全名的眼神陡然收缩了一下:“不对,如果只是这样,你为什么要畏畏缩缩不敢说出来?”

    左全名心中一震:“我只是怕影响士气。”

    是吗?

    唐劫心中狐疑大起。

    以左全名的为人,能让他如此畏缩不敢言的,绝不会是这种事!

    想到这,他一字一顿道:“你在撒谎!”

    左全名一震:“不,我没有!”

    唐劫已突然出手,抓住左全名的脖子往桌上一按,厉声道:“说,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刷的一声清鸣,唐劫手中帝刃已然拔出,正架在左全名的脖子上:“再敢说一句谎话,我就把你的脑袋砍下来!”

    左全名大骇,他可没有血河之主那断首重生的本事,以他现在的能耐,这一刀若是下去,性命多半就是不保了,吓得哇哇大叫:“不要啊,不要啊,真的没什么啊!”

    “快说!”唐劫已怒吼了起来,雷霆之声震得左全名脑际轰鸣。他大喊道:“我说,我说!我看见了……看见了……”

    “到底看见了什么!?”

    左全名长吸一口气,终于回答:“我看见我杀了你!”

    “什么?”唐劫愕然。

    左全名惊恐回答:“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啊,我真的没想过要杀你,可是我却偏偏看到了……”

    “看到你死在我的剑下!”

    思︽路︽客 www~siluke~info 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热门小说推荐: 仙界太子当掌门 仙秦多元宇宙帝国 三一打印店 穿越有点早 为了媳妇去修仙 抚风决 洪荒之我在西游签到 我有一个修真戒 反生成魔 河西走廊之龙门客栈 我有无上气运 龙麒决 剑之遥 人皇圣君 弃妃仙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