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九章 李二教女

作者:公子許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天唐锦绣最新章节第七百三十九章 李二教女
热门小说推荐: 权力巅峰 宝鉴 官道无疆 校花的贴身高手 大鉴定师 神藏 都市藏真 道藏美利坚 天下珍玩 美利坚牧场 绝品天医 农家仙田 斗破之无上之境 文艺时代 极品小农场
虽然魏徵死了,可毕竟还有一个东征的执念,李二陛下可不想自己变成贪图享受的昏君……

    可是房俊为晋阳公主修建这样一座花厅,连没有都没有皱一下。

    固然知晓自家闺女的品性,可到底也只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在一个男人这般近乎于毫无底线的宠溺之下,谁就敢保证没有一丝一毫有别于亲情的情愫滋生?

    李二陛下走到玻璃花厅的外头,影影绰绰的见到一条纤细的身影正在花树之间忙碌,脚下不停,从花厅南边的入口走了进去。

    “奴婢见过陛下。”

    入口的侍女见到李二陛下居然到了花厅来,赶紧万福施礼。

    李二陛下嗯了一声,径直进了花厅。

    一股馥郁的花香扑鼻而来,满眼皆是绿树花草,七彩缤纷的花朵点缀在花树枝头,俨然盛夏时节繁花齐放,煞是好看。

    晋阳公主正在花树之间忙碌,闻声抬起头来,见到是李二陛下,俏丽的面容顿时浮上惊喜:“父皇怎地到这里来了?女儿不是让人说了嘛,待给这几株茶花松松土,便去前殿见父皇。”

    小丫头纤细瘦弱,一袭简单的长裙犹如农家女儿,不染铅华,于花树之间探出头来,巧笑嫣然,充满了轻灵毓秀犹若仙子的灵气。

    那精致的脸颊,轻灵的笑意,令李二陛下眼前一阵恍惚,好似坠入时光的长河之中溯流而上,回到了自己初次邂逅文德皇后的那时。

    一样的繁花胜锦,一样的钟灵毓秀,缔结了一段人生当中最重要的情侣,相濡以沫,相知相守,却又相隔于阴阳。

    本是满腔怒火的李二陛下,忽然发觉自己的心情瞬间就平复下来了……

    负着手,摆手将侍女尽皆赶走,踱着步子进了花厅之中,见到树叶青翠花朵鲜艳,上面都沾染着晶莹的水珠儿,花叶与泥土的清新气息,在这冬日里令人有一种骤然迈入仙界的错觉。

    花厅里没有一丝一毫的潮气,显然在目光不及之处,还有通风的设施。

    晋阳公主从一株茶花后走出来,脚上纤巧的绣花鞋沾染了泥土,手里还拎着一个小巧的锄头,一头青丝简单的用簪子绾起垂在脑后,精致的脸蛋儿上带着几分劳作之后的红润,看上去精神饱满,分外健康。

    李二陛下蹙眉:“怎地自己动手松土?你这身骄肉贵的,万一累着了,可不得了。”

    自家闺女从小就是个病秧子,这两年虽然已经没再犯病,可毕竟底子太虚,这般似乡间花农一般劳作,可把他给心疼坏了。

    晋阳公主微微喘了一下,将锄头挂在一旁一颗花树的枝桠上,将素白的小手放在花树下一个水盆里濯洗一番,这才抬头甜甜的笑着,说道:“当初花厅建好的时候,我也想要召集几个懂得侍弄花草的嬷嬷来料理呢,只不过姐夫说我身子太弱,应当适当运动,这花厅并不大,一个人也能照料得这些花花草草,既能强身健体,又能陶冶情操,实乃两全其美之事。”

    小丫头笑容甜甜的,说起这番话的时候眼眸亮晶晶的,显然对于这种粗鄙的活计并不觉得累,反而因为亲手将花树侍弄得状态极佳,有着浓浓的成就感。

    李二陛下责备的言语到了唇边,终于还是咽了回去。

    只不过,又是这个房二……

    娘咧!

    心底不爽,只不过面上并未表露出来,信步来到那株茶花前,看着绿叶青翠花瓣重重,便说道:“娇花正艳,因其纯洁无瑕,若沾染泥土,自然芳香紊乱、色泽污垢,使人弃若敝履。”

    晋阳公主眨眨眼,微微仰着头瞅着李二陛下板着的脸,心里疑惑不解,好奇道:“父皇这话说得毫无道理,再是纯洁无瑕的花朵,也是生于泥土之中,若无泥土之养分,何来花朵之灿烂?泉水清澈,难道可以将花朵栽种于泉水之中而不死吗?再者说来,那莲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乃花之君子者也,何来色泽污垢?”

    李二陛下呼吸一沉。

    这是《爱莲说》?

    又是房二……

    花厅中有一张木质的茶几摆放在花树当中,木质细腻却没有涂漆描金,简单的打磨之后依旧保留着清晰的纹理,有一种返璞归真的简朴,两把藤椅放在两旁。

    李二陛下走过去坐下,沉着脸说道:“娇花再美,也不过是世人观赏亵玩之物,纯洁无瑕也好,沾染淤泥也罢,总归摆不脱秋风过境、繁华落尽的下场。人若不知自爱,又与那毫无灵性的花树有何区别?到了也不过是沦为玩物,遭人唾弃而已。”

    这话说的……晋阳公主愈发莫名其妙了。

    心忖父皇今儿这是怎么了?说一些乱七八糟让人听不懂的话语,该不会是後宮里头那些个妃嫔们又闹出了什么幺蛾子,让父皇恼火了吧……

    她是个有孝心的,觉得父皇正在气头上,也不去惹恼他,抿抿嘴,走过去坐在另一侧的椅子上,拿起茶几上的茶壶给李二陛下斟了一杯温茶水,自己也斟了一杯,然后凑到唇边喝了一口,瞅着李二陛下,小心翼翼道:“何人招惹父皇,还得父皇这般恼怒?”

    李二陛下蹙眉,不悦道:“你这意思,是在说父皇在外头受了气,跑你这里无理取闹来了?”

    晋阳公主唇儿一翘:“呵。”

    是不是无理取闹,您自己心里清楚嘛,简直莫名其妙……

    被闺女给鄙视了,李二陛下很是不忿,觉得这般绕弯子也不是办法,这丫头不知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总跟自己打岔,便干脆直言问道:“昨日大朝会,为父与两仪殿设宴招待群臣,你可是将房俊半路叫到你的寝宫之内?”

    “是呀,有何不妥?”

    看着晋阳公主清澈的眼眸,李二陛下差点气吐血:“有何不妥?不妥之处大了!你说你如今也老大不小了,宫里的嬷嬷早就教授你男女之道,难道连男女有别、授受不亲这点道理都不懂么?简直胡闹!”

    见到父皇似乎真的为此恼火,晋阳公主抿抿嘴,有些委屈,小声辩解道:“怎么就男女授受不亲了?高阳姐姐年前就曾说起姐夫肠胃不好,受不得饿,否则便胃痛得难受,我就想着大朝会开了大半天,姐夫肯定饿坏了,两仪殿里的酒宴又都是一大早便已经备好,彻底凉透了,若是吃下去岂不是更加坏事?便让人将姐夫叫了过去。仅只是一顿膳食而已,在场的还有很多内侍宫女,众目睽睽之下,怎么就扯得上男女之防了?”

    说到后来,已经语带哽咽,眼眸之中水汽弥漫,似乎下一刻就能凝结成珠,串串滴落。

    李二陛下最是疼爱这个嫡女,见她这委屈的小模样,心里都快跟刀子划拉了几刀也似,不过为了彻底扭转闺女的行为,还是硬着心肠道:“父皇知晓你与房俊亲厚,可他到底是外臣,而你尚未出阁,就必须要保持距离、注意影响。这世人之口舌有些时候堪比刀枪,杀人也在无形之间。说到底,房俊也是外臣,你这般将他召入寝宫,知晓内情的明白你这是答允了高阳,可不知晓内情的,你难道就想象不出会传出何等恶心荒谬之谣言?”

    晋阳公主抿着嘴唇不说话,眼眸里的泪珠儿却终究流了出来,顺着光滑的脸颊,滴落在放在膝盖上的手背上。

    一见到小闺女哭了,李二陛下彻底慌了。

    再是杀伐决断的一代帝王,也都有他的死穴命门,而他李二的名门就是这个小闺女……

    连忙手忙脚乱的去给她抹去脸颊上的泪痕,赔罪道:“兕子莫哭,是父皇的错,父皇不该这般说话。”

    晋阳公主却只是轻轻抽噎一下,垂下头去,闷声不语。

    人为什么要长大呢?

    好像长大之后,很多的烦恼就会纷至沓来,而有一些自己很是在乎的东西,却渐渐的离她远去……
热门小说推荐: 星空下的约定之执笔流年 攻心女孩不好惹 萌妻甜蜜蜜:薄少,强制爱! 阴影的光芒之战 我休息就变强 妙手小村医 我开发了一个武侠世界 我不是职业阴阳师 陆少的掌中宝又撒娇了 都市之鱼跃龙门 运福快递 我穿越成了反派男配的爹 甩掉白月光以后 首富从物价贬值百万倍开始 青色路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