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风〔为古剑奇谭写的一个小短篇 〕

作者:缘分0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仙路争锋最新章节斩风〔为古剑奇谭写的一个小短篇 〕
热门小说推荐: 我欲封天 莽荒纪 魔天记 玄界之门 符皇 仙碎虚空 仙路争锋 飞天 造化之门 大泼猴 修神外传 大道独行 申公豹传承 少年医仙 山神
思︿路︿客 www〝siluke〞info 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村子里来了个说书人,一向平静的宋家村立刻变的热闹起来。レ

    思路客レ—— ““”” 阅看阅jīng彩,阅读阅回味,是你阅读小说的首选。

    人们纷纷涌来,挤在打谷场上听说书人讲故事。

    说书的是个约莫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穿着一件青布长衫,颌下还留着三缕长髯,站在场中,正眉飞sè舞地说着:“……这个狗官啊,贪脏枉法,鱼肉乡里,也不知害了多少百姓。不过他的好rì子终究也没长,这倒行逆施的做法,终于还是激怒了一位侠士。要说这位大侠可了不得,此人姓舒名天仰,乃是赫赫有名的斩风剑客。舒大侠当时就放了话,说在三rì之内定要取狗官项上人头。若是三rì之内取不得,就饶那狗官不死!那狗官一听此事,可吓坏了,就召集了大量的护卫守在身边。整整数百官兵啊,将自家的府上围的那叫一个水泄不通,蚊蝇难入。为了避过这三rì杀期,狗官更是连堂都不上了。”

    “那后来呢?”下方众人纷纷问。

    “后来?”说书人一拍案木道:“舒大侠是何等人物,他既然敢放下此海口,岂还有那狗官活理?那狗官召齐人马自以为万无一施,岂料只过了yiye功夫,就被人将脑袋取了,悬于闹市!”

    “好!”村民们听得起声叫好。

    村民们的感情淳朴而真挚,从不掩饰心中爱憎,这剑客仗义行侠的故事,正是他们所爱。

    说书人还在讲斩风剑侠们的故事,村民们听得如醉如痴,尽管他们不知道斩风到底是什么,但这不妨碍他们去羡慕,去崇拜,去景仰。

    待到说书人故事讲完,村民们纷纷拍手,其中一个约莫七八岁大的小男孩更是格外起劲,他挥舞着手中一把木剑,大声喊着:“我要做斩风!我要做斩风剑侠!”

    这时见没了故事听,村民们已自散去。

    说书人看看碗里可怜的几个钱,摇摇头叹息:“连买碗水酒的钱都不够,罢了罢了,到底是穷乡僻壤。”

    说着拿起那几枚铜钱就要离去,却见那小男孩还在兴奋舞剑。

    说书人眼珠一转,对男孩挥挥手道:“你,过来。”

    男孩走上前。

    说书人道:“你将什么名字?”

    “我叫季少阳,今年七岁。”男孩回答。

    说书人笑咪咪问:“你想不想当斩风啊?”

    “想!”男孩兴奋点头。

    说书人便从怀里掏了掏,摸出本薄薄的小册子,上面还写着四个字,斩风剑谱。

    那说书人道:“小家伙,我看你骨骼清奇,器宇轩昂,我这里有本绝世剑法……”

    ———————————————

    宋家村是位于长安城外飞云山下的一个小村子,村里人家六十余户,大多以耕牧为生,rì子过得虽不富裕,但也不算太苦顽劣萌妻:缠上亿万继承人。

    季少阳的父母是当年落难逃荒流落此地的,在宋家村属于外姓,好在村民们质朴,到也没把他们当外人。季少阳五岁那年,母亲病逝,丢下季源朝和季少阳父子俩相依为命。

    少阳从小就表现的与别家孩子不同,他总是梦想着成为一位江湖豪侠,对田耕农作不屑一顾,平rì里闲着没事,就爱拿着木剑一个人瞎比划。

    七岁那年,一个说书人的经过,为季少阳的生活带起一丝波澜。

    那一天,他知道了这世龖界有种剑客叫斩风。

    那一天,他偷了家里的钱,买了一本破烂剑谱。

    那一天,他被父亲毒打一顿,揍得他皮开肉绽,可他硬是没把那本剑谱交出来。

    年少单纯而有那么几分任xìng固执的他,坚持的相信着剑谱,相信自己总有一天能练成绝世大侠。

    每天下午,季少阳都会去山上放羊。

    羊群在山上吃草的时候,季少阳就会从一块大石头底下取出那本剑谱,对着上面的图形认真研究,然后拿着树枝在林间挥舞——他的木剑被父亲折成了两截。

    有时这种行为会被村民看到,村民们就会哈龖哈一笑说:“小少阳又在练剑了啊。”

    季少阳就会大声回答:“我要当剑侠,我要当斩风!”

    rì子长了,大家便都知道,季家的小子做梦都想当剑侠,每天闲着没事就在后山“练剑”呢。

    当然,谁也没把这当回事。

    rì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

    转眼间又是一年过去,季少阳也长了一岁。

    他依旧每天放羊,也依旧每天苦练剑法。只是练了一年而未见任何成效的剑谱,终于让小少阳的心有了一丝失望。只是他什么也没说,依旧坚定着,坚持着。

    今天再次来到后山,让了羊群自己吃草后,季少阳就再度拿着树枝比划。

    正比划间,突然听到一个声音:“你在干什么?”

    季少阳回头看,却见是一个小姑娘就站在不远处。

    她年纪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大,穿了一件锦绣红云袄,外面还罩了烟罗衫,头上还梳了个垂鬟飞仙髻,上面还簪上一枝赤金匾簪,一张小脸蛋粉嫩透红说不出的可爱,这刻就站在自己藏剑谱的大石头上,也不知是怎么来的,就这么好奇地看着自己。

    季少阳回答:“我在练剑啊。”

    “练剑?”红衣小姑娘吃惊地看看季少阳,还有他手中的“剑”。

    “恩!”季少阳认真点头:“我将来要做剑侠,要成为斩风!”

    “剑侠?斩风?”红衣小姑娘吃惊的凸出来了。

    她瞪着季少阳看,象是在看什么稀罕物事,终于捂着嘴笑了起来:“原来是个傻子。”

    季少阳急了:“我不傻,我练的是绝世剑法,你不懂。等我将来练成绝世剑法,为民除害,你就明白了。”

    “就你?”小姑娘叉着腰一撇嘴:“才不信呢。”

    说着她眼珠转了转,道:“要不这样,我们打一场,你要是能打赢我,我就信你。”

    季少阳立刻摇头:“好男不跟女斗,你是女孩子,我不能欺负你。”

    小姑娘跺脚道:“还不知道谁欺负谁呢。”

    说着也从树上折下一根树枝来,对着季少阳一指:“看剑!”

    这一“剑”来得奇快无比,季少阳一个反应不及,立时被刺了一下,竟是一下坐倒在地。

    小姑娘拍掌大龖笑:“哦,我赢了,我赢了仙狂神癫全文阅读。哼,连我都打不过,还想当斩风,还说不是傻子!”

    季少阳立时急了,连忙爬起来:“不算不算,刚才没准备。这次该我了,看剑!”

    手中树枝已递了出去。

    那小姑娘只是轻轻一闪,便躲过了这一下,随手又是一树枝刺出,正在季少阳肩头。

    “我又赢了。”小姑娘笑。

    季少阳憋的脸儿都红了。

    他“深山苦练”一年多剑法,没想到现在竟连个小姑娘都打不赢,这刻发了狠的一剑接着一剑向小姑娘刺去。可那小姑娘年纪虽小,步子却甚灵巧,左一步右一步,季少阳竟是连她的衣服边都沾不上,刺了半天功夫,却是把自己累得够戗,终于再也无力战下去,一屁股坐倒,突地放声大哭起来。

    “喂,喂,你怎么哭了?”小姑娘被季少阳的哭声吓了一跳,还以为是自己出手重了把他欺负哭了。

    季少阳却只是摇头。

    他从怀里把自己珍藏的那本剑谱取出来,扔到地上。

    这一刻,他终于不再相信那剑谱了。

    小姑娘好奇地将剑谱捡起来,看了看上面的字,轻声读了出来:“斩风剑法……原来这就是你练的东西啊。哈龖哈,大傻瓜,你上当了,世上哪里有什么斩风剑法啊。”

    哭泣中的季少阳一滞:“没有斩风剑法?”

    “对啊。”小姑娘认真点头:“你不会连斩风是什么都不知道?”

    季少阳羞涩摇头:“不知道,那你知道吗?”

    “当然。”小姑娘正想回答,突地歪了下头,似是在听什么,然后叫道:“哎呀不能说了,爹爹回来了,我得先走了。喂,你明天这个时候到这儿来,我告诉你斩风是什么啊。”

    说着扭头就要离开,走了几步想起什么,又停下来对季少阳道:“差点忘记告诉你我的名字了,记住我叫林若儿。”

    说着已然跑开。

    季少阳怔怔看着她的背影,用尽力气喊道:“我叫季少阳!”

    第二天季少阳再来,看到那红衣小姑娘林若儿已经在了。

    她就坐在远处的一根树枝桠上,那枝桠不算粗,人坐在上面起起浮浮,仿佛随时要断掉一般。

    季少阳看的担心,喊了声:“小心啊,别掉下来。”

    林若儿有心捉弄他,于是就听喀嚓一声响,树枝断裂,小姑娘呀的喊了一声从空中坠luo。

    季少阳大惊,忙冲过去,却看到林若儿在空中一个翻身,稳稳落地,捂着肚子笑:“傻瓜,傻瓜,大傻瓜,你没听说过轻功吗?”

    季少阳止住脚步:“原来你是骗我啊,吓死我了。这就是轻功吗?真不龖错。”

    季少阳看林若儿的眼神已露出深深的羡慕。

    小姑娘得意的一扬下巴:“对啊,这是出自《弹铗九问》的柳絮随风身法,是斩风的必备武技之一哦。”

    再次听到斩风这个词,季少阳楞了一下:“斩风……到底是什么?”

    “这个嘛……”小姑娘摸摸下巴:“说来就话长了。”

    她对着季少阳招招手:“你坐过来。”

    季少阳走过来,和她一起并排坐下。

    林若儿这方道:“斩风,其实就是一群守护墨者的墨门游侠……”

    太古时期,有神农氏居于百草谷,种冠月木,其后一去不返。其后女仙蓝瑶期居于谷中,照料谷中生灵。冠月木因神农之力,年久通灵,能洞悉时局、危机、灾难甜心很诱人:强chong小女佣最新章节。因神农常于树下推演万物之奥秘,故冠月木对神农所施展过的一些法术、偃术、医术皆有一定的记忆。但因神农认为万物运转自有天道,不能以神力过分干涉人世。冠月木虽非神农本人,但到底承载了神农之智慧,故冠月木虽有灵xìng,但却谨记神农之信条,不轻易以自身能力过多干涉世间纷争,只在时局危机万分时,方才发出神念,与人沟通。

    千年前,诸侯纷争,一群不堪乱世的墨者来到百草谷隐居,开始研究冠月木所蕴秘密,yù以此获得更多学识来惠及百姓。

    而斩风,就是被女仙蓝瑶期及墨者的济世行为吸引而来的许多侠士剑客组成,他们自身拥有武技,再经墨门授以神农仙术后,便演化出因人而异的各种惊人武学。因受墨门指派,他们长年行走江湖,从而才在世间闯下诺大名头。

    “斩风,就是那种明知会死,也无所畏惧,勇往直前的战士。”小姑娘说。

    “原来是这样。”季少阳的眼神亮了起来:“你会斩风的身法,那你一定是斩风了,对吗?”

    小姑娘骄龖傲的一扬玉脖:“我不是,不过我爹爹是。”

    季少阳大为兴奋:“那你让我拜你爹爹为师好不好?教我练剑!”

    “不成不成。”小姑娘连忙摇手:“爹爹到这里来是有大事要做,他不会答应的。”

    无论季少阳怎么哀求,林若儿就是不同意。不过经不住季少阳软磨硬,她总算答应教季少阳一些基础的修炼方法。

    同时季少阳也知道,林若儿的父亲叫林天河,就是一位斩风剑侠。

    林天河父女是半个月前搬到飞云山一带的,从那时起,林天河便闭门不出,只留下林若儿一个人。林若儿苦于一人无聊,到处走动下,才认识了季少阳。

    她之所以肯教季少阳,也是因为一个人实在无趣。

    于是从这天开始,季少阳每天都往山上跑。

    林若儿就教他打坐调息,吐纳呼吸,季少阳学得有模有样。

    修炼之余,两人也会在山间漫步,这时候就轮到季少阳为首,领着林若儿到处逛。

    他们渴饮山泉,饥餐野果,季少阳听林若儿讲外面的世龖界如何jīng彩,也给林若儿讲这山里的故事如何逍遥。

    他们在这飞云山中修炼,游玩,寄情山水,自在取乐,rì子渐长,感情已是越来越好。

    有一天季少阳说要给林若儿做一碗肉羹,就用弹弓打只小鸟下来,那鸟儿伤了翅膀,倒在地上发出无力的哀鸣。林若儿看鸟儿凄惨样子,心中不忍,道:“少阳,要不我们还是放了它。”

    季少阳说:“这鸟儿伤了翅膀,已是活不得了。你不吃它,它也是要给鹰啊什么的吃掉。”

    终究还是把那鸟儿拔了毛,做成肉汤给林若儿吃了。

    从那之后起,每次季少阳想要捕猎,林若儿就会跟在他身后,不动声sè的挥挥手,打个喷嚏,发出咳嗽什么的,于是季少阳就再别想捕到什么好东西了。

    rì子长了,季少阳便死了这捕猎的心。

    最初季少阳还总是担心林若儿会突然搬家,毕竟林若儿说过,他们到这里来只是暂时的,他父亲有大事要做,也许做好后就要离开。

    不过随着rì子一天天过去,林家却始终没有动静,林天河居住的山谷中,更是经年不见踏出一步。

    于是渐渐地,季少阳也便熄了所有担心,继续和林若儿一起在山间奔跑着,嬉笑着,玩乐着,同时也修炼着。

    前些rì子林天河回来了一次,带给林若儿一具琴。

    林若儿很喜欢,苦练不缀,没过多久就能弹出动听曲子。

    于是每天林若儿都会在林边弹曲,季少阳则随着曲声舞剑。

    随着林若儿的琴艺越来越好,季少阳的剑也越舞越熟,随着那曲子的节拍起舞变化悍女驭夫:暴君,还我夫君全文阅读。

    当乐声叮咚,如泉飞瀑时,季少阳的剑会连绵不绝,剑势如长江大河;当曲声高亢激扬时,季少阳的剑就会变得暴烈如火,充满雷霆刚猛之气。

    有时琴声低徊,似诉衷肠,季少阳的剑就会由攻转守,变得平和淡漠;又或者琴声悠扬,如沐chun光时,便是剑光斗转,光寒八方,只见剑光不见人的时候。

    季少阳不知道自己的剑法到了什么地步,不过若儿说,他的剑法已然练得极好,就连她父亲都说,季少阳是个练剑的天才。

    这让季少阳大为兴奋,一度去找林天河,问自己能不能成为斩风。

    没想到林天河却断然拒绝了他,说他距离成为斩风还有很大距离。

    于是季少阳便越发努力的练剑。

    幸福的rì子总是过得飞快,转眼就是数年过去。

    原本懵懂无知的男童,渐渐成长为英俊挺拔的少年,天真烂漫的女孩,也在岁月的仙法下变身为婷婷玉立的少女。

    他们依旧在一起花前月下的散步,只是彼此心中,渐渐都多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

    今天季少阳与林若儿还在山中散步。

    正卿卿我我间,却看到远处林天河全身浴血地跑过来。

    “父亲!”林若儿吓了一跳:“发生了什么事?”

    “林叔叔,是什么人把你伤成这样?”季少阳也吓了一跳,林天河的实力他是知道的,曾经林天河指点过他,只用一只手就将他轻松击败。

    林天河无力地倒在女儿怀里:“封……封印……就要失效了……”

    “封印?”季少阳与林若儿面面相觑。

    林天河这才述说起来。

    原来这飞云山中,镇压着一只上古凶物,名为朱厌,此物xìng情凶戾,最是残忍好杀。当年此物纵横世间,曾为人世带来无边祸患,直至后来为上古仙人所镇,却一直蠢蠢yù动,试图逃生。

    冠月木演算天机,算出最近几年正是封印松动的时刻,因此百草谷派来林天河负责看守封印。这些年来,封印一直没出什么动静,就连林天河都以为可能就要没事了。

    没想到今天,封印突然松动,林天河匆忙封堵,虽暂时将那凶物压住,自己却也受了重伤。

    “封印松动,妖孽将出,天下受灾,血染大地,是我辜负了墨门嘱托啊……”林天河泣声道。

    “怎么会这样?”季林二人亦是心头骇然。

    仿佛是在印证林天河的说话,飞云山中,林天河长年隐居的峡谷内,竟传来了龙吟般的咆哮。

    在这咆哮声中,山峰摇撼,大地龟裂,尘烟漫卷,狂风怒号。

    这,就是凶物将出的威势吗?

    季少阳震惊了。

    “不好!”突然间季少阳想到一事。

    山下就是宋家村。

    若是这凶物突破,首先遭殃的只怕就是宋家村。

    “林叔叔,还有没有办法阻止那朱厌?”季少阳大喊。

    林天河摇摇头回答:“我已经用秘法通知了百草谷,但龖是太晚了……等他们赶到,怕是已经来不及了。”

    “不,林叔叔,一定有办法的!”季少阳拼命晃着林天河。

    “办法……”林天河艰难地吐出这两个字:“办法到是有一个,却不易做到,弄不好甚至有丢命可能休妻未遂。”

    “丢命?”季少阳心中一颤。

    “对,丢命!”林天河抓住季少阳的手道:“去我所在的峡谷,你会看到红sè封印,用血书成的封印。站在那封印前,用这柄剑割开你的手腕,放血滴在封印上……童子血气能够暂时压制朱厌。”

    说着林天河已将一柄古朴长剑交到季少阳手中。

    “好!”季少阳接过长剑就起。

    “记住,救兵一时未到,你就不能停止滴血。否则血气一停,朱厌必出。所以此法一旦开始,哪怕是死,也不能停!”

    哪怕是死掉也不能停吗?

    季少阳颤了颤,林若儿小脸也是一片惨白。

    他们明白了林若儿为什么会跟着父亲来到这里。

    “我也去!”林若儿站起来道。

    “不,只能是一个人。”林天河摇摇头:“不可更换,否则仙法必败!”

    “那就让我去。”季少阳深深看了林若儿一眼:“若儿,你留下来照顾林叔。”

    说着他已向峡谷奔去。

    来到峡谷,季少阳终于看到谷中封印的凶物,朱厌。

    季少阳简直无法用语言形容自己看到的恐怖,那凶物体高十余丈,身如猿猴,白头红脚,全身缭绕着熊熊火焰,四周是数不清的符录印咒,将它生生困在一片狭小天地中。

    但龖是它还在动。

    它疯狂扭动着,拼命咆哮着,全身的火焰暴烈燃烧着,震的整个山谷摇摇yù坠。

    季少阳震惊地看着这凶物。

    在此之前他从未见过如此巨大而恐怖的凶物。

    若是让这样的凶物跑出来,后果将不堪设想。

    想到这季少阳心中一凛,已举剑划破手腕,任鲜血一滴滴撒落地面,融入泥土,融入那无处不在的封印中。

    然后他看到,刚才还摇摇yù坠的符录印咒突然间光芒大涨,将那朱厌死死压住。

    “吼!”这凶物发出惊人恐怖的尖啸,几乎要刺破季少阳的耳膜。

    对死亡的恐惧本能让他向后退了一步,但只是一步,季少阳便站龖住了。

    少年的表情坚毅而不屈,他看着朱厌道:“你吓不倒我。”

    朱厌更加愤怒了,它仰天大吼,口中吐出熊熊火焰,震的山谷摇坠得越发厉害,只是任它如何折腾,却就是逃不出这藩篱囚笼。

    鲜血一滴滴落下,封印时明时暗,时间就这么过去。

    季少阳的血放的不快,却一直在放,始终不停。

    每当血肉自行凝合时,他更要在上面再割一刀,以确保流血不断。

    长时间的失血让他的眼前一片晕眩,期待中的救兵却不知何时才能来,他却依旧牢牢坚持着。

    或许是看出季少阳有所不支,朱厌不再叫嚣。

    它停止了动作,只是冷冷地看向季少阳。

    于是季少阳的心中,一个声音响起:

    “放弃,现在收手,离开这里还能活下去。”

    “不。”季少阳对着自己摇头:“我要阻止朱厌。”

    “就算你阻止了又如何?那个声音再响,遭殃的只是人间,不是自己,自有人会收拾它,世龖界仍是世龖界,人们也依然存在。反到是坚持下去,未必能阻止朱厌,自己却是必死的啊深度孽chong:总裁你chong够了没最新章节。想想,想想你还有心爱的人儿。为了她,你要活下去!”

    心爱的人?

    若儿?

    季少阳的心颤抖了。

    是啊,自己还没来得及对若儿说自己喜欢她呢。

    而现在,自己却就要看不到她了。

    他微笑,喃喃道:“是啊,真可惜。”

    他口中说着可惜,却没有丝毫要退让的意思。

    “混蛋!为什么你还要这么坚持!”来自心底声音化成了朱厌的怒吼,这只凶物终于失去了引诱季少阳的耐心。

    血还在流。

    季少阳已经站不动了。

    他躺在地上,将手放在那封印上,任由封印吸收着自己的鲜血,吸收着自己的生命。

    他喃喃回答:“为什么?因为我想成为斩风啊。”

    “斩风,就是那种明知会死,也无所畏惧,勇往直前的战士。”林若儿的话语在耳边回响着。

    然后,他闭上了眼睛,耳边回荡着朱厌最龖后的咆哮……

    —————————

    睁开眼,季少阳看到自己正躺在一张chuang上,chuang边那明媚的容颜,不是林若儿又是谁?

    “若儿?”他惊喜坐起,看看自己:“我没死?”

    林若儿捂着嘴笑:“百草谷妙手回chūn,岂有这般容易就让你死了。”

    “那朱厌呢?”

    “放心。因为你的缘故,朱厌已被重新封印,一万年内它都别想再出来了。”一个嘹亮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却是一名年轻剑士,季少阳从未见过。

    “这位是……”季少阳看向林若儿。

    林若儿笑道:“他是舒天仰舒大叔啊,就是害的你买了那本剑谱的斩风剑侠,你不是一直想见他吗?”

    “舒大侠?”听到这位就是自己一直景仰的舒天仰,季少阳也楞住了:“舒大侠怎么会到飞云山来?”

    “傻瓜。”林若儿捂着嘴笑:“不是他到了飞云山,而是我们到了百草谷啊。”

    “百草谷?”季少阳惊讶地看看四周,这里的一切都是如此陌生,外面还传来隐隐花香与无数欢声笑语。

    难道说,自己已经到了传说中的百草谷?

    “可是……可是百草谷不是只有谷中人才能zì yóu进出吗?”季少阳问。

    那边舒天仰笑道:“因为你已经是谷中的人了啊。”

    “我?”

    “对,斩风!”舒天仰认真道:“你不是一直想成为斩风吗?恭喜你,从今天起,你就是斩风的一员了。”

    “这怎么可能?我的实力根本不够。”季少阳很清楚自己与斩风剑侠之间的差距。

    舒天仰却摇了摇头:“你以为斩风是什么?是谁的剑更强,谁就能成为斩风吗?不。”

    他长声道:“你心中有侠,舍身取义,那你……便是斩风!”

    “心中有侠,便是斩风?”季少阳愕然了。

    “没错。”这位斩风剑侠极认真的回答。

    他推开窗子,将外面的景sè放入屋内。

    “欢迎来到……斩风的世龖界!”

    思︽路︽客 www~siluke~info 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热门小说推荐: 灵医魔妃 封神之通天教主 众生唯上 修德明道 永恒神城 妖帝宠妻:呆萌仙子很嚣张 兽王纪之觉醒 天下第一烧饼铺 捡个魔女闯江湖 我真的是菩提祖师 先天之真我独存 这还是修仙 修仙儒将 逍遥游之钱塘记事 仙纪元之都市仙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