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九章 胸无城府

作者:公子許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天唐锦绣最新章节第八百三十九章 胸无城府
热门小说推荐: 权力巅峰 宝鉴 官道无疆 校花的贴身高手 大鉴定师 神藏 都市藏真 道藏美利坚 天下珍玩 美利坚牧场 绝品天医 农家仙田 斗破之无上之境 文艺时代 极品小农场
酒量这个东西不在于深浅,而在于跟谁一起喝,李元嘉寻常时候也算是酒量不错,但是跟房俊相比,那差得不是一筹两筹。一杯一杯的下肚,很快就双眼迷离、头晕目眩。

    “二郎,今日便到此为止……本王不胜酒力,有些上头。”

    李元嘉舌头都有些大了,何止上头?简直头疼……

    偏偏房俊不肯放过他,到底是自己的姐夫,再是不满也不能打一顿出气,那就只能酒桌上拼一回,不将他灌倒了,怎肯罢休?

    “你这就不对了,虽然你是亲王,天潢贵胄,可咱们也是郎舅啊,酒桌之上无大小,拿亲王的身份压人这就不对了吧?这可吓不倒咱,就算是魏王、吴王、晋王坐在这里,也得讲究酒桌上的规矩,来来来,罚酒三杯。”

    不由分说,酒杯满上。

    李元嘉揉了揉脸,知道今日难逃毒手,不横着走出这间饭厅怕是不行了,干脆心一横,酒到杯干。

    不就是喝酒么?

    喝不过你,我就喝醉我自己……

    酒喝多了,话就多。

    “你是本王的小舅子,所以有些话,本王也不瞒你……”李元嘉醉眼惺松,打着嗝儿说道:“此事虽然是李元嘉发起,但并非是因为皇室都站在李元景那边,更非是李元景有那般号召力,而是二郎针对柴哲威的手段太过明显,也坏了规矩,使得皇室之中兔死狐悲罢了。试想,若是今次柴哲威被你们给绊倒了,是否可以凭借这样的手段随意对付任何一个站在敌对阵营的人?犯了大忌啊!”

    房俊默默颔首,虚心道:“这次的确是做得岔了,多谢姐夫指点,这一杯敬姐夫。”

    李元嘉酒到杯干,脑袋一阵阵发晕,思维也时灵时不灵,满嘴醉话:“你得告诉太子,一定要小心李元景,此人于心不良,所谋甚大,稍有不慎,怕是就要掀起一场风雨。”

    “姐夫的确是忠直之臣,此等金玉良言,定会传达给太子殿下。来,小弟代太子殿下敬姐夫一杯。”

    又一杯饮尽。

    “不行了,二郎,本王喝多了。”

    “这说得哪里话?喝醉之人从来不认为自己醉了,姐夫既然知道快醉了,那就是还没醉,来来来,这杯酒敬你,感谢这么多年爱护姐姐,小弟先干为敬!”

    “嘿,你要这么说,这杯酒必须得喝!本王与王妃少小相识,也算是青梅竹马,虽然王妃脾气泼辣一些,可也正因为如此,这王府上上下下里里外外,任何事都处理的妥妥当当,丝毫不用本王操心,当真是贤内助啊!本王也得谢谢你们房家,生出这样一个优秀的女子,娶了秀珠那就是本王的幸运啊!来来来,本王敬你一杯……”

    房俊:“……”

    好家伙,居然开始反攻了?

    那咱就接着来……

    ……

    王府的侍者都在门外站着,起先以为是王爷与越国公有什么隐秘的话儿要说,所以都支楞着耳朵观察着左右,若有其他人靠近,便予以驱逐。

    然而没过多久,便听得屋内大声小气,更有甚者,自家王爷竟然还引亢高歌一曲,虽然音调儿早就撇出去八百里远,却唱得异常兴奋……侍者面面相觑,知道这是喝多了,却谁也不敢进去。

    房二郎在韩王妃的威势,那可是通过一场场与韩王殿下的硬怼而积攒出来的,连韩王殿下见了都避之唯恐不及,他们这些家仆侍者更是畏之如虎,哪里敢冲进去将自家王爷解救出来?

    可若是就这么听之任之,那也不行。

    谁都知道房二郎的棒槌脾气,发作起来根本不管不顾,别说什么朝中大臣了,就连亲王殿下那也打了不是一个两个,万一酒气上头,那句话没说对,摁着自己王爷揍一顿……

    “你们在这里看着一些,我去后宅看看王妃醒来没有……”

    一个年长一些的侍女对其余几人嘱咐一声,便急匆匆奔向后宅,能够降伏房二郎这个魔头的,整个长安城屈指可数,自家王妃自然算一个……

    到了后宅,暗叫谢天谢地,果然见到韩王妃正吩咐侍女取来温水喝了一杯,连忙走上前去,施礼道:“王妃快去前边看看吧,咱们王爷兴致很高,大概是喝了不少,又不许咱们进去侍候。越国公毕竟登门是客,万一有所施礼,可不大好。”

    她这么一说,韩王妃哪里还不明白?

    赶紧让人服侍着换了一套衣衫,顺便洗了把脸,便带着几个侍女来到前院,结果未等到前厅,便有家仆来报,说是越国公已经离去,以为韩王妃睡下就不来告辞了。

    等韩王妃来到前厅,果然见到自家兄弟已经离开,只剩下韩王殿下一个人横着躺在地上,一张脸通红,闭着眼睛却兀自不肯睡去,嘴里叨叨咕咕着什么,口水横流,也听不清说些什么。

    韩王妃以手扶额,既气自家兄弟太过分,哪有把人灌成这样的?也气自家郎君是个死心眼,房俊那厮固然喊打喊杀,但只要不是对不住她这个长姊,岂会为了朝中那些事便暴打他这个姐夫?

    有什么好怕的嘛……

    赶紧带着侍女上前将烂醉如泥的李元嘉扶起来,带去后宅歇息,却不料李元嘉被挪动一下,趴在侍女身上,嘴里嘟囔着醉话:“……二郎,本王服了,你说喝多少都行,就是别打本王,很丢脸……”

    韩王妃又好气又好笑,怎地就怕小舅子怕成那样?

    真真是一物降一物……

    *****

    柴哲威回到府中,便见到弟弟柴令武夫妇已经来到,正坐在堂中。

    赶紧上前见礼:“微臣见过公主殿下。”

    巴陵公主忙起身还礼,道:“都是自家人,私下场合不必多礼,谯国公快快请起。”

    柴令武在一旁大大咧咧道:“大兄何必如此?快快坐下,跟我说说到底如何处置了。”

    柴哲威起身,瞪了自家兄弟一眼,训斥道:“礼不可废,岂能轻忽?你也别整日里吊儿郎当的,家中的事情也该上上心,不能总指望着为兄一人撑起来。”

    然后就坐,待到侍女奉上茶水,挥手将其斥退。

    柴令武就觉得很是腻歪,成天到晚的摆出一副大兄的模样吆五喝六,给谁看呐?咱的确没能耐,可你遇到了天大的难题不还是得求到我媳妇儿面前……

    所以他不待柴哲威说话,便追问道:“朝堂之上形势如何?既然大兄能够全须全尾的回来,想必没甚大碍了吧,是不是太子殿下为大兄转圜说话了?”

    柴哲威瞅了他一眼,焉能看不透他的小心思?只是懒得与其计较,拱手对巴陵公主道:“殿下维护之情,微臣铭记肺腑。”

    巴陵公主顿时吁出口气,摇头道:“太子哥哥心软,兄弟姊妹们求到他的面前,总是要给几分体面的。只不过如如今到底有监国之责,也不好太过回护,兄长往后还是要注意些才好。”

    柴哲威再次颔首致谢。

    虽然今日能够脱险主要原因并不在太子,但是他也听说了朝堂之上太子多番维护,这的确是巴陵公主的人情,不能翻脸不认账。

    柴令武好奇道:“到底如何处置?”

    柴哲威道:“大理寺、刑部、卫尉寺等衙门都未查出有故意纵火之迹象,所以只能由宗正寺根据扰乱京师稳定之罪名予以处罚,想来也不过是罚俸、告诫之类,并无大碍。”

    柴令武翘翘大拇指,佩服道:“大兄果然厉害!那可是玄武门啊,等闲一丝半点的错处都得受到严惩,丢官罢职也有可能。结果大兄放了把火将账册烧个精光,太子却完全奈何不得,这手段当真了不得!只怕明日若是将玄武门给砸了,太子也只能气个倒仰,束手无策!”

    “娘咧!”

    柴哲威不知道太子是否气个倒仰,他自己却快要气死了,怒斥道:“闭嘴!这等话语也敢胡说八道,不要命了?你自己嫌命长,只管去作死,可别牵累家人被你夷了三族!”

    这个混球简直不可理喻!

    玄武门那是何等地方?自己若非迫不得已,哪里敢烧这一把火?事后低调处理连一个字都不能吐露,你却在这里这般大言不惭,当真连半分城府也无……
热门小说推荐: 萌妻甜蜜蜜:薄少,强制爱! 阴影的光芒之战 我休息就变强 妙手小村医 我开发了一个武侠世界 我不是职业阴阳师 陆少的掌中宝又撒娇了 都市之鱼跃龙门 运福快递 我穿越成了反派男配的爹 甩掉白月光以后 首富从物价贬值百万倍开始 青色路途 顾爷的娇妻是全能大佬 雷霆具现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