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玄武精血

作者:缘分0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仙路争锋最新章节第七十九章 玄武精血
热门小说推荐: 我欲封天 莽荒纪 魔天记 玄界之门 符皇 仙碎虚空 仙路争锋 飞天 造化之门 大泼猴 修神外传 大道独行 申公豹传承 少年医仙 山神
思︿路︿客 www〝siluke〞info 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空中旋舞的十二道图纷飞出大量图案,原本扑朔迷离无人理解,但这刻落在唐劫眼中,却尽是大道纹理,观之若悟真理,令人心神洞明,许多原先解不开理不清的东西,如今也豁然开朗起来。

    藏青锋的十二大道,原本就是不正式的法术,而是凭借道念假天地之规以施威,是为道法,却是最浅薄层次的。

    在那之前,唐劫甚至未听说过有道法这种层次,只知道法术,神通,而现在藏青锋无yí 向他打开了神通之后的又一领域。

    如果真正能够入道,甚至于掌道,则道法之威崩天裂地,甚至更在神通之上。

    至于现在,看起来十二大道条条在握,其实不过雏形而已,比之某些神通都有所不如。归根结底,还是藏青锋空有广度而无深度的缘故。

    尽管如此,唐劫依旧看得津津有味。

    “唐劫,你还在等什么?”何长安愤怒吼道。

    他的三个头已被藏青锋轰烂一个,手臂也打断一根。这刻另一个脑袋正疯狂的吐着火,手中的战戟舞出片片黑潮,其他的手臂也轰出雷霆重拳,尽管如此,却还是被藏青锋压的喘不过气来。

    十二道图就象是十二座大山压在他的头顶,何长安神力盖世可拔山,却拔不了十二座,眼看着快要不支。

    唐劫收敛注yì 力,重新看向藏青锋,漫声道:“多谢何天王指点迷津,唐劫对杀戮毁灭二道已有初悟。”

    “那就杀了他!现在只有你融入毁灭之道的兵主帝刃才能真正威胁到他!”

    “当然。”唐劫长声道。

    手中金刀舞出一片华光,再度斩向藏青锋。

    这一次藏青锋再不敢硬抗,厉啸着跃起躲避。

    但是金刃上刀光大作,凝聚出一条犀利光华直扑藏青锋,竟让藏青锋生起一丝无法抵抗的感觉。

    “刀意!”藏青锋惊身尖叫着,身形在瞬间化烟。

    面对无坚不摧的兵主帝刃,这是唯一的解决之法。

    但是下一刻,唐劫手腕微微一哼,金刃突然朝着下方浓郁烟柱处掠去,在穿过烟柱的刹那爆发一片金芒。下一刻就听藏青锋嗷的一声惨叫,已从烟雾中重新现形,他的腹部已中了唐劫极为凶狠一刀,鲜血长流,黑灰色的气息萦绕下,却是生命之域也无法愈合。

    “你!”藏青锋怒叫。

    唐劫缓缓收道:“洞察之下,无所遁形。”

    烟雾虽可规避,却逃不过洞察法眼。

    帝刃无坚不催,刀意追索难逃,毁灭生命难挡,洞察无所遁形。

    当这四者结合起来时,唐劫的攻击无形中已带上了无可匹敌的属性,以至于就算是藏青锋这样的万年老妖怪也是被一击重创。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兴奋起来,同声大喊:“杀了他!”

    唐劫却不急着出手,只是默默算着。

    对他而言,藏青锋固然是要对付的,天神宫的这帮人又怎能不防。

    杀藏青锋没问题,但在那之前,一定要先把天神宫的人也消耗掉。

    如今何长安尚存,朱运傲翅虎两大高手未死,虚明月南凝江也在,这些人,除了一个虚明月外,其他都得死。

    既如此,就不能逼藏青锋太甚,而是得给藏青锋一些机huì 。

    所以在劈出这一刀后,他故作自己也耗尽所有力气,脸色一白,大口喘息了几下。

    藏青锋果然不愧是万年不死的老狐狸,显然也意识到再这样下去自己只怕还真不是对shǒu ,恶狠狠看了众人一眼,狞声道:“是你们逼我的!”

    说着他手一招,就见空中那一直悬着的无量剑突然飞入他手中。

    这无量剑因一直没用的缘故,以至于很多人都忽略了它的存在。

    但事实是这把剑一直在放出血色烟雾,不仅如此,甚至还吸收死去人的精血之气,而空中那道血色裂缝也因此越来越大。

    这刻藏青锋执剑在手,对着空中一划,就见那空气中的血色裂缝陡然变大,如巨嘴般般张开,随后藏青锋已数个法印打上去,就见那裂缝已在瞬间变成一扇血色大门,悬于空中。

    那大门就象是用血浆铸成的,鲜血还在上miàn 流动,呈现出一个个妖魔形象。

    藏青锋已大呼道:“出来吧,血河之妖!”

    随着他的呼唤,就见那大门后传来大片凄厉之声,一个又一个全身鲜红的怪物从那大门中爬出。

    它们看起来就象是被扒了一层皮的人类,血肉模糊的身上流淌着大量的血水,一滴滴落在地上,竟发出腐蚀的声响。

    藏青锋高举无量剑,一指众人:“杀掉他们!”

    那些从裂缝中出来的血妖已纷纷呼嚣着扑上。

    这一幕看得众人也大吃一惊,就听那大门内传出嘿嘿的笑声:“玄武老弟,你终于还是要借用我的力量了吗?”

    这声音浩瀚,磅礴,有如天神轰鸣,震得人心颤摇。

    就连何长安都为之面色一变,脱口道:“血河之主!”

    这血河之主正是血河界中最强大的存在之一,实力强横,凶威滔天,乃是不知活了多久的老魔。藏青锋历百世,游历无数,除了懂的法术多,悟的大道多,会的技能多,还有一个牛叉的地方就是认识的强人多。

    血河之主,就是藏青锋的老朋友之一。

    这刻藏青锋已叫道:“遇到些麻烦,不过我能解决,只需借助血河妖即可。你只需按照协议,帮我慑服万仙鼎与葬神焰!”

    “无量剑呢?”

    藏青锋已将无量剑抛了出去。

    血色大门后射出一只巨手,一把抓住无量剑。

    不过下一刻,血河之主就发出愤怒的哼声:“为什么只有剑刃?”

    “我搜遍天xià ,只见剑刃!”

    “协议是完整的无量剑,只有剑刃不够!”

    “我找遍栖霞界,也未见过剑鞘!”

    “不,它就在那儿,我知道!”血河之主的声音隆隆传来:“去找到剩下的部分,否则你只能得到葬神焰和万仙鼎中的一个。”

    “好吧!”藏青锋一咬牙答应。

    说着大手已向着殿中葬神焰卷去。

    血手伸来的时候,葬神焰猛然发出炽亮光焰,燃烧在那血手上,那组成血色大手的无边血水立时化为血色烟气消失。可是更多的血河水在涌入,支撑着血色大手的存在。随后就见那大手顶着葬神焰的无边威能,一手抓住神焰向着门后退去,惟留了万仙鼎。

    “万仙鼎上的禁制我已抹除,为无量剑刃报酬。葬神焰我带走了,何时带来剑鞘与剑柄,便何时将葬神焰给你!”门后传来血河之主隆隆的呼声,说着已迅速消失在门后。

    “不能让它得手!”傲翅虎叫道。

    可惜他们又怎么可能挡得住血河之主,事实上他们现在就已经自身难保了。

    大量的血河妖蜂拥而来,这些血河妖虽冠以妖名,其实却是地道的魔物。

    血河界与鸿蒙界一样,是妖魔汇聚之地,每一次的鸿蒙入侵,血河界也摇旗呐喊的帮手之一,这正是为什么何长安他们一开始听说开启血河界面色大变的原因。

    这些魔物生性凶残,嗜血残忍,这刻一出现就蜂拥着扑向众人。犀利的刀光从它们身上掠过,那些血河妖竟似无事一般。

    它们本就是血河之水构成的魔物,攻击它们就好象是在攻击血河,全然无用。

    “用法术!土与火可克!”何长安高叫道。

    每三千年一次的鸿蒙大劫,早让星罗大千界积累了无数对抗魔物的经验,血河妖刀剑难伤,只有火焰和土系的法术能伤害到它。

    下一刻傲翅虎手中重剑已撩起一片火焰,砍在一只血河妖上,那血河妖果然哀号着化成一股血气消亡,不过临死前大量的血液溅在重剑上,竟腐蚀的那重剑呲啦出声,让傲翅虎也心痛不已。

    与此同时,藏青锋却已嘿嘿笑着电闪出击。

    借助于血河妖的牵制,他压力大减,这刻倏忽而至,直接出现在南凝江身边,一爪突袭。

    南凝江知道不好,他看到唐劫扑了过来,显然是要救他,而此时他手臂在使用过药物后已然恢复,心一横,干cuì 双手再度化出无数掌影封格。

    双掌相交,南凝江暴吼一声,调度出所有的力量,灵气在体内爆发,有若洪流涌出,南凝江竟生生挡下了这一掌,两人同时僵持了一下。与此同时唐劫也冲了过来,但不知为何,他竟微微停滞了一下未动,下一刻藏青锋手臂再进,撞破南凝江的封阻,单掌如刀,撞在他的护体法罩上,只一击便将其粉碎,随后将手掌狠狠刺入南凝江胸膛。

    刀光再起,落向藏青锋的手臂,藏青锋凄厉尖嚎着退开。

    就在退开的同时,手中抓着的赫然是南凝江的心脏。

    南凝江低头看看胸口,身体摇了几下,终于无力跪下。

    他看到唐劫追着藏青锋而去。

    他知道,唐劫是故意的。

    他故意要自己死在藏青锋的手里。

    他想让大家小心,只是嘴巴张开,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大批的血河妖涌上,瞬间便将他淹没。

    藏青锋还在急退,为了击杀南凝江,他的手臂也被唐劫斩了一刀。连续三张符纸飞出,化成刀,枪,剑直逼唐劫,同时藏青锋再祭出一张金光符阻挡,身形再转,已扑向傲翅虎。

    傲翅虎的实力比南凝江强许多,眼见藏青锋冲来也不畏惧,萦绕着熊熊火焰的重剑怒斩而出,强猛的攻击即便是面对高自己一阶的对shǒu 也丝毫不显弱势。

    藏青锋却是大笑着连续飞出几脚。三只血河妖被他踢向傲翅虎,封住他前后左右的退路,同时迎着傲翅虎的攻击而上。

    唐劫的攻击因为毁灭之道的缘故,无视生命领域,傲翅虎的攻击却做不到这点。为了速杀强敌,藏青锋再度拼着以伤换伤。

    轰!

    天火重剑砍在藏青锋的左肩上,要不是他防御强悍,几乎将他整支左臂都要卸下来。

    同时藏青锋手中也突兀地多出一件法轮,凶狠地切入傲翅虎胸膛。就在切入的瞬间,那法轮放出大片光亮,轰然自爆。

    强猛的爆zhà 无情的撕开傲翅虎的胸膛,将他一击炸飞出去。

    不过这厮也是个猛人,饶如此也是不死,反倒怒啸着重剑再劈:“天旋九杀剑!”

    重剑斩出一道道湍流,直指藏青锋。与此同时朱运的裂玉爪和虚明月的南天剑也先后落在了藏青锋背上。

    生死存亡之际,每个人都知道拼命,再不理那些血河妖,全力向藏青锋抢攻,就连唐劫也不再藏手,将所有僵尸都放了出来以抵挡血河妖,惟有金玉堂蹑手蹑脚地向殿外走去,看样子是要开启大门逃跑了。

    死战到底这种事,对他而言是从来都不可能的。

    “嗷!”藏青锋发出痛苦的呼叫,回手一肘砸飞朱运,反手又是一剑逼退虚明月,再刺傲翅虎。傲翅虎左手一扬,已抓住长剑。

    那剑在他手中再爆,一支手臂被当场炸飞。

    此时傲翅虎身体中部已经空了,仿佛一个空洞,一只左手也没了,可他还活着,甚至还在战斗。右手的重剑继续下劈,再度砍在先前的伤口上。

    即便是生命之域也不可能无xiàn 制修复,那劈下的一下又一下重剑,让藏青锋的左臂几乎彻底失去抬起的可能。他凄声尖叫着,右手再扬,这次是一把战刀砍在傲翅虎的右臂上,再爆。

    傲翅虎右臂断,他晃了晃身体,却依旧不倒,对着藏青锋又吐出一口火焰。

    这火焰烧得藏青锋哇哇直叫,同时手指一弹,一张符纸飞出,正落在傲翅虎脸上。傲翅虎没了手臂,只能看着那符纸贴在自己脸上,脸色终于变了变道:“妈的。”

    轰!

    符纸爆zhà ,傲翅虎的整个脑袋都被轰成碎片。

    这坚强不倒的身躯终于倒下。

    同时唐劫的战刀也再度挥至,落在藏青锋身上,在藏青锋的身上再添一道伤口。

    可惜藏青锋对他防的严密,唐劫想要造成致命伤却是极难。

    而下一刻藏青锋已在飘飞中又吞下一粒药丸。

    他吃的也不知是什么神药,本身就神效无比,再加上生命领域,双重作用下,就算是唐劫以毁灭之道造成的伤势,也出现了加快恢复的趋势。

    同时藏青锋已大笑着再度攻击,这次他的追杀目标却是虚明月。

    虚明月调动所有的力量舞动长剑,全力封堵。

    但是面对藏青锋的攻击,这种程度的防御显得是如此的苍白无力。藏青锋的手臂直接穿过剑网按在她的胸口,只一击便将她打飞出去。

    她没死是因为唐劫来的及时,因为虚慕阳的关xì ,唐劫至少在救她的时候没有偷懒,更没有以她为饵。这使得虚明月逃过一劫,却也使得唐劫错过了再补一刀给藏青锋的机huì 。

    就在这个时候,原本关闭的殿门骤然开启。

    是金玉堂,他终于打开了封闭的大门。

    外界的亮光冲进来的那刻,金玉堂头也不回地向外跑去。

    迎接他的是一道剑光。

    刷!

    刺入他的咽喉。

    金玉堂不敢置信地捂着脖子,向后退了几步,站在他眼前的是几道靓丽的身影。

    “临阵退缩者,斩哦!”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传来。

    一只纤纤玉手按在他的胸前,柔软的手掌传来的却是暴烈的能量,瞬间涌入他体内,集中他心房。

    其爆。

    鲜血从金玉堂的七窍流出,他摇晃着身体跪倒,似是怎么也没想到对方会杀自己。

    “不管怎么说,谢谢你帮我们开门。”收回手掌,许妙然冷酷道。

    这大门从外面不太好开,她们已经等半天了。要不是唐劫传消息说会有人帮她们开门,她们还真不知何时才能进来。

    “小姐,杀谁?”仙桃问。

    “藏青锋。”许妙然回答。

    “我看他好象快不行了,万一藏青锋死了,何长安从十二道图下解脱出来,倒霉的可就是我们。”

    许妙然回答:“他没这么容易不行的,这种万年不死的老乌龟,永yuǎn 不要低估他的能量。伊伊,仙桃,红苑,鬼卫对付血河妖,清理魔物。石净斋,你跟我对付老乌龟。”

    图图怔怔地看着藏青锋,突然大喊起来:“少爷,那是我家少爷!”

    “前任少爷。”已经得到唐劫传讯,知道一切的许妙然不客气的抓住图图道:“你现在的少爷是唐劫。”

    “我不能对少爷动手!”图图大喊。

    “那就一边待着,反正你也没什么战斗力。”许妙然抓住它顺手往腰间一勒,就这么直冲向藏青锋,同时手一挥,大片的豆子洒出,无数豆兵已蜂拥着冲上,杀向那些血河妖。

    形势一转再转,生力军的帮助一下让藏青锋再落下风。

    眼看着突然多出来的帮手,藏青锋脸上现出凶狠绝望的表情。

    他大声吼道:“混蛋,混蛋,混蛋!是你们逼我的!!!燃我圣兽之血,玄武真身现!”

    他仰面向天,放声狂吼起来。

    伴随着这吼声,藏青锋体内红光大放,背后再现龙龟虚影,只是这次变得凝实了许多,就象一只巨大的铁背龙龟,尾巴是一条狰狞巨蟒,赫然是先前藏青锋用于战斗的那条巨蟒。

    这正是玄武的形象,一种龟与蛇组成的灵物。

    这虚影刚一出现,便落在藏青锋身上,于是藏青锋整个人骤然充斥出一股磅礴浩瀚的能量,那一瞬间给人的感觉就象是刚才血河之主的降临般,骇得众人同时色变。

    “小心,这家伙要拼命了!”唐劫也喝道,双目却是紧盯着藏青锋,喃喃道:“不过奇怪……既入轮回,何来圣血?难道说玄武精血还能随着轮回跑的?”

    所谓轮回,就是带着曾经记忆的重生。

    不管遥远的前世是魔是兽,在转世轮回的过程里,其生命的属性都只能以现有的种族而非记忆中的种族决定。

    哪怕藏青锋是玄武转世,他既投胎人类,以人身出现,那便是彻底的人类,充其量只是有着远古的玄武记忆,却不应当还拥有什么圣兽精血。

    因此无数次的轮回在带给他丰富经验的同时,也应当让他失去了真正的玄武血统。

    从这方面说,藏青锋其实早和玄武没什么关xì 了,他唯一拥有的只是玄武的记忆,玄武的功法,充其量就是玄武之魂吧。

    但现在看来,唐劫意识到自己的想法还是错了。

    转世之玄武竟依然拥有一些玄武真血。

    他不知道藏青锋是怎么做到的,但他知道这一下事情大条了。

    真正的上古圣兽,那可都是超越仙台的存在,即便是其中精血的力量,也远非常人能及!就算是其中最弱的玄武,在那个时候也同样是超越仙台的存在。它的桎梏是在第一次转世,失去玄武真身后才出现的,且随着不断的转世而加强。如果他现在使用的是玄武真身的圣血,那么藏青锋哪怕是恢复曾经实力的百分之一,只怕都可灭杀在场的所有人。

    思︽路︽客 www~siluke~info 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热门小说推荐: 仙界太子当掌门 仙秦多元宇宙帝国 三一打印店 穿越有点早 为了媳妇去修仙 抚风决 洪荒之我在西游签到 我有一个修真戒 反生成魔 河西走廊之龙门客栈 我有无上气运 龙麒决 剑之遥 人皇圣君 弃妃仙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