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五章 疑惑重重

作者:公子許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天唐锦绣最新章节第七百三十五章 疑惑重重
热门小说推荐: 权力巅峰 宝鉴 官道无疆 校花的贴身高手 大鉴定师 神藏 都市藏真 道藏美利坚 天下珍玩 美利坚牧场 绝品天医 农家仙田 斗破之无上之境 文艺时代 极品小农场
这年头风气开放,青楼楚馆之间时常可见到父子“同游”的场面,至于舅子请妹夫欣赏一番舞姬的曼妙身姿,实在是寻常之极。甚至于李承乾见到房俊兴致勃勃的模样,正琢磨着等到晚上宴会之后,挑两个才貌一流的舞姬送给房俊,让他尝尝鲜……

    亲朋好久之间连小妾都能相互赠送,何况仅只是几个舞姬?

    一行人便簇拥着李承乾,也不乘坐马车,直接步行沿着天街向东,直接去了东宫。

    李承乾是个会享受的,早已经学着房俊在骊山农庄那般搭建了一件花厅,穹顶用钢条支撑铺设玻璃,三面墙壁更是采用宽大的双层落地玻璃作为幕墙,光线很好,又在花厅后面设置了火墙,夜晚和天冷的时候用棉被将花厅包裹起来燃起火墙用以保暖,虽然没有温暖水流通使得花厅内的温度保持稳定,使得花卉很难在冬日里盛开,但是栽植的一些绿植却也郁郁葱葱,与玻璃墙壁外萧瑟的花园景色两厢对比,愈发显得春意盎然。

    花厅里摆放了一张桌子,李承乾吩咐内侍将麻将摆上,又在一旁放了茶几,茶水、瓜果、点心什么都准备妥当,便将闲杂人等都撵了出去。

    几人围桌而坐,开开心心的打起麻将消遣起来。

    “三条。”

    “碰。”

    “二饼。”

    “碰。”

    “东风。”

    “胡了……”

    房俊瞪着眼睛,看着自己连续将下家马周喂到胡牌。

    马周美滋滋的收钱,码牌,笑道:“二郎家财万贯,不在乎这么一点压岁钱,看来今日是要成全吾这个家徒四壁的穷人,承让承让。”

    房俊无语,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么?

    赌场之上,玩的就是胜负之间的斗心斗角、精细谋算,这跟钱不钱的无所谓,哪怕赌注是喝凉水,谁又愿意每一把都点炮?

    他当然不会故意输给马周,这人虽然口口声声说自己穷,那也是和在座的几人相比,说到底也是堂堂京兆尹,怎么可能打麻将这么一点赌资都拿不出。

    他只是觉得心绪不宁,精神不好集中,无法记牌计算……

    结果便是一圈下来,房俊不仅不胡牌,反而四处放炮。

    这回连李绩都笑起来:“很好,咱们这位大唐第一首富今日看来是要分派一下压岁钱了,老夫却之不恭了。”

    李承乾却奇怪的瞅着房俊:“二郎是有什么心事?神思不属的样子。”

    如今麻将早已成为街知巷闻、家喻户晓的一种赌具,无论王孙贵族亦或是贩夫走卒,都喜欢闲暇的时候搓上几把,一则消磨时间,再则也的确有趣。

    而作为麻将的发明人,房俊的牌技那是公认的好,诸如孔颖达那些个酷爱麻将的达官显贵们,若非实在是凑不够人手,等闲绝对不愿意跟房俊一起玩,因为只要有房俊在场,他们几乎十赌九输,口袋里的钱帛有去无回。

    可今日的房俊明显不在状态……

    “唉……”

    房俊心烦意乱,干脆将麻将牌一推,扳着椅子坐到茶几旁,端起茶水一口一口的喝起来。

    马周奇道:“不玩了?嘿,你这赌品有待提升啊。”

    房俊没理他的调侃,捧着茶杯,蹙眉沉思半晌,说道:“不对劲。”

    李承乾和李绩也没有打牌的心思了,几曾见过房俊这般神思不属莫名其妙的时候?两人很是好奇,一起搬着椅子坐到茶几前,李绩蹙眉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房俊便见先前在承天门外与长孙无忌短暂的冲突说了,然后着重叙述了那个长孙无忌的随从所说的几句话。

    李承乾想了想,道:“那人应该是王志玄,其祖乃前隋内史舍人王韶,其祖母便是孤之姨娘,只不过早年去世,孤未曾见过。姨娘与姨丈差不多同时去世,不久之后他们的孩子也去世,王志玄幼小无依靠,因为不是太原王氏嫡支,所以不太受到族中照顾,赵国公便将其接入自己府中养育成人,素来予以信任,算是很亲近的心腹。”

    “所以微臣才觉得不对劲,若是换了旁人,说出这样的话语或许只是一时莽撞口不择言,但是这个王志玄能够说出这样的话语,很有可能是知道些什么事情,所以一时之间随口说出,必有隐情。”

    房俊笃定说道。

    怨不得他敏感,实在是当时王志玄说话的语气、神情,分明就是一种很是肯定的感觉,很难让人不去猜测其中是否有什么不可告人之事。

    他这么一说,包括李承乾在内,几人都面色沉重起来。

    关陇贵族以北魏六镇起家,骨子里流淌着鲜卑人的血统,素来行事豪横恣无忌惮,兴一国、灭一国这种都做过不止一次,根本毫无顾忌。尤其是房俊莫名其妙的接连遭受多次刺杀,虽然未曾抓捕真凶,但关陇贵族始终都是最大的嫌疑人。

    这等情况之下,又做出什么针对房俊的阴谋,的确甚有可能。

    可问题是只有千日做贼的,哪里有千日防贼的?

    敌人始终躲在暗处,各种阴谋算计,当你稍有疏忽的时候便犹如毒蛇一般猛地窜出来咬一口,这谁受得了?

    然而受不了也得受,李二陛下如今将东征看的比天还大,绝不容许对关陇贵族大动干戈导致朝局动荡,不管有理没理,谁若是敢让朝局动荡,他第一个跟谁翻脸……

    李承乾愤懑道:“简直岂有此理!这些人素来跋扈,将朝廷视作己有也就罢了,就连大唐律法都不放在眼里,当真想要做一群乱臣贼子么?”

    面前几人沉默以对,并未答话。

    什么叫乱臣贼子?自古以来,成者为王,败者为寇!只要能够攫取到最高的权力,那么他们就是新帝国的缔造者,功勋赫赫的王侯将相,怎么可能成为乱臣贼子?

    若是较起真来,今日在座的各位也都得归纳于“乱臣贼子”这一档之中……

    李绩沉声道:“赵国公足智多谋,却心狠手辣,那王志玄乃是他的心腹亲信,既然口出狂言,想必也是言之有物,不得不防。”

    在场四人,以他的资历最老、辈分最高,当然对于长孙无忌最为熟悉,毕竟当年也曾是一个战壕里并肩作战过的,对于对方的人品、习性之体会,非是李承乾等人可比。

    在他看来,长孙无忌不仅将自己的两个儿子之死、一个儿子流亡的仇怨算在房俊的身上,更是因为房俊对太子的坚定支持使得晋王如今的局势举步维艰,于公于私,都有剪除房俊这个祸患之心思。

    想到就去做,而且不留退路下手绝不容情,这素来是长孙无忌的个性……

    “可他凭什么就敢笃定能够谋害得了我?”房俊疑惑不解。

    继而连三的遭遇刺杀,使得他警觉性大大提高,再不敢如以往那般以身犯险,而且身边的护卫力量超乎寻常,即便是调动一旅正规军将他包围,想要取他的性命亦要付出惨痛之代价。

    马周忽然说道:“会不会……他们的目标根本不是二郎,而是太子殿下?”

    其余三人悚然一惊,身上的冷汗都出来了。

    如今房俊全力支持太子,势必会被晋王视作眼中钉、肉中刺,太子若是顺利登基,房俊自然水涨船高立下大功,可万一是晋王登基呢?就算晋王要顾及方方面面的禁忌,不敢对房俊下死手,可投闲置散是肯定的。到那个时候长孙无忌若是想要谋害房俊,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而且,如今争储看似愈演愈烈,实则太子占尽上风,晋王想要逆而夺取,不仅要有强悍之实力,更要有一个天赐的契机。

    什么契机又能比得上太子忽然殡天更完美呢?

    只要太子一死,所有的斗争都不复存在,晋王可以顺理成章的晋位储君,大获全胜……
热门小说推荐: 妙手小神医 总裁同学又来偷鸡了 地球音乐人 重生神婿 我在金融公司实习的日子 妻管严:拒绝白富美 唯你落在心尖上 终有弱水替沧海 总裁,夫人她已阅不回 铁胆神豪 妖孽人生 沙暖睡鸳鸯 隔岸观你 天师卦 我有一本生死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