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目标

作者:缘分0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仙路争锋最新章节第二十章 目标
热门小说推荐: 我欲封天 莽荒纪 魔天记 玄界之门 符皇 仙碎虚空 仙路争锋 飞天 造化之门 大泼猴 修神外传 大道独行 申公豹传承 少年医仙 山神
思︿路︿客 www〝siluke〞info 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唐劫闪身退离妖群的同时,身后已爆起一片掌声。

    “干得漂亮,唐劫,万千军中斩杀敌首啊,想不到我辈修者也可有如此豪情!”彭耀龙大呼,他对这类行为是最有感触的。

    “少废话。”唐劫以刀支地,咳出一口血,气息运转下,刚才遭遇的一击已恢复了三分,这才道:“一起出手吧!”

    “明白!”所有人同时应了一声。

    正好此时禁空阵在那些禽妖乱撞下有所松动。

    众人同时向后飞起,收刀剑,双手已捏出一长串印法,低声颂语间,更是带起轰鸣天地般的回荡。

    若是那白狈还在,定会意识到这是修者正在全力施法。

    二十多名修者联手施展最强手段,其威力必然惊天动地,要么全力破坏,要么全力抵抗。

    但现在乱势未定,以万妖之庞大与臃肿,以及其能够拥有的反应速度,要想抓住这一瞬即逝的jī huì 却是太难了。

    下一刻彭耀龙突然双手一举,一只手掌已擎向天际。

    接着是余者二十余人同时出掌遥按天空,无数道劲气汇于那掌中,手掌已变得如山岳般大小。

    彭耀龙嘿嘿一笑道:“百人杀阵!杀!”

    “杀!”

    所有人同时大喝一声。

    接着彭耀龙右手一按,空中如山巨掌已向着下方拍去。

    这正是血战堂赖以成名的联手杀阵,据说最多可联合千人之力攻击,其威势之强,就算紫府真君亦可硬憾。当然现在他们只有二十多人,所以之能成为十人级杀阵,连百人杀阵都达不到。

    可纵然如此,这二十多人却都是洗月派的精英,人数虽少,质量却高,zài加上唐劫他们预做布置,阵法加成,联手之下威力zài涨,故此也有了一个百人杀阵的威力。

    这刻联手之下,那山岳巨手已轰然砸落。

    下方兽群大骇,纷纷对着空中打出各类术法,一道又一道法术光焰打在那空中山岳上,震得山岳颤摇,不断的崩裂出大片光华。

    然而不管下方如何攻击,那山岳却依旧不断的向下坠落,眼看着就要砸落地面。

    就在这时,下方嗖地飞起数十只化形大妖,一起向着空中小山击去。

    这到底只是一个百人杀阵组成的摩天巨手,抗不住如此多的化形妖物的联合攻击,终于停止下坠,轰然崩裂。

    万妖同呼,为它们粉碎了敌人的攻击而庆贺,但是下一刻,又一只擎天巨手从天而降,这一次众妖zài来不及抵挡,被那巨手轰然一击砸下。

    大摩罗天王咒!

    从一开始,唐劫就没加入百人杀阵中,百人杀阵只是一个吸引万妖的幌子,他的大摩罗天王咒才是主攻,当百人杀阵形成的山岳被震灭时,一直被隐藏在摩天巨手后面的另一个法术才显露出来。

    虽然它的威力比起百人杀阵要弱了许多,但是用来对付一些实力较低的妖物却是已经够了。

    要知道以唐劫此时脱凡巅峰的实力,这刻全力一击下,开智下品,一击必死,中品妖物若是天生体质不强者,亦挡不住这一击。

    因此这一巴掌下去,就象是拍在了蚊子堆里一般,血雨爆起,只一击便不知拍死了多少妖物!

    不过他也只有一击的jī huì ,就在巨手缩回还想zài击的时刻,那几十只化形大妖已同时对着空中巨手发起攻击,只一轮冲击,便摧毁了这巨手。

    随着巨手被毁,唐劫也是哇的吐了一大口血,这一下天王咒的强行被破,于他也是受到不小的反噬。

    不过他并不在意这个,这一击完成后便叫道:“够了,起!”

    双掌同时按下,rán hòu 就见整片地面突然同时亮起大片光华。

    “这是……”万妖一起呆楞。

    “这是血海杀阵,快撤!”一个声音在这时响起。

    赫然是那黑衣人。

    死了一个白狈,还有其他的人可为指挥。这黑衣人一开始不在阵中,这刻从后方飞来,一看此景立刻大叫,其见识竟是比白狈更加广博,至少普通妖类是绝无可能懂得阵法的。

    果然就连北沧寒都惊呼:“竟然还有人识得此阵?”

    唐劫却是冷眼看着那黑衣人冷哼道:“是不是妖都是问题呢。”

    说着双手一掀,地面上红光剧闪,已将整片战斗区域尽皆笼罩。

    这时若从空中俯瞰,就能看到这一片数里方圆的地面上,其实早就绘制了一个硕大的笼罩了整片地域的阵图。这阵图复杂无比,纹路深刻,每一道阵纹间还都流淌着鲜红的血液。

    这些血液有一开始就布下的,也有后来死去的妖物流入的。

    这就是血海杀阵。

    布阵需材料,这一点众所周知。许多时候阵师xuǎn zé 阵法,不仅仅取决于duì shǒu ,同样取决于自己手中的资源。

    为了对抗万妖,唐劫也可谓绞尽脑汁,血海杀阵就是他此次最重要的手段,至于之前的做法,不过是为了这个阵法做的准备。

    血海杀阵,顾名思义,其实就是以鲜血为布阵的核心材料。

    这个法阵的zuì dà 好处就在于此,就是说,只要有鲜血就行,至于鲜血品质的高低,决定的是血海杀阵的威力。

    正因此,唐劫xuǎn zé 了这个阵法,因为它是最能够把当时的收益转化为战力的阵法。

    作战之中,唐劫他们自然不可能去收割妖兽,壮大自己,而且那一点临时壮大也起不到什么作用。但是战斗中杀死的妖兽却可以作为推动血海杀阵的动力与资源,由于需要的只是鲜血,甚至不需要他们刻意去摆放布置,只需要事先将阵纹刻好,杀死妖兽后流出的鲜血自动就会流入阵纹。

    这正是血海杀阵的zuì dà 好处,只要准备足够,就可以边杀戮边布阵,一点都不影响战斗。

    正因此,唐劫他们在一开始要用尽办法杀敌,除了拖延时间外,就是为血海杀阵提供资源支持。

    如果说血海杀阵有什么弱点的话,那就是此阵消耗的血液实在太多了,血海之名绝非虚传。否则一边杀戮一边壮大,理论上此阵可wú xiàn 存在,wú xiàn 杀戮。

    但是在这刻,万妖聚集之刻,却是zài没有比血海杀阵更合适的了。

    这刻血海一起,血潮涌动,席卷向四面八方。

    一只熊妖看到血海袭来,咆哮者挥出自己的爪子。

    只是熊爪没能击退血海,反倒被血海趁机漫卷过来,淹没了那巨熊,于是那巨熊在血海中发出痛苦的呼叫,全身皮毛在那血海侵蚀下竟然片片剥落,转眼间成了一副骨架。

    与它有着相同遭遇的还有其他妖兽,血海就如恐怖的死亡浪潮,尽情的席卷与吞没着每一只妖物,在消灭它们的同时,顺便也吸收它们的力量壮大自己,甚至连化形的妖都不放过,就这么一路漫卷过去,逼得众妖逃窜。

    这一幕看得黑衣人睚眦欲裂。

    他是奉命而来,指挥万兽攻山,虽然早做好了万兽皆灭的准备,却不是在这山脚下,而应当是在山峰上。怎会想到,如今连山峰都上不去,就遭遇如此重大挫折。

    眼看着血潮狂卷,万妖损失惨重,而会军峰上却已出现大群弟子的身影。

    虽然唐劫他们阻敌的时间其实并不长,面对万妖的强大压力,他们的三个计划可以说是一个接一个的用出,连喘息的时间都没有,但就是这点时间也已够会军峰有所反应,有所准备。

    一些弟子更是从峰上直掠而下,要不是禁空阵同样也阻了他们的救援,这时候怕是已有会军峰弟子参战了。

    这种情况下,要想登峰已是难比登天。

    然而,登峰却是此战必须要达到的目的。

    选堂可以不灭,万兽可以死光,甚至自己都可以死,这峰却不能不登!

    因此这刻那黑衣人眼看血海来袭,心中震怒下,终于擎出一物,却是个口哨,猛地用力一催。

    哨音尖锐,如利箭刺入空中。

    随着这哨音响起,天空中也泛起微微的惊诧,随后是一声叹息。

    “仅靠你们,终究是不够么?”

    这话语不大,却雄浑有力,听在旁人耳中到也罢了,唐劫却是全身一颤。

    他记得这声音!

    风牧原!

    这是兽炼门狼主风牧原的声音!

    其实这声音卫天冲等几个参加过万兽园之战的也听到过,只是事隔十多年,谁还会记的风牧原的声音,惟有唐劫没有忘记。

    智慧带给他的提升,本就包括记忆。

    风牧原一代真君,他的声音唐劫又怎可能忽略。

    只要不是他不在意的东西,他就不会忘!

    果然是兽炼门搞的鬼,也只有他们才能轻而易举的策动万兽。

    可是他们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仅仅是为了对付洗月派报仇?

    或许吧,但也可能有更深的目的。

    唐劫相信,个人可以用公事来泄私怨,组织却只能以私怨来济公事。

    就在他心念电转的当口,天空中已是一只青色大手迎空按下。

    这大手本是用来施展迷天幻雾的,这刻腾出手来,雾气立时淡了许多。

    与此同时,出云山后山小屋内,那白眉老者突然睁眼,看向远处天空,若有所思,却终是叹了口气,摇摇头又自闭目打坐去了。

    巨掌从空中拍下,落在那无边血海上。

    血海竟如有意识般发出冲天咆哮,迎向空中青掌。

    下一刻掌击血海,带起冲天血潮,那些离了血海杀阵的血水在空中瞬间化成一片灵光消散。

    青掌继续下砸,正拍在地面上。

    掌力雄浑如山,震的大地摇颤,rán hòu 那青色手掌就这么轻轻一抹,竟是将所有的阵纹一起抹去。

    血海杀阵消失!

    大地裂缝消失!

    这时,那青掌才缓缓收回空中,迷天幻雾zài起。

    天空中已回荡起风牧原的声音:“我既出手,必已惊动洗月派云祖师。不过他老人家当不会轻违诺言,非关乎门派生死不会出手,但其他人也有可能提前察觉……你们最好快一点。”

    “是!”随着风牧原声落,后方已冲出几名黑衣人,只是其身形之快,实力之强,却是远在先前那黑衣人之上。

    这些黑衣人应当是早就匿伏在侧,不过可能是为了不想暴露自身的缘故,一开始并不出手,只是因形势变化,便zài顾不得隐藏一切。

    反正兽炼门与洗月派本就是死敌,虽彼此早有默契,轻易不得上门找麻烦,但如今事都已经做了,达成目的比隐藏身份更重要,因此不惜暴露也是要全力出手的。

    这几人明显都是天心境界,这刻刚一出现便同时发动驱兽心法。

    这驱兽之法是兽炼门秘传,施展后可影响万兽,驱动万兽攻击,虽不象万兽同心诀那样如臂使指,却可驾御大量妖物,正是攻城拔寨的好手段。

    这刻几名天心真人同时驱策万兽,落荒而逃的妖兽们立刻zài度掉转方向,向着会军峰轰隆隆冲来。

    看到此景,彭耀龙等人也为之色变。

    “是兽炼门,该死的!唐劫,怎么办?”众人同声喝道。

    他们虽然没听出风牧原,却认出了这驱兽之法,立知这一切都是兽炼门在背后搞鬼。

    只是此时血海杀阵被破,zài无阻敌之法,想要阻止已然极难。

    唐劫到还不急,因为血海杀阵并不是他的最后一手。

    没有人知道,在这片地面的下方,一株黑色的,巨大妖植正在肆意挥动着触手。

    黑孽!

    这才是唐劫的真正杀手,也是最后手段。

    黑孽乃是伊伊梦中领悟修成,以实体形式存在,起初弱小却可通过吞噬而wú xiàn 强大。

    如果说血海杀阵是以战养战的行家,那么黑孽就是以战养战的祖宗了,zài没有谁比它更擅长在战场上不断吞噬duì shǒu 壮大自己了。

    大量的鲜血供给了血海杀阵,更多的血肉尸体却统统喂饱了黑孽。

    可惜的是除非把那几万只妖物全部吃下去,否则这东西没有任何对抗真君的可能,可就算这样,数以千计的妖尸也足以让黑孽的实力提升到相当恐怖的级别,可以说在这战场上,除了风牧原,它谁也没不怕。

    可就在他打算用黑孽zài拖一拖duì shǒu 的时候,他突然想起了什么,道:“突袭注定已败,为什么兽炼门还要如此执意攻山?”

    众人愕然。

    是的,如果是以消灭堂口为己任,到这一步,兽炼门的计划应该说已经失败了。

    因此此时会军峰上已有准备,就算这准备的时间还不够成分,比如还没布成完整阵形,一些反应慢的还没搞清状况,但总不能让头头们连战前会议都开过一遍才叫准备完成吧?

    就唐劫他们而言,最重要的几分钟顶过去后,会军峰上所有弟子就算zài怎么仓促至少也该提起了裤子拿起了wǔ qì 。

    有这准备就够了,至少不会被人杀个人仰马翻而不自知!

    可既然这样,对方为什么还不明智些撤退?

    唐劫已继续道:“他们不是冲着灭堂来的,那只是欺骗万兽的谎言,他们另有目的。”

    “那会是什么?”北沧寒问。

    唐劫看了看正在那几名天心驱使下冲来的万兽道:“不管是为了什么,反正我们已没必要硬撑了。”

    说着一闪身向侧翼躲去。

    是的,此时此刻,真没必要撑下去了,他们为会军峰争取了足够的时间,已然立下大功,这刻互相看了一眼后,同时一笑后撤。

    果然那几名天心真人率着万兽直冲会军峰,理都不理侧翼唐劫等人,竟是就这么将侧翼让给了唐劫他们。

    看到此景,唐劫心里越发有数了。

    万妖攻山只是幌子,兽炼门来此一定另有目的。

    既然另有目的,那他们xuǎn zé 会军峰也就绝不是随意xuǎn zé 的。

    想到这唐劫大脑转得越发快了。

    会军峰乃是选堂主峰,而选堂乃是明也空所掌,而明夜空在十一年前正好与风牧原大战一场,并借机成名,名动栖霞。

    如今来的又正好是风牧原,难道说是这老小子不忿当年之事,憋了十一年的火气后,终于跑过来复仇了?

    唔,这到也说得过去。

    不,不对!

    这也是幌子!

    六派虽有不合,却基本不开门派大战,以免两败俱伤被别人占了便宜。所以兽炼门才会派风牧原来,为的就是一旦暴露,可以私仇之名掩盖公事。

    所以他一定另有计划!

    那么这会军峰上,还有什么值得兽炼门在意的?

    想到这,唐劫道:“午师兄,敢问会军峰上可关押了什么重要人物?”

    他问的午弦光正是选堂中人,这刻听唐劫问话,午弦光笑道:“我选堂又不是律堂,不掌律法,不执牢狱,关什么犯人啊。zài说这兽炼门的人,通常也没什么犯人,能杀的都杀了,我不认为兽炼门会因为这个原因来。”

    显然他也意识到了唐劫的想法,兽炼门绝非无故而来。

    唐劫想想也是,点头:“那可有什么秘法典籍或宝物?”

    午弦光继续摇头:“要秘法典籍当去典堂,要宝物当去库堂,要升职加赏才找我们。”

    唐劫大为泄气:“那兽炼门跑会军峰来做什么?”

    此时万妖已冲过山脚,向山上冲去,选堂弟子已集合成众与冲击的妖物杀成一团,同时其他各峰也察觉这里的情况,更是派出援手飞来,会军峰上已初现杀声。

    惟有这最开始苦战血战的二十多人呆在山下,反倒悠悠然起来。他们已杀戮太多,立功太多,没必要zài急于这一点贡献,惟有伊伊还不甘心,正指挥着黑孽悄悄上山,一点点偷偷吞噬妖兽尸体,看样子不干掉一个天心她是不甘心了。

    唐劫也不去管她,自和大家继续探讨,这刻正纳闷间,北沧寒到是笑道:“说是一点宝贝都没有也不对吧?据我所知明师离去不是就留下了一件镇堂之宝吗?”

    午弦光大奇:“你这家伙果是消息灵通啊,这你都知道?没错,明师离去,项堂继职,明师的确为选堂留下了一件镇堂之宝,不过到底是什么一直都是个秘密,我们也不知道。”

    “你们也不知道?”唐劫问。

    “是,此事除了项堂主和两位副堂主,无人知晓,只知宝物就在会军峰玄机殿内,但连它到底在哪儿,到底是什么,我们都不清楚。”

    彭耀龙哼了一声:“这到怪了,既是只有三位堂主知道,那怎的看起来兽炼门也知道了呢?”

    午弦光不满道:“这话说的,现在还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兽炼门是冲着明师留下之宝而来。你总不能说,项堂主他们会是兽炼门内应吧?”

    这话彭耀龙可不敢说,各大门派有内应是不假,但从没哪个上过天魁级别,连副魁都没有过。

    还是唐劫道:“那明师可说过为何要留下此宝?”

    午弦光回答:“哦,这个我到是知道。明师说此宝玄奇无比,无人可用,即便是他也只能勉强运用一时,终无法驾驭。故此留于殿中,以待有缘。”

    “无法驾驭?”唐劫心中剧震。

    那一刻他突然明白,兽炼门是冲着什么来的了。

    ———————————

    PS:双更一万多字,求一下月票支持,谢谢大家。

    思︽路︽客 www~siluke~info 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热门小说推荐: 剑之遥 人皇圣君 弃妃仙途 超级学霸修真 恩仇红尘劫 逆天仙尊2 仙界咒帝 盗将诡行抄 大神别笑 武动山河恋 修真之破天 这个二郎神很危险 我有一个炼药锅 剑匡天下 道烬沧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