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神仙难救

作者:缘分0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仙路争锋最新章节第四章 神仙难救
热门小说推荐: 我欲封天 莽荒纪 魔天记 玄界之门 符皇 仙碎虚空 仙路争锋 飞天 造化之门 大泼猴 修神外传 大道独行 申公豹传承 少年医仙 山神
思︿路︿客 www〝siluke〞info 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纳妾的事就这么过去了。レwww、siluke.info思路客レ

    经历过此事后,郑书凤也好,卫天冲也罢,其实都有了深深的体会。

    郑书凤开始明白何为真正的仙家。

    老实说当看到儿子乘云驾雾,驭使yīn卒的时候,她固然有得意儿子能耐的欢喜,更多的却是对那超凡liliang的惊恐,这种liliang是她家中那些上师身上从未见到过的。

    这让她开始明白,有些liliang注定是凡人不能驾驭的。随着修者liliang的提升,他们与凡人的关系也只会越来越远。血脉虽可成为仙凡之间的连线,却终承不住那无限伸展的距离……

    这份认识使她在以后面对仙凡关系的处理时,更多了几分清醒。

    至于卫天冲,同样明白了一个道理:装逼不是追求,而是需要。

    官有官腔,仙有仙风!

    人在其位,就得有对应那个位置的说话与处事方式。否则你自己都不把自己当回事,又怎么指望别人把你当回事?

    郑书凤为什么会认为她可以替儿子做主?还不是因为他一回来就大大咧咧,没大没小,丝毫不改曾经习气,全无得道仙人之风范。

    你既不修风仪,就莫怪他人不敬尊长。

    明白了这点,卫天冲以后行事也会收敛许多,成熟许多。

    第二天一早,卫天冲去找古家退亲,唐劫则自去了街上随意闲逛。

    清晨的苍龙府正是起市的时候,一路走来,就看到街面上车水马龙的甚是热闹。

    这边是卖泥人的举着手中的各sè泥人吸引孩子;那边是几名江湖男女正在场中风风火火耍着把式,几个抗包的汉子正看的起劲,时不时亮一下自己的肌肉和对方比划一番;一名长袍大袖的中年人正站在一张书案前清着嗓子,开腔便是“诸位看官”,旁边的老太太正颤抖着将舀haode豆腐花递给客人……

    好其乐融融热闹非凡的景象。

    唐劫这些年习惯了刻苦修炼,偶有外出,多也是执行任务,心有所念,无心他处。如今难得有暇,终于可以放松心情边看边行。

    走了没多久,唐劫来到一条巷口。

    唐劫记得胭脂便是嫁来此地。打听了一下,唐劫来到一户人家前,叩响大门,片刻后就听一声“谁啊”,已有人了走了过来。

    门咿呀开了,露出一张熟悉容颜,正是胭脂。

    只是如今的她,头挽青云水秀髻,身穿红sè碎花衣,脚踏鸳鸯履,还插着一根火凤簪,哪里还有当年清丽小丫头的范,分明就是一个持家妇人。

    这刻看到站在门前的人,胭脂先是呆了呆,随后反应过来,脱口叫出声来:“唐劫!你回来了?”

    脸上现出又惊又喜的表情。

    唐劫笑笑:“胭脂姐姐,好久不见,近来可好?”

    看着唐劫那样子,胭脂呆楞半响,终于噗嗤一下笑出声来:“你果然还是没变,还是那么会说话。不过现在的你,可不需要对我如此客气,反倒是我,该尊称你一声唐仙师才对。”

    唐劫笑道:“胭脂姐姐要是这么喊我,我扭头就走,绝不逗留。”

    胭脂听得感动,一把拉住唐劫往屋里拽去:“快进来,在这屋外说话成什么样子。相公,相公,快出来,有贵客到……”

    片刻后,唐劫已与这里的主人坐在一起。

    胭脂的丈夫叫孔老二,是个老实巴交的汉子,人长得肥头大耳,看起来笨了些,不过对胭脂当真如郑书凤所说,当真是宠爱无比,胭脂说什么就是什么。

    这刻在唐劫这位仙师身边,当真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看起来颇为拘谨,还是胭脂瞪着他道:“看你那没出息的样,还不去街上买几个菜回来,我要陪我tianqi喝一盅。”

    说着已对唐劫笑道:“我这当家的就是太老实,做人笨得很,你莫见笑。”

    唐劫回答:“若是不老实,又岂能任你这样欺凌?”

    胭脂已是捂着嘴daxiao起来,神情间到颇见得意。

    唐劫已又道:“看来你这些年过得还算bucuo。”

    胭脂歪着头想了想,回答:“bucuo?那就看你怎么想了。若说夫君容貌,身家,那我嫁的这相公,可算是极差了。可要说对我,那却是没得说。我和侍月不一样,侍月心气高,总想找个有钱有势的好男人,我却就想找个对我haode。说到钱,我男人虽然没钱,但家里有几亩地,他也有把子力气,还算是个能持家的。这些年在卫府,也还是攒了些钱的……”

    说到这,胭脂的脸一红,对着唐劫嘿嘿一笑。

    唐劫自是zhidao她笑什么。

    那些年,胭脂这小丫头可没少收好处,谁不zhidao太太身边的小丫头胭脂是第一贪财的。

    没想到她择夫时,竟是完全不以财为标准。

    这还真是让人吃惊。

    “不过我听说,侍月的情况不太好?”唐劫问。

    一提到侍月,胭脂立刻摇头叹息:“只能说时运不济了。怎奈丈夫嗜赌,好haode家业也被赌空了。”

    “过会儿带我去见见她。”

    胭脂无言点头。

    说了会子话,胭脂带唐劫出门。

    穿过那一条条大街小巷,来到一户人家前。这人家本是一处院落,如今看起来却是明显破败许多。未至近前,就听院内一阵骂声。

    门开,一名年轻男子气咻咻出来,手里还拿着一个包裹,闷头前行,门内则传来隐隐的哭泣声。

    看到此景,不用想都zhidao发生了什么事。胭脂气的全身打摆子,就要冲上去打对方几巴掌,她现在有唐劫撑着,当真什么也不怕。

    只是唐劫却拦住她,摇了摇头,自向院内走去。

    进了屋,就见到一女子正蹲在地上号啕不已,正是侍月。只是她如今一袭粗布青衫,哪里还有昔rì的清雅,肚子高高隆起,竟是已然有孕在身。

    被泪水打湿的双眼朦胧间看到两双脚出现眼前。

    侍月愕然抬头,看到那张久违的脸,整个人便如过了电般呆滞不动。

    唐劫对着她笑:“嘿,好久不见。”

    怔怔看着唐劫,好一会儿,侍月猛地扑过来,也不管别人看见会说什么,搂住唐劫的脖子大哭起来,哭到激动处,侍月只觉得眼前一黑,竟是晕了过去。

    再醒来时,侍月发现自己已在自家的床上。

    唐劫正站在屋里看着四周。

    这家原本还是挺大的,只是屋里如今空空荡荡,除了一座宅子已基本没剩什么了。不过看这样子,老宅也是保不了多久的。

    家徒四壁!

    胭脂捧着一碗药进来,看到侍月,忙笑道:“醒了?那正好,刚熬的药。怀了孩子就莫要哭哭啼啼了,动了胎气多不好。”

    听到这话,再看看唐劫,侍月忍不住又是泪如雨下。

    她骨子里也是个心气高的,当初胭脂嫁孔老二时,她心中亦自暗笑过,总觉得她所嫁非人,一门心思要找个haode。自己丈夫当初也是一表人才,又是读书人,家业也算bucuo,在反复对比过后方嫁了过来,没想到却是个烂赌鬼。他父母在世时还有能约束他,前些年父母去后,便彻底无法无天。

    这些年已是将大半个家业败光,累得侍月也不得不在外找些活计来维持生活。

    如今再看胭脂,顿时对她羡慕无比。

    这刻胭脂已上前哄道:“好了好了,莫再哭了。如今唐劫回来了,你的事他都zhidao了,他一定会帮你的。”

    听到这话,侍月jīng神也是一振,看向唐劫。

    唐劫回答:“抱歉,这件事,我恐怕也帮不了。”

    胭脂叫道:“可你是仙人啊。你是仙人,你还帮不了她吗?”

    侍月更是喊了起来,泪水汪汪地看着唐劫:“唐劫,我求求你,念在当年的一点情谊份上,帮帮我。我不要你给我钱,只要你能让我那当家的从此洗心革面,不再赌钱就好!”

    唐劫摇摇头:“洗心革面,说说简单,却触及心灵,而心灵乃人最奥秘之处,即便是天心紫府都不敢言掌控,又何况是我。我辈修仙,修的是有形之法。让我平抚伤痛,我能做到。”

    说着唐劫已缓缓举手,手心中生起一团白sè光华,向着侍月腹部按去,随着唐劫手中光芒所到处,侍月原本微觉得腹痛,这刻立时舒服许多。

    “让我旧物化新,万物复苏,也不是不可以。”

    唐劫肩头已出现伊伊,如一个jīng灵般在空中闪现出点点光芒落下。屋内原本破败的器具立时变得光亮起来,原本破旧的家具一件件竟变得崭亮如新。而屋外院内,破败的花园中,枯死的花儿重新焕发生机,从地底冒出,绚烂了整个庄园,再不象之前般死气沉沉。

    “就算是点石成金,也未必不可以努力一下。”

    唐劫大袖一甩,大把的灵钱已如雨般落在侍月床前,看的二女都呆了。

    “惟有这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我做不到。”唐劫认真道:“莫说是我,就算是紫府仙台,大罗金仙,至圣帝君也未必救得了嗜赌如命之人。”

    一番话彻底震住了胭脂侍月。

    唐劫长袍一挥,将那些钱送到侍月身边:“念在往rì情分上,这些钱给你,或许能让他多输几天。”

    说着转身出门而去。

    “唐劫!”胭脂大喊出声。

    唐劫停步。

    胭脂颤抖着问:“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想了想,唐劫回答:“做人,终归是要靠自己的。我可以帮她一把,却帮不得她一世,抱歉。”

    胭脂听得亦是小脸惨然。

    “不过,我虽救不了人,却不代表害不了人。我虽不能将那赌鬼拉出泥沼,却还是可以将泥沼本身清理一下的。”说着唐劫已大步离去。

    胭脂一开始没明白这话意思,反复咀嚼了几句,终于回过味来,叫道:“唐劫要去赌场!”

    那一刻胭脂抱住侍月大喜叫道:“侍月你听出来了吗?唐劫要去帮你那把那害人的赌场扫了!”

    侍月jīng神一振,抓住胭脂的手叫道:“快带我去,我要亲眼看着那些害人的家伙完蛋!”

    ——————————————

    天命赌场。

    赌场里永远是那样闹哄哄的。

    站在散乱的人群中,唐劫四处闲逛着,终于找到侍月的丈夫,却是正在赌大小,这种玩法到是最简单也最刺激。

    他捧着银子盯着台面,庄家正不耐烦的催他:“快点儿,还磨蹭什么!”

    那人这才犹豫地将银子放在小的位置上。

    就在他压下的同时,唐劫手一挥,一锭银子已从袖内甩出,正落在另一头。

    众人愕然回头,只见唐劫施施然走过来:“不想输的话,就跟我压。”

    众人同时不屑地撇撇嘴。

    那庄家冷笑一声,掀开蛊钟,喊道:“大!”

    一众押小的纷纷哀叹,押大的则喜笑颜开。

    有几人看到唐劫赢了,一两银子变成二两,纷纷冷哼一声,心想这小子到是运气。

    那庄家已是再度摇蛊,唐劫则依然压大。

    毫无悬念的再赢一把,二两变四两。

    第三把唐劫押了小,依旧赢,四两变八两。

    这时终于有人开始注意唐劫。

    唐劫第四把再押大,有人已开始跟着押注。

    再赢。

    就这样一连七把,唐劫把把皆赢,赌注也从一两银子翻到了一百多两银子。

    负责开蛊的庄家已明显额头冒汗。

    象这样下去,最多再来十几把,天命赌场就得彻底破产。

    或许连十几把都用不上,因为已经有一批赌棍开始盯着这里的台面,纷纷跟着唐劫押注了。

    这让庄家的手格外沉重,迟迟不敢摇骰子。

    “摇呀!”

    “快摇呀!”

    “磨蹭什么呢?”

    那庄家盯着唐劫,唐劫亦是面无表情地看着对方。

    好在这时一名青袍客出现在庄家身边,那庄家看到青袍客出现,长出一口气。

    那青袍客已对着唐劫拱拱手道:“兄台好手段,不知可否移驾入内,对兄台这样的高手,古家历来是竭诚欢迎的。”

    唐劫理都不理,只是指指台面上的蛊钟。

    “摇呀!”

    “人家没兴趣认识你。”

    一群人再度鼓噪起来,他们也怕唐劫为古家声势所骇,不敢再押,至少要趁现在还能赢钱的时候快捞几把。

    那青袍客见唐劫不理,脸sè也变了变,一把接过蛊钟,轻摇数下,放于台前。

    唐劫一挥手,大批的银子已压在“大”上。

    那青袍客缓缓将手放在蛊钟上,一股灵气暗入,蛊内骰子变化。

    正要揭蛊,唐劫道:“慢。”

    却是又将银子转到小的位置上去了。

    青袍客脸sè一沉:“这位兄台,买好离手,怎可随意更换下注。”

    唐劫慢吞吞道:“你要不碰那东西,我就不换注。”

    他这话一出,一群人已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纷纷指着青袍客大声喝骂起来。

    青袍客脸sè涨的铁青,一指唐劫道:“你敢耍赖!你身为修者,竟敢入场赌博,已经违背了规矩,还敢张狂?!”

    修者?

    一听这话,大家同时明白过来。

    怪不得这人能把把押中,感情是修者。

    不过赌场在栖霞界存在了几千年,早有一套成熟的制度,绝不会给任何人暴利的fangbian。修者可以入赌妨去赌,但绝不可以使用任何法术,否则就是作弊。为此每家赌场基本都有一套探测灵气的手段,赌场凡有灵气异常变动,都会为人所发现,就算是天心真人,也未必逃得过这种监测。至于没有监测手段的赌场,那就祈祷自己运气好,不会碰上修者来砸场。

    而只要修者违规,那么按六大派的规矩,不管是谁,赌场都可以将他拿下。若是打不过,还可以就近向附近的门派,包括六大派分堂求救,反正是绝不允许别人随意破坏的。

    当然,一般情况下,如果有修者过来捞钱,只要不是太过分,赌场也不会做到这一步,通常就象是对待千术高手一般,好好招待一番,送客离去。

    象唐劫这样的人,就属于青袍客眼中的那类打秋风的修者。

    唯一有所不同的是,这个修者一没触动灵气探测jǐng报,二不识相。

    这刻唐劫听到青袍客的指责,神sè不动道:“我是修者,但我没用法术,不违背规矩。”

    “你胡说!”青袍客指着唐劫大喝。

    唐劫冷道:“你zhidao我没胡说。赌场里不是有灵气监测法阵吗?有擅自运用灵气的,在法阵映照下,我记得应当是现出红sè?”

    青袍客心中一震,唐劫已抓住一只杯子猛地向空中抛,在空中划出一个圆弧。

    就是这弧线划过,就见赌场内突然光华大起,四面八方也不知多少光线在空中穿梭,游弋。

    这些光线落在众人身上未显出什么,落在那青袍客身上,却显出诡异的红光。

    这一幕落在大家眼中,岂会不知发生了什么?

    大家一起“嗷”的叫出声来:“原来是你在舞弊!”

    一群人已纷纷冲上前去,扑向那青袍客。

    “混蛋!”那青袍客也是修者,岂会怕区区几个赌徒,正待要动,却见唐劫目光冰冷地看着自己。心中一凛,突然意识到自己最好biedong,否则再动一下,只怕就是自己死亡之时。

    他不zhidao这感觉从何而来,danshi那一刻与唐劫的对视,却让他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威胁,震的他再不敢轻动分毫。

    思︽路︽客 www~siluke~info 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热门小说推荐: 剑之遥 人皇圣君 弃妃仙途 超级学霸修真 恩仇红尘劫 逆天仙尊2 仙界咒帝 盗将诡行抄 大神别笑 武动山河恋 修真之破天 这个二郎神很危险 我有一个炼药锅 剑匡天下 道烬沧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