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结合

作者:缘分0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仙路争锋最新章节第六十一章 结合
热门小说推荐: 我欲封天 莽荒纪 魔天记 玄界之门 符皇 仙碎虚空 仙路争锋 飞天 造化之门 大泼猴 修神外传 大道独行 申公豹传承 少年医仙 山神
思︿路︿客 www〝siluke〞info 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唐劫,你不得好死!”

    “许妙然我操你全家!”

    “杀了我,杀了我!!”

    通灵山区西南处的一座幽静山谷里,传来声声凄厉的嘶喊。思路客小说Www。siluke。info嘶喊声起初坚决,凄厉,嚣张,带着痛恨的诅咒,渐jiàn 就演变成深深的哀求,再到后来就是无助的呻吟与哭泣……

    山谷中的那块大石上,钱英晨被七煞镇魂钉象耶酥一样被钉在大石上,全身已几无人形。

    他的每一处身体几乎都被剖解开来,修者强大的体质让他不会死去,却又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说出万兽同心诀,我就停手。”冷酷的话语声中,许妙然冰凉的指尖划过钱英晨的胸膛,亮起一点死亡的寒光。

    钱英晨颤抖着:“不,我不能……我不能……”

    扑!

    手指如刺豆腐般戳入胸口。

    钱英晨发出凄厉的长啸:“啊!你们这对狗男女!”

    “错,是雌雄双煞!”许妙然回答。

    身后是一对shǒu 臂围拢过来,将许妙然整个揽于怀中。

    许妙然转回身,搂住唐劫的脖子,给了他一个热情而亲密的长吻。

    也只有天涯海阁的妖女,才能如此视旁人如无物。

    遇到唐劫后,许妙然就彻底释放了她隐藏的情感,在这片自由天地里,再无视一切约束。尽管还没有捅破那最后的窗户纸,许多事却已尽在不言中,哪怕最后的水到渠成也只是选个时间段顺水推舟的事。

    或许正因为这的缘故,她变得更直接,果敢,积极,主dòng 。

    重要的是,唐劫喜欢!

    在那一个令人几乎要窒息的长吻后,许妙然松开唐劫的颈子,睁大着一双妙目问:“喜欢吗?”

    “当然。”

    “真的假的?男人不是都喜欢淑女吗?”

    “我例外,我就喜欢妖女,越妖越好!”

    “那……我就再妖一些了?”

    “有什么手段尽情使来,公子我承受得起。”

    许妙然吃吃笑了起来。

    美目深深看着唐劫,突然她抱着唐劫直向空中飞去。

    “喂,喂,这里不能飞得太高……”

    不等唐劫说完,许妙然已又是一个长吻堵住了他。

    于是他们就这样在空中翩跹,在树荫中飞行,在茂密的林间翻滚。

    指尖在唐劫的心口划过,许妙然的手一直向下延去。

    唐劫的心一动,道:“不如……”

    “好啊!”他话未说完,许妙然已给了他一个干cuì 利落的回答。

    这回答如此干cuì 以至于唐劫不由楞了楞:“你……你确定你不是开玩笑?”

    “你看我象吗?”许妙然的声音充满诱惑。

    唐劫咽了下口水:“你确定了……我是说……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

    许妙然微咬银牙:“闭嘴啊。”

    她的眼中氤氲出一股湿气,然hòu 她一把抓住唐劫,如一只小狮子般用力撕扯着他的衣服。

    小手乱挠中,黑色的破布一块块从空中跌落,有如飞空的蝶翼,他们彼此间的隔膜越来越少,渐jiàn 的几无寸缕。

    唐劫不得不召来一些树叶,让它们在旋转中结成一个巨大的叶球。

    旋转中,他们深情看着对方。

    终于,唐劫一把搂过许妙然,用最粗暴的手法撕下她的衣服。

    他们互相尽情拥吻,在叶球中旋转中感受着来自对方的滋味,品尝着对方身上的每一点滋味。

    叶球在空中飞快的旋转着,飞行着。

    它飞过树林,飞过山谷,飞过山峰,飞过瀑布,飞向高空。叶球中偶尔会传出一两声仿佛痛苦又仿佛欢娱般的声音,然hòu 是突然的传出一声高亢之极的欢鸣,一如莺声鸣转,发出最令人心动的颤音。

    在经历过这一切后,他们终于做到了彼此间最彻底的坦诚,两个人之间再无任何阻碍,惟有彼此努lì着将自己送入到对方身体中去。

    战至酣处,叶球破碎,只留少许残叶护住,他们就如一对大鸟在空中盘转,飞翔,用尽各种姿势。

    他们向着天空冲击,在冲到高处的时候,相互交缠着,盘卷着落下,在急速降落中缠绵,结合,交换着彼此的体温,感受着相互间的依恋。

    储蓄了数十年的精力在这刻得以尽情的释放,一场前所未有的大战就此展开,以至于当风停雨歇时,已是大半天时间过去。

    风中飘散的落叶复又凝聚,结着一个大球载着他们飘飘落下。

    许妙然心满意足的躺在唐劫怀中,手指在唐劫的胸口划啊划,划出一个个心形飞起,带着荧光般的亮点,洒遍四周。

    他们两人就这样一起看着飞扬的心,许妙然说:“哪,从今天起呢,你就是我的男人了。以前你有自己的追求,不在本姑娘身边,我就原谅你了。但是从今天开始,你不管去哪儿,都得带上我。别跟我说什么仙路漫漫的屁话,仙路再难行,你得跟我一起走。你去哪儿,我去哪儿!本姑娘可不会做什么你背后的女人,要做只做身边的。你要是不答应,我现在就走。”

    唐劫笑道:“我若是不答应,现在就不会与你在一起。”

    “咦?”许妙然美目中放出神彩:“我还以为你会说你身边危险,所以不让我跟着你那种话呢。”

    “我身边自然是危险的,所以你要留在我身边,便需有应对这危险的能力。”唐劫懒洋洋道:“路是自己选的,选了这条路,就不能回头。”

    许妙然听出了唐劫话里的意思:“你是说……”

    “训练。”

    “训练?”许妙然的一双大眼几乎要突出眼眶:“训练什么?”

    “很多。训练怎么用最简单最省力的方法杀人,训练在没有法术可依赖的情况下战斗,训练如何利用地形环境作战,训练彼此间的配合,训练在形势不利时怎么逃逸,训练怎么用一个手势,一个眼神就表达出自己的意思,训练各种战术,训练各种经验,训练逆境思维,训练生存方法……修者总是太依赖法术了,可事实是有许多东西是法术也给不了的。”唐劫悠悠说道:“所以你需要学习许多东西。那会很苦,很累,而我却绝不会手软。”

    许妙然听得痴了。

    好久,她突然笑了起来:“好啊,那就训练,放心吧,我不会成为拖你后腿的女人!”

    “我相信。”唐劫回答:“不过不仅你需要接受训练,还有你的那两个侍女也要。”

    听到侍女二字,许妙然一下坐了起来,花容色变:“遭了,把仙桃和红苑忘了。”

    仙桃红苑伤势还未好,正需照顾。许妙然初尝禁果,与唐劫难舍难离,却是把这两个伤病号忘了个干净。

    还是唐劫道:“放心吧,我已经让伊伊照顾她们去了。”

    “什么时候?”

    “就是半个时辰前。”

    “半个时辰前……那时候你不是还和我在一起……好啊,那时你竟然还有心情做别的事……”许妙然骑在唐劫身上“愤怒”道。

    唐劫艰难回答:“这正是需要训练你的,无论何时何种情况都别忘记正事,以及如何隐秘的传递消息。”

    “少来这套,姑奶奶今天先训练你,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全心全意……再战三百回合!”

    “……我一魂双身,注定不可能一心一意啊。”

    “这个姑奶奶不管!”

    “……”

    ——————————————

    坐在钱英晨的床前,夕残痕看着他,好一会儿才道:“我没想到你真的敢来。”

    当接到唐劫用心有灵犀送来的消息时,夕残痕是真吓了一大跳。

    他怎么也没想到唐劫会胆子大到这种地步,明知有太多人能看穿他伎俩的情况下还敢深入虎穴。

    唐劫轻笑:“为什么不敢?你看这里有吃有睡有下人伺候,日子过得多好。甚至连动都不用动,就有大量的资源送上来。”

    他指指不远处的台子,那都是一些天神宫修者来探望他这个病人带来的礼物。虽然没有黄越送的那么高级,却也不乏上等材料。钱英晨是真君义子,如此地位,想要巴结的人可是不少的。再加唐劫有意无意的暗示,空口白话的许诺,这两天他捞的好处可是真心不比前些日子大肆时少。

    “就怕你有命拿,没命享啊。”夕残痕没好气道:“他们找不到唐劫,稍有疑心,都可能查到你身上。”

    “所以他们找到了。”唐劫回答。

    夕残痕楞住。

    他不知道唐劫有分身,但这刻听到唐劫这么回答,终于略有所悟,看唐劫的目光也越发钦佩起来。

    如果包围圈中真得还有另一个唐劫在活跃,那么天神宫人就再没有任何理由去查钱英晨。

    事实也确实如此:就在昨天晚上,本体偷袭了天神宫的一个分队,虽然没造成什么实际伤害,却留下大量人证,证实了唐劫的存在。

    这也是唐劫为了洗清自己的又一个方法。

    当然,所有这些方法都只治标不治本,但唐劫也只需如此。他又不打算从今以后顶着钱英晨的身份生活,只需这段时间捞到足够的好处就行。

    借助病号的身份,唐劫光礼物就收到手软。就连犬王何长安,虽然没来看他,却也着人送了份礼物给他,价值还不低,一枚血噬妖丹。血噬妖丹取自深海血妖,极其珍guì 难得,吸收后壮血气,利精元,是培元固本的宝物,价值也仅次于黄越的千年王芝。

    “有喜欢的,自己拿,别客气。”慷他人之慨,这刻唐劫指着桌上的礼物对夕残痕道。

    夕残痕大喜:“正好有些我需要的,那我就不客气了。”

    这小子和唐劫相处时间长了,学了唐劫的皮厚心黑,拿起来毫不手软,专挑好东西,一口气把唐劫收到的礼物卷走不少。

    最后他拿起那枚血噬妖丹看看唐劫:“这个你也舍得?”

    唐劫笑道:“想要就拿去,就你为我所做的,全拿走也是应当,也算是我对你的感谢吧。何况在我眼里,这些也只是蝇头小利。”

    “这些还是蝇头小利?”夕残痕一楞。

    “没错,要搞就得搞大的。”唐劫这才把他无xiàn 透支的计划说了出来,夕残痕被他的计划弄得一楞一楞,看唐劫的目光已满是崇拜。

    “高,果然是高!怪不得那些家伙肯这么大手笔的给你送礼呢,感情还有这一层原因啊。不过在这穷乡僻壤的,除了这些外,他们也没什么油水可以让你榨了吧?”

    无xiàn 透支的计划虽好,也得对方有东西给你才行,唐劫的眼光又高,等闲之物他也看不上。因此在压榨过对方一次后,其实天神宫各方已没多少油水可捞。

    “没有宝贝,就让天神宫送嘛,只需找到理由,这个你可以多想想办法,你知道哪些东西能要,哪些不能要,我会配合你的。”唐劫慢悠悠道:“此外,没有货,还有人。放着天神宫这么多的好手,不擅加利用,也未免可惜。”

    “你的意思是……”

    “通灵山区地大物博,多的是丰富资源。只是他们志不在此,不敢深入罢了。但是围困和抓捕唐劫是一件长久的事,一直没有战果也极易伤士气。既然如此,何不就多在山里转转。”

    夕残痕听得眼珠都快蹦出眼眶了。

    感情唐劫骗他们的宝贝还嫌不够,还要压榨他们的人力。

    这通灵山区的确有不少天才地宝,却多在深处。按唐劫的说法,就是要让天神宫多多探险了。不光是寻宝,同时也为唐劫探路。

    “你打算怎么弄法?”

    “这事还需要你的配合。”唐劫轻轻说出他的计划。

    他一边说,夕残痕一边点头,眼中放出兴奋的神彩,直到唐劫说完,夕残痕道:“我看这计划行,虽然冒险了些,但是却一举多得。我这就去安排,你打算什么时候行动?”

    “事不宜久拖,伤好之后我会立刻冲击天心,待我冲上天心之后就行动。”

    “冲击天心?”夕残痕被唐劫惊的差点跳起来。可怜他这会儿和唐劫说话,各种一惊一乍。

    唐劫嘿嘿一笑,探手取出一物:“五气朝元丹,南凝江昨晚给我的。”

    “……”夕残痕彻底无语。

    接下来的日子,唐劫就安心养伤,偶尔也会和天神宫的人聊聊天,了解一下关于天神宫的事。

    这个时代其实没有多少保密意识,许多在唐劫眼里不错的做法,其实不是来自于天神宫的制度,而是来自南凝江等人个人的智慧。

    可惜的是,栖霞界在本质上还是个武力至上的世界,外在的斯文仅是掩饰,人们在骨子里还是崇尚实力。正因此,如南凝江,顾长青之类的人,虽然会受重用,却永yuǎn 不受重视。

    正因此,唐劫发现获得关于天神宫内部的情报比他想xiàng 的还要轻松。

    只是一些茶余饭后的闲聊,几句若有若无的激将,甚至于公开表示的好奇,就能让唐劫得到许多关于天神宫重要消息的资料。

    比如莫丘边境的封锁已经全面撤除,大山就是最后的封锁线;

    七绝门与天神宫的边境冲突加剧,天神宫正在抽调人手应对,据说王绝灭在边境战场大显神威,亲手斩杀三名天心真人;

    西海有大妖作乱,祸被苍生;

    中部出现诡异裂缝,吞噬生人无数,疑为黄泉界渗透;

    一桩桩一件件,就这么传到唐劫耳中。

    一个地方大了,就免不了有各种事端,不是大妖作乱,就是天地异象,又或者外敌入,最后干cuì 就是祸起萧墙。

    莫丘今年比较倒霉,天灾**都有。

    有唐劫这只大耗子在里面到处流窜,内部又连逢事端,七绝门趁势进逼,弄得天神宫焦头烂额。

    除此之外,唐劫也知道了洗月派的一些事。

    万妖攻山之后,洗月派知道了兽炼门的事,雷霆震怒下,目前正和兽炼门纠缠,双方不象七绝门与天神宫有边界,他们中间隔着辽阔的栖霞界中土大陆,因此无法发动大规模斗争,但是小规模的厮杀却成了常态。

    栖霞中部被称为自由天堂的横断山脉狩猎区成了两派争斗的战场,彼此各派精英厮杀,蔡君扬,彭耀龙,戚少名还有卫天冲等人如今都在这片战场上赚功勋呢。

    另一方面,洗月派对天神宫的压力也未减轻。

    除了让萧别寒激天神宫不出紫府外,还做了一些其他动作,其中就包括指使大量潜伏在莫丘的暗子动起来,制造事端。

    这也是莫丘今年天灾**特别多的原因之一,洗月暗子们得到的一个命令就是在莫丘制造灾祸,为唐劫减轻压力。

    据说黄泉过界一事,很可能就是某个洗月暗子搞出来的。

    此事在莫丘造成巨大影响,如今天神宫八王九将中有五人在此,正全力弥补裂缝,遏止黄泉界的渗透与侵袭。

    此外还有就是一些小型门派也在洗月暗子的拉拢下,弃天神宫而去。

    在这些洗月暗子的努lì下,他们营造出一副天神宫风雨飘摇的画面,使得莫丘境内人心惶惶。

    在这种情况下,天神宫还能派出犬王来对付唐劫,已是极不容易。

    而为了抓唐劫,天神宫还在继续源源不duàn 的向这边输送资源——唐劫能够看到在玄黄行宫的后方有一个小仓库,那里放满了天神宫输送的各类材料。

    包括修炼用的丹药,战斗用的各类法器,符纸,一些指明需要的追踪宝物等等。

    这些东西大部分都是寻常货物,并不值钱,但架不住量大。

    所以在唐劫以钱英晨身份进入的第四天,一场大火席卷了仓库。

    尽管抢救及时,仙法之下大雨倾盆,但大火还是带走了近三分之一的物资,令南凝江大为恼火。

    事后察知,是一名执役武士酒后打翻油灯导致。

    这名执役武士被当场处死。

    这是栖霞界一贯的处事方式,正如当初卫府杀侍墨一般。

    所以没人知道,那名执役武士之所以会喝醉,是因为有人送了他一瓶好酒,如果再仔细查的话,就会发现这瓶酒来自于钱英晨。

    混入天神宫的第六天,“钱英晨”的伤彻底好了。

    就伤愈的当天,唐劫决定:

    冲击天心。

    就在天神宫,在南凝江,周芳华,玄钟子他们的关注下,冲击天心!

    思︽路︽客 www~siluke~info 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热门小说推荐: 仙界太子当掌门 仙秦多元宇宙帝国 三一打印店 穿越有点早 为了媳妇去修仙 抚风决 洪荒之我在西游签到 我有一个修真戒 反生成魔 河西走廊之龙门客栈 我有无上气运 龙麒决 剑之遥 人皇圣君 弃妃仙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