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争夺

作者:缘分0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仙路争锋最新章节第八十九章 争夺
热门小说推荐: 我欲封天 莽荒纪 魔天记 玄界之门 符皇 仙碎虚空 仙路争锋 飞天 造化之门 大泼猴 修神外传 大道独行 申公豹传承 少年医仙 山神
思︿路︿客 www〝siluke〞info 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沼泽深处的一片林地间。レ思路客小说网レ

    唐劫盘卷双腿席地而坐,双手置于膝上,手心朝天,中指回缩,呈五心朝天之态,头顶处隐隐有白sè雾气蒸腾。

    两手时不时会捏出一些印法,每一次变换,头顶白气便会凝聚一些。

    若是仔细看,会发现这白sè雾气隐隐还带了一点金线。

    这是少海洞金诀特有的标志,代表了这灵气的xìng质。

    灵气本无质,因修者不同而千变万化。

    只是这金线尚只一丝,说明修者的火候还远远不到,若能修炼至所有白雾皆成金sè,则意味着洞金诀大成。

    这刻那雾中金线似在风雨中飘摇一般,随着唐劫手印动作而聚散不定,渐渐笔直如枪,带动着周边灵气也越发凝缩,随后又向着唐劫体内缓缓降去……

    循环不休。

    伊伊则紧张地坐在一旁观察四周。

    今天是他们来到云雾泽整整三十天的rì子。

    早在二十多天前,他就冲破空山新雨咒,恢复了使用灵气的能力,从那时起,他就一边和追兵兜着圈子一边修炼。

    虽然说洗月学院拥有借据,可以定位唐劫,但借据到底只有一份,只要唐劫不断的转移地点,就算是洗月派都很难定位他。

    唯一的不好处是唐劫为此必须经常给自己割肉。

    在这过程里,他的恢复能力到是得到进一步的提升……十万灵钱带来的身体潜力还没消耗完,唐劫依然有着充足的成长空间。

    与此同时,唐劫也在各路追兵的追索下开始了正式的修炼,努力提升境界。

    依仗顾长青等人留下的修炼药物,唐劫向着灵湖阶全力冲刺。

    今rì终于到了冲击灵湖的时刻。

    体内灵空在大周天运转下,不断扩张着,如今唐劫的大周天运转速度已是越来越快,再不象初学时那般生涩稚嫩了,体内灵空更是达到了可以蓄灵液九百九十九滴的地步。

    然而就是这最龖后一滴的灵空扩张,却遇巨大阻滞,始终无法完成。

    唐劫知道这是冲击灵湖必然出现的小壁垒现象,也是冲阶的一个槛。

    虽然说境的提升是质的变化,阶的提升是量的变化,但龖是每一次冲阶其实也有小壁垒的存在,只是难度比起升境要低许多。

    即便如此,许多学子也要耗费十天半个月才能完成冲阶。

    可惜唐劫却没有太多时间。

    大周天气息在体内不断运转着,一次又一次的冲击着那最龖后的壁垒,却唐劫能感觉到还是差了一些。

    在数度运转大周天无果后,唐劫一咬牙道:“伊伊!”

    “明白!”伊伊已打开一个小瓶,倒出里面所有的培元丹,往唐劫口中送去。

    这已经是最龖后的培元丹,如果这趟再不成功,唐劫想入灵湖就得再花上至少十天半个月的功夫慢慢打磨。

    这刻培元丹入腹,庞大的灵气立时在唐劫体内散开,瞬间充盈了他的全身。

    唐劫再度运转大周天,引导灵气循序渐进,形成一股澎湃力龖量下入灵空。灵cháo在体内呼啸狂卷,如风沙咆哮,不断削磨着灵空壁垒。

    唐劫头顶白烟再现,金线渐固,竟是直向天际冲去。

    “糟了!”看到这幕,伊伊面sè大变。

    她知道这是唐劫冲击灵湖将成的结果,说明灵湖壁垒即将被打破,但没想到在打破前竟然还会有灵气入云霄的场面。

    这一点就连唐劫自己都不知道,否则打死他都不会在这里冲关。

    虽然说这场面距离浩大还差得远,但那一点金光对于明眼人来说却几乎是一目了然,相信要不了多久就会有人看到这里有人在冲阶,闻讯追来。

    “一定要快啊!”伊伊跺着脚催促。

    她不敢打扰唐劫,只能拼命地释放绿萼藤,也好在敌人到来前阻止一下,只是面对强敌,这绿萼藤能发挥多少作用,伊伊自己也没底气。

    此时唐劫冲关的确已到了关键时刻,他能清楚感觉到灵空壁垒在这股灵cháo冲击下正渐渐削弱,只是灵cháo在药力作用带来的强压也在后续的消耗中渐渐减退。

    到底是壁垒先撑不住被破开,还是因灵cháo因后劲不足而消散,唐劫自己也无法确定,只能全神贯注于冲击中,对外界再无所知。

    就在这时,远处啸声响起。

    那是有人发现了这边的动静,急追而来。

    伊伊大急。

    一片衣袂带风声中,远处终于现出数十道人影。

    为首的是一名紫衣华服的年轻人,身后还跟着一批劲装打扮的武士,旁边是一名老者,另外还有两名面容姣好龖的婢女。

    那华服公子刚出现,就看到正坐着的唐劫,立刻发出一声惊呼:“咦?那不是唐劫吗?怎的就他一人?顾长青在哪儿?”

    洗月派发檄令,全国追杀顾长青,各门派自然也是知道顾长青和唐劫的样子的,这刻只见到唐劫,未见到顾长青,心中立时大感讶然。

    再看唐劫此时的表现,分明是在冲击灵湖。

    顾长青不见,唐劫却在冲击灵湖期,这是怎么回事?

    “全都不许过来!”伊伊已指着来人叫道。

    “竟然还有一只jīng物?”那华服公子看向伊伊,眼中闪耀出贪婪的光芒:“还是个未曾蒙昧的jīng物,到是难得一见。此物若得了,必能炼化成灵丹。”

    “公子小心,这jīng物既不曾蒙昧,多半是有人豢养。”旁边那老者已提醒道:“我们此行的目的是顾长青,五气朝元丹更重要啊!不必多生枝节。”

    “我知道。”那公子不耐烦道:“问题是既然看到了,何不就顺手抓来。”

    说着他正要下令,就见不远处又是一群人冲了过来,赫然正是三十天前唐劫见过的那群修者。

    那为首飚悍男子冲过来站定,与那紫衣华服公子成犄角之势对峙,在看到唐劫独自一人时也是一愕,看到伊伊时同样是目中贪婪光芒一闪。

    那华服公子看到对面来人,已怒道:“屠百雄,这里是我玉剑门先来的,你们天灭宗不要插手!”

    那叫屠百雄的男子看了一眼华服公子,冷哼道:“冷少主这话说得可就不对了,洗月派檄令天下,凡我文心修者,见顾长青皆可杀之,怎么就成你玉剑门一家之事了?再说现在顾长青并未在此,现在就圈地为王,早了些吧?”

    那华服公子旁边的老者已道:“两位还是莫要争了。唐劫在这里,顾长青肯定不会远。此人现在说不定就隐匿于暗处,准备袭杀我等。说不得就是以此为诱饵,引诱我等自相残杀。顾长青身为天神宫鹰堂副主,其人yīn险狡诈,连青松门的于海长老都被他算计,中伏身亡,大家还是不要掉以轻心的好。”

    那华服公子已不屑道:“于海那个白痴,自以为半步天心就眼高于顶,被暗算有什么好稀奇的了。”

    他说别人眼高于顶时,自己也快鼻孔朝天了,可见说别人易,识自己难。

    反到是那叫屠百雄的仔细看了看周边环境,皱眉道:“奇怪,要说陷阱,为什么唐劫会在这里提升境界?还有为何会有一只jīng物伴随他身边?那只小老虎又是怎么回事?说是陷阱,这陷阱布得也未免太过离奇了些。”

    就在这时,屠百雄旁边一名劲装男子突然一指唐劫道:“屠师兄,你看他身上。”

    顺着那人手指望去,众人看到唐劫身边赫然还别着三个芥子袋,那芥子袋上画着一只金sè雄鹰,屠百雄身体一颤,脱口道:“这是天神宫鹰堂的芥子袋!”

    唐劫的身上竟然同时挂了三个鹰堂中人的芥子袋,一个念头同时在所有人脑海中升起。

    顾长青,不会是被唐劫给反杀了吧?

    这个想法让大家一阵惊疑不定。

    那老者已道:“顾长青杀于海时,自己也负了伤,会不会长期逃逸,积伤rì重,然后被这小子趁机反拣了便宜。”

    “有这个可能。”屠百雄也道:“我天灭宗得到的消息,一个月前顾长青与他的手下闹翻,亲手击杀二人,自己重伤逃逸,据说连墨鹰翼都毁了,可见他伤势绝对不轻。”

    “可能确定?”老者急问。

    屠百雄道:“消息是午弦光那里传来的,他在战斗地点发现了墨鹰翼的残骸,可确认无误。另外三名鹰堂好手分散逃逸,有两名已被击杀,只留一人逃离文心境内。至于唐劫,洗月派传来的消息,一直就在云雾泽未曾离去。洗月派本想大举出动封锁云雾泽,不想被天神宫来人纠缠,只好委托我们继续查找下落。”

    “这么说来,顾长青很可能真的已经死了?”老者沉吟道。

    那华服公子已道:“有什么好猜的,取下他的芥子袋看看不就知道了,若顾长青已死,人头一定就在袋中。”

    说着那华服公子对空一摄,半空中出现一只手爪已一把抓向唐劫。

    与此同时,那叫屠百雄的男子也是一扬手,却是击向那华服公子的空中手掌,只听碰的一声爆响,两人手印在空中交撞,已激荡出一片散碎星光。

    “屠百雄,你干什么?”那华服公子怒喝。

    屠百雄已yīn测测道:“冷公子,我怕你看了袋子后就再不肯交出来啊。这顾长青的人头可是宝贝,五气朝元丹……玉剑门想要,我天灭宗也不想放弃。”

    那华服公子大怒:“混蛋,我玉剑门之物,也由得你来抢?”

    他单手一挥,背后一柄玉sè长剑已然飞出,直向那屠百雄刺去。

    “璇玑剑!”

    屠百雄哼了一声,一把乌黑长刀已然在手,反手一刀劈出:“千裂斩!”

    当初唐劫使用神庭千变,瞎喊了一句千裂斩,如今这屠百雄使出的,却是真正的天灭宗千裂斩。

    这刻长刀一出,化生无数刀光迎向空中玉剑,与此同时两边已一起发出呐喊:“去拿芥子袋!”

    玉剑门与天灭宗这两大派系的手下已向着唐劫冲去,同时各自朝着对方打出各种术法,云雾泽上空立时荡漾起一片汹涌的术法狂cháo。

    玉剑门擅长驭剑,速度较快,一名玉剑门弟子已发动驭剑术,人随剑走,如一道激光飚冲向唐劫。

    伊伊大叫一声,从地上升起无数藤蔓想要阻止那玉剑门弟子。那人只是长剑一挥,喝了声:“滚开!”

    剑光飚卷下,绿萼藤已被他一剑斩断,伊伊大叫一声跌飞出去,那玉剑门弟子已冲至唐劫身边,大手向着他身上三个芥子袋抓去。

    就在这时,那弟子听到身后一阵劲风响起。

    知道不妙,本能地挥剑劈砍。

    只见一片光华闪过,也不知多少飞火流星在他眼前炸裂,那弟子只惨叫了一声,就被天灭宗人的凶狠出手打成粉碎。

    天灭宗素以心狠手辣闻名文心,当初唐劫就曾评价过这个门派,说他们杀戮太重,早晚要被洗月派清剿。

    问题是天灭宗现在尚未被清剿,唐劫却已身陷险境。

    杀死那玉剑门弟子的攻击无疑将唐劫也罩入其中,天灭宗行事无所不用其极,根本就不在乎唐劫洗月学子的身份。

    一个被虏掠的学子而已,杀了就杀了,推到顾长青头上即可,只要这里所有人都灭了口,谁又知道是他们干的?

    下一刻那些攻击已凶狠落在唐劫身上。

    灵气在体内激扬,沸腾出一片海浪冲刷着唐劫的身心。

    “就差一点!就差一点!”

    此时此刻,唐劫已察觉到外面情况,却无暇分心,只能全力冲击着体内灵空。

    然而不知为何,他的冲阶似乎特别困难。

    唐劫能够感到,那冲击的灵气似乎总会有部分莫名消失,隐于血脉中,导致冲力不足,难以破阶。

    这却是以前上课时,上师们从未说过的。

    难道是自己修炼离经的缘故?

    这想法令他震撼,但此时此刻他别无选择,只能全力以赴的冲击着。

    就在这时,全身上下突然一股剧痛传来。

    下一刻唐劫血气中已沸腾出一片惊人灵浪,逆向反卷,那冲阶的灵气在这刻暴涨,狠狠向着壁垒撞去。

    在这狂野冲击中,那一直桎梏着唐劫的灵壁终于破开,唐劫仿佛感受到了灵力的欢呼,头顶金线骤然拉直,再不如之前般飘忽不定。

    成功了!

    唐劫心中狂喜。

    他终于踏入灵湖!

    与此同时,一名天灭宗弟子飞身冲向唐劫,手中战刀一挥,已割向唐劫咽喉,同时探手抓向唐劫腰畔的芥子袋,竟是打算直接杀掉唐劫。

    唐劫骤睁,一点金芒在他眼中闪过。

    “找死!”伴随着唐劫一声低喝,他一指点出,正点在那袭来战刀上,只一指,战刀碎裂。

    指如飞星,深深没入那人咽喉。

    思︽路︽客 www~siluke~info 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热门小说推荐: 仙界太子当掌门 仙秦多元宇宙帝国 三一打印店 穿越有点早 为了媳妇去修仙 抚风决 洪荒之我在西游签到 我有一个修真戒 反生成魔 河西走廊之龙门客栈 我有无上气运 龙麒决 剑之遥 人皇圣君 弃妃仙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