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八章 驱逐

作者:羽外化仙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唐朝笔记最新章节第一百一八章 驱逐
热门小说推荐: 权力巅峰 宝鉴 官道无疆 校花的贴身高手 大鉴定师 神藏 都市藏真 道藏美利坚 天下珍玩 美利坚牧场 绝品天医 农家仙田 斗破之无上之境 文艺时代 极品小农场
        陆陆续续地,馨娘和妍娘也来了,嘉娘缓缓的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大家……

    从前天开始,坊中就开始流传唐家兄妹的丑闻,曹夫人得到信息的时候十分震惊,派人打探消息回来,都说是从平康坊里传出来的。

    平康坊,那是花天酒地的地方,去那里的不是为了风流快活,就是为了应酬交友,消息传的最快。

    曹夫人意识到事情不妙,再派人去打探,才有人说是在瑶台里看到了唐家兄妹的字画,那首“待月西厢下,迎风半户开。隔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的情诗被传的人尽皆知……

    旁人震惊是震惊唐家兄妹的事,十二娘听完之后也觉得震惊,她是在震惊消息是从瑶台里传出来的事。

    别人不知道消息源头,她一手策划怎能不清楚?

    她最开始设想的是随便把画作卖给一个画店,再辅以流言把这个事情传出去,效果来的慢,但查不到来源,便于脱身。现在姚元崇直接让消息从瑶台传出,效果极好,可是唐家的人查到瑶台去了,那可怎么办?

    但再一细想,姚元崇不是莽撞之人,他敢把此事放在瑶台去做,必定有十分的信心。看来他与那瑶台的白老板果然是非一般的交情,而且瑶台也非一般的歌舞坊。

    四个姑娘坐在一起说着唐家的事,了解了来龙去脉之后,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馨娘更是因为听到这种丑事羞红了脸。

    十二娘说:“大家既然都知道了,也没什么好深入探讨的。难得今天不上课,我们到的又这样整齐,不如去找岚娘打球玩,她上次就在抱怨天气冷了,我们都犯懒了呢。”

    众人都说好,虽然妍娘不是球队成员,但她妹妹箬娘是的,所以她也时常跟着去玩。

    四人一起来到魏家,魏宜岚与十一娘正在议唐芙的事情,见她们来,赶紧捉着她们问是不是确有其事。

    大家不好说什么,嘉娘只说她母亲去唐家商议事情,还没有确切的消息。

    魏宜岚便“啧啧”两声,说:“真是想不到还有这种苟且之事,听说那个唐子甫文采不错,还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很得皇上器重,这下可全完了。”

    十二娘一点都不觉得可惜,她觉得很痛快。

    唐家兄妹与他们并无太深的牵扯,众人聊了一会儿就不再多说,难得人到的这么齐整,还有一整天的时间可以练球,自然不亦乐乎。

    后几日,十二娘陆陆续续从各方听到消息,唐家的人寻根溯源,果然找到瑶台,询问画作出处。白老板只说是夜间收拾酒席,有客人遗落,却不知道是谁放在这里,后又被其他客人拿着赏玩,发现了其中的隐秘。

    本就是人来人往的场所,唐家没有证据,又不愿把事情闹大,奈何不了瑶台,只得把画索要回去,以辨真假。

    唐家兄妹先前一口咬定外面流传的字画一定是假的,可在诗画面前,他们震惊了,连他们自己也不得不承认,印章是真的,画作是真的,笔迹是真的,只是这三样组合在一起,却是假的!

    唐芙恼怒道:“这幅月夜图是我的练笔之作,理应在灼华馆,怎么会配上了兄长的诗作流传出去!”

    自此,唐家与曹家起了纠纷,曹夫人非常愤怒,没想到自己对唐芙的关心会得到这样的结果。

    曹夫人冷笑道:“弟子的画作我都见过,这幅月夜图芙娘从不曾呈给我看,馆中弟子也不曾见她画过这样的画,现在为了洗刷清白,凭她片面之词就想把罪责推到我们头上,你们也可笑了。”

    唐芙无语,她在馆中独来独往,的确有些画作没有给曹夫人点评,又无其他人给她作证,真叫她百口莫辩!

    事情的后续发展产生了压倒性的变化,比十二娘预料的还要滑稽。

    唐家兄妹的事从坊间传到了宫里,武后竟然也听说了,还专程把豫章驸马传进宫中训斥一顿,说他治家无方,命他速速整顿家风,不要给已逝的豫章公主脸上抹黑。

    十二娘听到这事儿的时候心中叫好,唐家人真是糊涂,竟然把脏水泼到曹夫人头上,曹夫人可不是好惹的普通妇人啊!

    不出五日,唐家人举家回并州去了,没有任何调查,没有任何争辩,只能任由流言蜚语自生自灭。

    唐子甫的舅舅御史杨冲,心中不服亲外甥和外甥女背着这样的耻辱离京,但郁气无处可发,想到留言是从瑶台里传出来的,便上折弹劾长安市令,告他监管东西两市不力,盗贼猖獗,提议肃查两市。只是这帖子直接被皇上驳了回来,杨冲除了无故得罪了长安市令,别无收获。

    撵走了唐家兄妹,十二娘心里说不出的舒坦。冬日早上原本缩在温暖的被窝里不想起床,但一想到去了灼华馆也没有唐芙碍眼,她就笑着穿衣起床。

    天气一天比一天冷了,外面的草木上都是寒霜,天气沉的仿佛随时会下雪一样。

    十二娘裹紧身上的的披风,快步往马车棚走去。走到垂花门边,冷不丁与快步走进来的王勃撞了个满怀,十二娘低声惊叫一声,向后反弹了几步,王勃手快拉了她一把,她才险险站稳。

    王勃十分抱歉的说:“我正要找你,怕你上学去了,所以走的有些急。”

    十二娘并没撞伤,只是吓了一跳,看到是她安下心来,问道:“五郎找我什么事?”

    王勃眉宇间透着几分担忧,说:“好久没有跟你和元之碰头,等你放学了,来我书房坐一坐,我会把元之也请来,我们三人说说话。”

    十二娘笑着说:“好,我会尽早回来的。”

    两人点头告别,王勃站在垂花门下,目送十二娘去马车棚上车出门。

    出了王家大门,十二娘就让秦刚把车停在路旁,与他交代道:“你一会儿把我送到曹家之后,立即去找笔洗,让他给姚元崇带话,今日不管王勃找他问什么,一律说不知道,具体的事情,等与她见了面再说。”

    秦刚点头记下,快速把十二娘送去曹家,转而传话去了。

    十二娘几乎能够肯定,王勃肯定是知道了唐家的事,怀疑到她和姚元崇头上。这件事虽然是为了给王勃报仇,但十二娘觉得断然不能让王勃知道,依照他的道德是非标准,搞不好还会怪他们行事不端。

    十二娘在脑海里臆想着王勃指着她和姚元崇骂他们“类小人”的模样,赶紧摇摇头,把这幅可怕的景象甩出脑海。

    姚元崇收到笔洗的口讯的时,刚送走王勃的小厮绿禾。前后一联想,他心里也有了数。

    人人心中有杆秤,每个人的称砣因为关注的重点不同,标准也不同。他和十二娘都是会画保护圈的人,若谁伤害了他们保护圈内的人,他们则不能容忍,一定会予以报复。这是他们的标准。

    而王勃则是以世俗道德为标准来要求自己,这就是他与他们最大的不同。

    十二娘担心的事情,姚元崇非常理解,他与十二娘是同一立场。为了避免一个人面对王勃不好回答的问题,姚元崇取了巧,先去曹家接到十二娘,两人再一起去找王勃。

    十二娘与他笑谈:“你倒狡猾,先跑来找我。”

    姚元崇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我们总得先对好口供,不然我真怕子安把我们问的互相拆台。”

    十二娘点头,与姚元崇低声商议起来。

    到了王家,王勃看他们一起来,倒不惊讶,笑着让他们坐下,只说了句:“真巧,竟然碰到一起了。”

    姚元崇却说:“哪有这么巧,是我专门去接的十二娘。我爹十二月初五要进京,我今日为此事忙碌,正好路过曹家,就等十二娘一起过来了。”

    王勃和十二娘惊讶问道:“你爹要来了?”

    姚元崇笑着说:“是的,嶲州的吐蕃叛乱已经平定了,我爹带着吐蕃赞普进京朝拜。”

    “战乱平定,这可太好了!姚都督又立大功了。”王勃欢喜的说道,反倒不好提起自己本来的意图了。

    十二娘主动说道:“等姚都督进京后,崇郎肯定要伴在左右,我们想见你一面就更难了。五郎,你今天把我们喊过来,有什么话就尽管说吧,不然下次不知等到什么时候。”

    王勃见十二娘说的有理,遂问道:“我就是想问问你们知不知道唐家的事?”

    两人俱点头。

    王勃又问:“是不是你们做的?”

    十二娘装傻问道:“做的什么?”

    王勃耐心说道:“是不是你们觉得唐家害我被赶出王府,所以你们报复他们了?”

    姚元崇在旁问道:“子安你觉得我跟十二娘有这个本事?”

    王勃从不敢小瞧他们,但也不敢一口咬定就是他们做的。别人也许想不到,但他知道,他们一个与唐芙是同窗,一个与唐子甫是同僚,凭着他们的能耐,想弄到他们的笔迹还不容易?而且奇特的是,王勃自知道唐家的事之后,就止不住的生出这样的念头,就觉得是姚元崇和十二娘两人为他报仇做出来的事。

    十二娘也子安旁说道:“坊间传的字画是他们兄妹的亲笔画,我跟崇郎哪有什么本事去报复他们?”

    王勃微微低头,沉思着说:“我们都清楚,唐芙跟唐子甫兄妹是清白的,这事定然是有人陷害他们。”

    十二娘无语道:“就算是假的,难道你还要替他们洗冤不成?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管怎样,他们也算是咎由自取,谁让他们之前净做坏事!”

    王勃内心一直在纠结真相的问题,此刻听十二娘说,觉得有点道理,却又觉得不太对,沉吟道:“我只想知道,你们有没有因为我做污蔑唐家的事。”

    他一双眼睛晶亮的看着两人,十二娘与姚元崇摇头,齐声道:“没有,我们有心无力。”

    王勃心中一松,透了口气,他可不想朋友因为他而做坏事。另两人对视一眼,才知道原来谎话也可以说的这么坦然。

    .
热门小说推荐: 我从都市来 狂兵归来 都市之彪悍的人生 红尘篱落 华娱从1980开始 影后的嘴开过光 情根深种:徐先生要娶妻 重生之彪悍小跟班 绝对一番 黑莲花进化日记 钟情于乐尧 猎赝 追梦华章 爱可疗伤 被吃之前我有话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