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尾声

作者:缘分0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仙路争锋最新章节第九十八章 尾声
热门小说推荐: 我欲封天 莽荒纪 魔天记 玄界之门 符皇 仙碎虚空 仙路争锋 飞天 造化之门 大泼猴 修神外传 大道独行 申公豹传承 少年医仙 山神
思︿路︿客 www〝siluke〞info 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仙路争锋最新章节,第一部仙门难进,飘天文学GetMode;

    选择背景颜sè:SelectColors;  选择字体大小:

    Gundong;GetFont;第一部仙门难进

    从红梅岭回来后,生活便又恢复了往rì的平静。レwww、siluke.info思路客レ

    学子们依旧每天上学,修炼,重复着一rì又一rì的枯燥与安宁。

    彭耀龙和叶天殇原本因真传之争破裂的关系,随着仙缘大会的并肩战斗,终于缓和下来。不过缓和归缓和,虽然不再在背后算计着要对方死,明面上却争的更凶了。现在两人只要一见面,有事没事就是“怎么着哥们?找个地方来一场?”

    戚少名则被李鸿阳正式宣布收为真传,带回山中指导修炼。他的待遇可比卫天冲好多了。卫天冲每年只能上山一个月,戚少名却是一上山就是半年,剩下半年还有三个月是外出执行任务,zuihou三个月让他回学院算是和其他人联络一下感情,待遇完全就是天差地远。

    龙焘也被父亲叫了回去好生培养。他父亲龙若海虽不是十九天魁那样的大人物,但好歹也是天心真人,就算是普通天心那也是天心,最重要的是,舍得下本钱培养孩子。所以龙焘的shili最近也是突飞猛近。

    蔡君扬从红梅岭上回来后不久,就开始频繁接各种学院任务。别人以为是仙缘会上的挫折让他灰心丧气无心修炼了,唐劫却zhidao蔡君扬这是在磨砺自己。他本就是一心侠道的人,在人生路上边战斗边修炼,比起枯守学院于他更加有益。仙缘会上的经历并没有让他消沉,其实是让他更加积极的面对生活与修炼了。

    至于卫天冲,他在仙缘会上的表现总算是通过了燕长风的考验,作为没给师傅丢脸的奖励,燕长风破格传了他rì曜九变。不过这小子在获得秘法传承后干的第一件事竟然是冲入逍遥社,向平静月求爱,一下子吓蒙了不少人。面对卫天冲的热烈追求,平静月的反应是当场暴走,追杀了他整整三条街。

    不过被暴力拒绝的卫天冲并没有就此放弃。

    这个平时做任何事都没多大长xìng的家伙在这件事上出人意料的执着,无惧同学的嘲笑,女神的冷眼,坚持追求平静月,尽管每一次,他都毫不例外的被平静月打出去。

    唐劫对此并不在意。

    他并不认为这有什么错,年轻人没点风花雪月的事,叫什么年轻人?想当年历旧世,谁不是先识情场再识职场?

    也正是因为他的不在意,卫天冲才敢如此积极努力的去追求,甚至于其中更有他的鼓励与教导,否则卫天冲怎么也没不可能捧着一束花去献给平静月。尽管那花的下场最终是丢至街边,任人踩踏,零落成泥。

    不过既然是年轻人,也就总有越线的时候。

    今天唐劫还在屋里修炼,就听门外砰砰的敲门声响起。

    是侍梦。

    他在门外拼命大喊:“唐劫,唐劫,不好了!”

    唐劫出去开门:“什么事这么大呼小叫?”

    他的话语并不高,却无形中已自带了一股威严。

    侍梦却是急道:“少爷他……他……”

    唐劫皱皱眉头:“好好说,少爷他怎么了?”

    “他要和人生死斗!”侍梦终于喊出声来。

    “什么?”唐劫一下跳了起来:“和谁?”

    “杜斌。”

    “那个八年期的杜斌?”

    “不是他还能有谁?”

    “……他还真想得出来啊。”唐劫也是无语了。

    虽然说卫天冲也是参加过仙缘大会,拜师燕长风的人了,但他到底只是五年期学子,还远远达不到称霸学院的地步,在这学院中,他远未到称王称霸的地步,有一批学子可以碾压他。

    这杜斌虽然没参加仙缘大会,却不代表他shili不行,身为八年期学子,他也是脱凡境的修者,实际战力也不俗,修炼的五气寒光法和炼影分身诀更是卫天冲傀儡的克星,卫天冲对上他,胜率不大。

    “在哪儿?”唐劫问。

    “山后梅子林。”

    唐劫抓着侍梦就向山后飞去。一边飞一边问,这才zhidao感情卫天冲和人生死斗又是为了平静月。那杜斌竟然也是个喜欢平静月的,两人本为情敌,遇到一起自然难免口角。

    为了女人,就算卫天冲是真传,那杜斌也是不会让步的。这两人之前已有过几次争执,这次闹的大了,就发展成了生死战。

    听到他们为这种事决斗,唐劫气得要吐血。

    一路狂飞,待到梅子林前的那片空地上,远远就见一大批人围着,中间两人赫然正是卫天冲和杜斌。

    这两人还在对峙,互相看着对方眼睛似要冒火般。

    远处平静月抱着手臂无语望天,两名女学子正在旁边说:“静月你倒是劝劝他们啊。”

    平静月翻着白眼回答:“关我什么事?好话都跟他们说过了,可他们怎么做的?竟然要我在他们中间选一个。我选他妈啊!两个大白痴,让他们去死好了!”

    竟是把这姑娘的粗话都逼出来了。

    这边杜斌和卫天冲互相瞪着,终于还是杜斌先一步打破僵局,冷哼道:“卫天冲,就算你是参加过仙缘大会的人,就算你是燕真人的嫡传弟子,也不代表你在这洗月学院就可以横着走了。今天杜某就要让你zhidao,不是什么事都可以由你为所yù为的,总有一些人……”

    卫天冲撇嘴:“哪来这么多废话,打就是了。”

    一挥手,身边傀儡已挡在身前,同时yīn兵召唤而出,手中更是搓出一个超级大火球。

    这火球大到卫天冲的是用双托的而不是单手举的,看起来就象举起一个大鼎般,看得杜斌也怔住,象这小子要怎么个练法才能把普普通通一火球给练到这种地步。

    卫天冲举着“火球”肆意狞笑道:“看清楚了小子,这是老子自创的法术,火暴球!没人能抗的住老子这一下,看招!”

    已将那超级大火球“抛”了出去。

    就在他抛出火球的同时,杜斌手中剑光也亮起一片光华,迎向火球。

    眼看这两人上手就是生死之斗,就在这时,一道人影骤然闪现,竟是完全无视那火球的威力,一拳将其轰飞,同时抱住卫天冲就飞了出去。

    卫天冲先是一惊,随后看清是唐劫,大叫道:“放开我,放开我,我还要和那个小子打呢!”

    唐劫怒吼道:“闭嘴。又不是什么深仇大恨,至于动不动就生死相搏吗?这里是学院,不管是你杀他还是他杀你,你们以为活下来的那个又会有好结果?给我老实点!”

    卫天冲手舞足蹈地大叫:“我不管,我不管!唐劫你自己说的,我辈修者,仙路争锋,当争便争,岂可轻易退让!”

    唐劫气的连翻白眼,顺手封了他全身经脉省得他再闹:“这时候你倒说这话了?问题你这哪是争锋啊,是争风!”

    从后山一直飞到静心园,唐劫将卫天冲往屋里一扔道:“禁闭三天,想清楚了才许出来。”

    卫天冲冲至门口大喊:“唐劫,你不能这样对我,我是你少爷!”

    唐劫没好气回答:“闭嘴,从现在起我是你少爷!”

    三天后,燕长风书信传来,命卫天冲上山。

    追女风波至此告一终结。

    唐劫的生活则依然那样简单,每rì就是闭门修炼,仿佛他依然只是一名普通学子而非弟子,而那个什么逍遥宫的女婿也对他从未有过任何影响。

    偶尔他也会接到一些书信。

    比如许妙然的,比如蔡君扬的,比如戚少名的,还有就是牧毅的。

    与牧毅的交情是在福地中建立起来的,或许是不打不相识,唐劫与牧毅竟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以至于仙缘会后,竟然还留下传讯符,彼此联系,当然,不可能象许妙然那么勤了。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是半年过去。

    今天唐劫如往常般来到青云山下的那片小树林里,独自行走着。

    一阵风吹过树林,带起大片落叶纷飞。

    在这翩飞落叶里,数道星芒如电,飞shè唐劫。

    唐劫微抬首,目光如电,手中刀已瞬间斩出一记凛冽刀风。

    刀风形成的风柱刷地在地上切出一条长达百米的裂缝,仅以威势论,竟是丝毫不弱于当初蓝玉以青丝剑打出的强力一击。

    伴随着这一刀劈出,唐劫长吐一口气,缓缓收刀,伊伊已从空中落了下来,拍着小手叫道:“好诶好诶,这一下已有大成气象!”

    “可惜只中了一片叶子。”唐劫淡淡道,脸上殊无丝毫得意。

    伊伊小嘴一撅:“已经很bucuo了,只用了三个月就完全掌握无双斩,再三个月完成暗渡飞星,说出去都要惊掉旁人大牙了。”

    回来的第一天,唐劫就去天一阁领了法术,也解了他“有境无法”的尴尬。

    因为有本体帮着参悟的缘故,唐劫一口气选了五门法术,分别是无双斩,龙若手,飞星指,天鹏逍遥法和生息诀。这zuihou两种是他在悟道时领会的飞行选择,可以大幅度提升他的飞行速度,对战斗到无太大帮助。

    无双斩则是威力极大的攻击术法,如果说灵台境的术是子弹级别的攻击,脱凡境就相当于炮弹,无双斩就是其中最典型的一种。而且无双斩本是利远攻的法术,斩风依旧可以作为有效补充,不至于现在就浪费掉。

    龙若手和飞星指则是用来掩饰神霄秘典的,这两门法术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可以和其他法术叠用。其中龙若手和飞星指又有所不同,龙若手本身可以掩饰其他法术,但不能被掩饰,飞星指则是只能被掩饰,也正因为飞星指的这一特点,故常被称为暗渡飞星。

    唐劫看中的就是它们的掩饰作用,因此将其学来。

    不过龙若手和飞星指虽有这种好处,能真正走到此步的人却不多,那需要大量的苦修。

    象刚才唐劫以无双斩出击,暗发九记飞星指,正是这暗渡飞星的最强表现,是同时使用两门法术,以无双斩明攻,飞星指暗攻。可惜他放是放出来了,准头却差了十万八千里,九片标记过的落叶只中了一片。

    但不管怎样,能在三个月时间就完成初步的融会贯通,以足够惊世骇俗,换成常人,仅此一步往往就需三年时光,许多人不耐久练,往往就半途而废了。唐劫能这么快做到,一来和他领悟智慧有关,使他学习的速度更快。二来也和本体帮助参悟有关。

    因此在境界修炼上,唐劫或许还只是一般,但在法术修炼上,他已是无可比拟的天才了。

    这刻唐劫叹息道:“终还是靠着本体帮忙的,可惜接下来的rì子,本体暂时是帮不上忙了。”

    “为什么?”伊伊不解。

    “因为本体也快冲击脱凡了,在那里脱凡有些麻烦,他需要做些jihui。”唐劫回答。

    “太棒了,那岂不是又有一次悟道fangbian了?”伊伊兴奋大喊。

    “的确如此。”唐劫眼中也现出神秘笑意。

    —————————

    九绝诛仙阵。

    上古战场的一角,唐劫微闭双目,盘膝静坐。

    他的呼吸均匀而有力,每一下呼气,在鼻间就会形成两道细小龙卷,而每一下吸气,就象是在身周形成一片漩涡。沙土在唐劫的身周飞扬,在空中载浮载沉,就象是悬浮于空气中的鱼儿,密密麻麻飘于空中。

    如此持续了好久,终于,所有的沙尘同时在空中凝滞了一下,随后纷纷掉落,唐劫身上已落出一片灰霾。

    唐劫只看了一眼,轻吐一口气,清风吹过,所有沙尘尽皆消散。

    唐劫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笑容:“终于灵海圆满了。”

    这段时间唐劫本体可也没闲着,苦修之下,终于将本体也提升到灵海圆满的地步。

    这不奇怪,他现在所在的九绝诛仙阵本身就是灵气浓郁之地,其灵气密度甚至更超过琅琊福地。在这里修炼一天,相当于在外界修炼五六天。

    若是在外界,在无灵药辅助下,唐劫需要三年半左右的时间才能达成圆满,现在则是入阵七个月就正好完成。相比分身大量用药,本体的速度其实并没有慢多少。

    这刻眼看着自己终于灵海圆满,唐劫也长舒一口气。

    接下来就要jihui冲击脱凡了。

    对于唐劫而言,冲击脱凡有个问题。

    就是何冲。

    冲击脱凡声势太大,一时半刻又好不了。一旦让何冲发现,必然会冲过来抓自己。解决此事的最好办法就是与何冲谈谈,让他明白自己冲脱凡对他也有好处。毕竟他只有冲上脱凡才能打开第五关,此外就是用复制术再做些jihui。

    以唐劫对何冲的了解,只要让他zhidao,有复制体监视他的行动,何冲充其量让唐劫的冲击脱凡失败,却没可能抓到唐劫,他多半就会放弃。

    此外冲击脱凡需要绘制天地沟连阵,也就需要相关材料。可怜这上古战场除了尸体和遍地的法宝外,就再无任何材料,连蚂蚁都无一只,更别说妖兽了。

    好在兵主既然要求修者必须在这里达到脱凡才能进入第五阵,就已经留下了解决办法。

    当初传功的五巨石,本身就是一个独特阵法,除了拥有传功效果外,竟然也兼具了勾连天地的效果,而且效果之强大,更远超一般脱凡用的勾连阵。毕竟这九绝诛仙阵自成一空间,要想能够沟连天地,本身就需要先能贯穿这空间才行。

    在对五巨石长期的研究后,唐劫已基本掌握了法阵的运用方式。而越是了解,唐劫对兵主的shili也就越感到震撼。兵主的每一样重要法术看似简单,背后其实都奥秘无穷。其中兵字诀涉及杀戮中的兵道,复制术涉及智慧中的幻道,而眼前的这个阵法更是涉及到空间,也就是说,仅现在已知的兵主能力,就至少涉及到了三种大道,而且至少是掌道级别,否则不可能创造出那样神乎其神的法术。

    明白了这一点,在某种程度上,唐劫就有些明白兵主遗留下来的到底是什么了。

    其实不是什么法术。

    这些法术统统都只是表象,他真正遗留的,是他对大道的理解。

    那些法术就象钥匙,引领着后来者通向那无限广阔的神秘shijie。

    明白了这点,再看这巨石古阵,唐劫只觉得自己看到的东西又有所不同。

    他仔细端详着,看那些地面图录,刻纹。

    以前他看这些图纹,只若描红,一点一线皆在眼中,只知其画,不解其理。如今看这些东西,就只觉得每一笔每一画都隐含着天地至理,有着说不出道不尽的复杂深意。

    个中意义如此繁杂,yù要深解,却又发现千头万绪无从下手,各种信息如碎片般纷呈而至,只冲得脑子要爆炸也难以理解。

    唐劫zhidao,终是他对此道一无所知,尚无本事逆推大道。这还是他悟智慧,方有解析之能,若是未悟智慧者,就连那千头万绪的丝线都看不见。

    “终究还是要溯其本源,方可解其堂奥。”唐劫喃喃道。

    这便是从天道法轮上领悟大道的好处了。

    至少在天道法轮上,大道至简,各种后绪变化皆在自身,直指核心总比逆推大道要好理解得多。

    本来他这次脱凡还有些没想好到底要参悟哪一种大道,是继续加深对智慧的理解,还是先领悟一种其他大道。

    如今空间法阵在眼前,到是给了唐劫一个fangbian。

    再没有比这更haode选择了。

    有空间法阵做范本,就好象在唐劫的眼前摆了一件模型。

    从天道法轮这本教科书中学基础理论,从空间法阵这件实物中学实际应用,还有什么比这更haode?

    最重要的是,唐劫突然意识到,对空间的掌握本身也是他现阶段最需要的。

    如果能够在打通第九关之前,就建立一个传送阵,使自己和分身之间可以往来,那这大阵中的一切资源就再不是只能看看不能使用的了,甚至于本体本身,也不会再困于此地。

    九绝诛仙阵的空间封锁威力极大,要想建立一个能够传送到文心的传送法阵可不是件xiongdi的事,要么资源极丰厚,要么就是对空间之道的理解足够深。

    前者唐劫是别想了,惟有后者还有一线fangbian。

    想到这,站在法阵中的唐劫仰面向天,长笑道:“既如此,那便是空间之道!”

    有赖于智慧指引,唐劫已很清楚十二大道指针,哪一根代表着空间。

    这一天,一道长虹在九绝诛仙阵中扶摇直上,贯穿天地,直入虚空。

    遥看那贯rì长虹,何冲亦不由心中震撼。

    这个小子……竟然还真让他在这不毛之地脱凡成功了。

    扶摇直上三万里,意志直通九重天。

    再度进入无垠星云,穿过璀璨之海,看着遥远之乡那天道巨轮的升起,唐劫轻笑出声:“嘿,你好啊,我又回来了。”

    思︽路︽客 www~siluke~info 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热门小说推荐: 剑之遥 人皇圣君 弃妃仙途 超级学霸修真 恩仇红尘劫 逆天仙尊2 仙界咒帝 盗将诡行抄 大神别笑 武动山河恋 修真之破天 这个二郎神很危险 我有一个炼药锅 剑匡天下 道烬沧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