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3.情绪炸裂的姝儿

作者:伍拾蓝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引鲤尊最新章节633.情绪炸裂的姝儿
热门小说推荐: 权力巅峰 宝鉴 官道无疆 校花的贴身高手 大鉴定师 神藏 都市藏真 道藏美利坚 天下珍玩 美利坚牧场 绝品天医 农家仙田 斗破之无上之境 文艺时代 极品小农场
“小鲤,你这是……”

    天羽月实在搞不懂她了,她明明就是鲤生,却要打这个幌子,直接承认不行么?

    这么做,简直意义不明啊!

    鲤笙却继续道:“我保证,定当知无不言!带我们过去吧?”

    “……“

    男人还是沉默。

    龙琊看不下去了,也插口道:“她说的是真的。”

    男人抬头看他,虽然还在犹豫,但明显已经下了几分决心“……”

    鲤笙他们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在这耗着,如果不能在今天朝霞隐没前抵达山海关,并找到海市蜃楼的唯一入口,那这一天就等于白白浪费了。

    话说,她可不想把话放出去却什么都做不到,让人笑话。

    “你们觉得呢?”

    突然,男人开口,一句你们,话音刚落,他的身后便赫然出现十几个黑缝,其中慢慢走出来十几个年轻或年迈的男女,正用一副更为严肃的眼神将他们几个上下不停打量,眼神冰冷的厉害。

    而他们的视线扫过龙琊时,都出现短暂的一顿,继而在看向鲤笙时,又满面的怀疑。

    其中一个头发花白,面上全是褶子的老头,穿着花里胡哨的彩色袍子,站到鲤笙前面。

    那个男人则很恭敬的退到了后边,由此可见这个老头该是有些地位的。

    背后大人物既然出来了,鲤笙当然是要拉拢的,当即笑着称赞这老头的打扮:“您莫不是这琳琅小镇的负责人?看着很是精神啊!”

    老头可能是太老了,脸上的肉极度下垂,眼睛都被拉扯成一条缝,宽松的大眼袋更显得他老气横生,皮肤干巴的吓人,活脱脱的干尸老头。

    老头虽然有抬头看她,但分明看不到眼睛,鲤笙只好放弃,随便盯着他那大的吓人的鼻孔,尽量定格视线:“老人家,我方才说的您肯定也听到了。怎么样,用鲤生的消息换几张通往山海关的门票,应该很值得吧?”

    “跟我来吧!”

    老头很干脆,甚至都没有犹豫,边说,转身瞬间,面前的空气中陡然撕裂一个大洞,白雾从里面疯狂涌出。

    跟在他身后的男男女女,很快尾随而入,最后剩下一开始的男人。

    那个男人看了龙琊一眼,随后道:“一天只能出入一次此门。但凡进了,今日之内就不能再进来。”

    这话的意思就是,不可进进出出。

    当然,他们又不会傻到好不容易进来,再急着出去,

    龙琊第一个走了进入,随后是鲤笙,好姝儿,再来是天羽月,两兄弟,最后才是月下樱。

    男人在他们之后,站在门口,并没有进来的意思。当然,他进不进来,他们没兴趣过问。

    “姝儿,下面的路可能比较危险,不管何时你都要跟着我,知道吗?”

    鲤笙这时候,突然发现好姝儿从方才开始就很沉默,这才想起提醒她。

    好姝儿缓缓抬头,那双好好的杏眼,却像迷路的孩子,扑闪着困惑的光芒。

    “鲤姐姐,我突然觉得好奇怪啊……”

    好姝儿站在门口,不动了。

    鲤笙也停下,不解的看她:“奇怪?什么……”

    “这里。”

    好姝儿指着自己的心口,眼眶不由得红了。

    “姝儿,你这是怎么了?”鲤笙刚想伸手拉她,却被她闪躲过去:“???”

    这丫头,怎么了

    “我心口很疼,真的很疼,就像有什么东西被撕开一样……“好姝儿喘不过气来似的,慢慢往后退着。

    她这么一说,走在前头的龙琊他们自然也停下来,回头看着。

    鲤笙好像察觉到什么,急忙伸手,打算拉她:“姝儿,你身体好好的,怎么会疼?是你的错觉。快,过来,我们要走了。”

    “鲤姐姐,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突然,好姝儿瞪眼看着鲤笙,眼神极为的坚毅:“对吧?”

    说到有什么事,能想到的自然只有红炼雪。

    当然,鲤笙不会承认,继续假装啥事都没有,挥手,笑:“你说什么呢?我怎么会有事情瞒着你?话说我需要瞒你什么啊?你是不是睡糊涂了?姝儿,我们真的没有时间了。快过来……”

    “那么,红炼雪……”好姝儿骤然说出那个名字。

    “!!!”

    鲤笙震惊了,好在,她的功夫够深,并没有在表情上显露出来。

    笑了笑:“你看来是真的睡糊涂了。来,找个地方洗把脸,清醒下……”

    再要去拉好姝儿,好姝儿却像看着恶人一样,直勾勾的看着鲤笙,摇了摇头:“不,你骗人,你骗人!!”

    怒吼一声,突然转身就往后跑!

    “姝儿!”

    鲤笙见她眨眼冲出传送门,来不及思考,后脚也跟着冲了出去!

    “小鲤!”

    天羽月见状,急忙也往前冲。

    谁知道,那门突然关上了!

    “咚”的一声,天羽月直接撞在黑乎乎的墙上,摸着撞的生疼的鼻子,顾不得鼻血,赶紧使劲的捶打着墙:“打开门!我要出去!”

    月下樱与龙琊也往后赶过来,然而,没等反应,只觉得亮光一闪,面前的景色便变了。

    天羽月挥起的拳头在空中落空,微微一愣,立马掉头就冲后边的人喊:“把门打开!小鲤还没进来!”

    对于这种突发情况,月下樱与龙琊也傻眼了。

    谁能想到好姝儿回突然因为红炼雪的事而冲出去呢?

    可是,很多事,并不能按照他们所想的进行。

    前面的干巴老头,慢慢的转过身,那双眯着的眼睛依然没有睁开。

    “一旦进来,当日便不可再出去。如果出去,以后便不可再进来。你们确定要出去?”

    没有说反对,只是将规则解释了一遍,而那张满是风霜的脸,冷漠淡然:“去留随便你们。”

    “我要……”

    “羽毛,不可。”

    就在天羽月刚要说离开,月下樱却拦住了他:“你要想清楚,一旦现在你出去了,就算鲤笙再回来,你也无法跟进来。”

    “难道就这样让小鲤一个人在外边?”天羽月炸毛起来。

    龙琊也道:“我相信她一个人也可以没事。”

    “你……!”

    “羽毛,鲤笙已经不是原来的她。你这样护着她,她是不会有任何成长的。比起形影不离,让她单独面对这个世界反而才是为了她好。还是说,你到现在都认为鲤笙不可能自己一个人?“月下樱加重了语气,说的天羽月哑口无言。

    龙琊接着又说:“你这样的溺爱,早晚会害了她。毕竟,我们不可能一辈子都会跟在她身后……”

    “!!!”

    就像想起了什么,天羽月赫然瞪圆了眼睛。

    朦胧着,呢喃着:“不可能一辈子跟小鲤在一起……不可能……”

    他好像忘记了这一点呢!

    “当然,这只是假设。”月下樱见他惊恐异常,急忙又打圆场,拍着他的肩膀,继续规劝:“你乃是不死不灭之身,就算我们这些人都死光了,你恐怕也不会死。放心,我敢肯定,你这辈子都跟着鲤笙无疑了!”

    “不死不灭……么?”

    意料之外的,月下樱的规劝非但没有让天羽月开心,倒是格外的惆怅起来。

    龙琊看了月下樱一眼,二人无奈的笑了笑。

    为了让天羽月不鲁莽,他们也是尽力了。

    “我知道了。我在这边等。”终于,天羽月下定决心,说着,随地一坐,单手支着膝盖,笔直的盯着方才的大门方向,大有不再动弹的意思。

    只要他不闹,那是怎样都好。

    安抚了天羽月,龙琊与月下樱便又看向身后等着他们的老头。

    老头见他们商量好,随即又道:“看你们的样子是要在这里等那位姑娘了。那我就不邀请你们家中做客了。待那姑娘回来,我再过来带你们前往山海关。那么……”

    说完,径自点头,笑着与身后的那些人化成一股青烟,消失在了面前。

    倒是走的很快。

    他们一走,周围安静的异常,唯有这时候,他们才可以仔细的打量周围环境。

    时隔八百多年,龙琊故地重游却丝毫没有什么熟识的地方。

    只见,周围像是荒野,一眼望去,便是无尽的枯草原,足有半人高的枯草随着风,如同麦浪一样,层叠起伏。

    而在荒草后边,可见几处随风转悠的风车,硕大的风扇在风中发出吱呀的声音,说不出的空旷与荒凉。

    月下樱捋了捋被风吹乱的发丝,扭头看向龙琊,“这里……你可还记得?”

    怎么可能记得呢?

    龙琊摇头,苦笑:“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唯一能记得的便是当年洪水过后残缺的大门,那景象,一辈子都忘不了的。

    “我们怎么办?就这么等?”月下樱问。

    龙琊抬头看着天,然后又回头看看在地上坐着丝毫不动的天羽月,无声叹气:“鲤笙没回来之前,就先这样等着吧!反正就一天,如果我们擅自行动而引起这里人的什么不满,怕是会影响他们带我们去山海关。”

    “我们自己无法找过去?那样就不用劳烦这里的人了……”

    “不能。山海关前有入阵式,开式之法只有这里的人知道。没人能强行闯过去……”龙琊断然拒绝。

    之所以知道,也是因为当年听闻丹声他们私底下讨论过这里的缘故。

    边说,又不免怀疑:“正因为这样,所以狐若他们是如何到了山海一岸,我才如此有兴趣。”

    月下樱点头:“琳琅小镇,山海关,海市蜃楼……这一道道下来,如果没有什么方法还真的很难。龙琊,你觉得有没有一种可能,狐若他们是通过某种方法直接进入了山海一岸?”

    “这个么……”龙琊已经八百年未与这个世界接触,很多事不是他能断定的。

    不过,关于山海一岸,总觉得不会很简单。

    也只能苦笑:“如果真有那种方法,我倒是很想知道。说不定……”

    以后也可以去到山海一岸中,寻找那位进入山海一岸就再也没有回来的五哥了。

    只是这么想,龙琊并没有说出来,神色一淡,眉头微微皱起。

    扎好的水蓝色的长卷发在空中摇曳打转,衬得那张脸庞越发的玲珑剔透。

    似乎一下子看穿他的心思,月下樱没有继续追问,双手抱臂,心中暗叹口气,任着风声呼啸而过,刮起层层麦浪,将一切无奈虚妄的情绪掩盖。

    再说另一边。

    鲤笙追着好姝儿出了大门后,一把扯住好姝儿的胳膊。

    “姝儿,你去哪!”

    “啪--!”

    谁知,好姝儿使劲一甩,狠狠甩开鲤笙:“不用你管!”

    鲤笙没想到她那么大劲,只觉得碰着她的手掌火辣一疼,一看,发现掌心竟然已经变黑,不由得皱起眉头:“姝儿,你这是干什么?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么?”

    她急忙制成咒法,扼住手腕,防止掌心的魔气往上游走。

    看到自己将鲤笙弄成那样,好姝儿虽然心惊,但比起妥协,她却故作冷漠的别过头去:“你明明知道那个红炼雪的事却故意瞒着我,你到底安的什么心?”

    “安的什么心?”鲤笙被她这话戳到了心窝子,“好姝儿,我再说一遍!红炼雪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你还在骗我?”好姝儿不信,指着自己的胸口:“我啊!我虽然不知道他是谁,但我这里!这里只要听到他的名字就疼的要死,你知道吗!”

    使劲的戳着胸口,眼眶憋得通红,“我明明不认识他,不记得有关他的任何事,但这里!这里好像还记得有关他的故事,我真的好疼啊……”

    好姝儿想哭,但是,无论她如何用力,眼眶就像抽干了的河,无论如何也流不出一滴眼泪,生疼的厉害。

    心……还残留着记忆么?

    鲤笙看着难受异常的好姝儿,默默的在心里说,想到那种枯骨铭心的痛苦,总能联想到自己的时候,手心便使劲的握紧了。

    想了想,忍了忍,却还是打算在偏执的路上一路走到底。

    断然摇头,呵斥道:“你睡糊涂了!根本就没有你说的那种事!”

    “但我明明听到那两兄弟说到雪大人了……雪大人?”

    “!!”

    好姝儿突然熟悉的叫出这个称呼,吓了鲤笙一跳。

    而在她吃惊时,却发现好姝儿正用那双殷切的眼睛盯着自己看……
热门小说推荐: 这个男人你惹不起 世界盗墓风云 龙刺兵王 都市无敌医圣系统 网红制霸娱乐圈 美女校花的贴身大明星 浪子妙医 华娱之分裂的男神 时光许你未有约 不枉人世一场疯狂 重生之都市大魔王 透视兵王 超凡仙医 神级全能男秘 女总裁的最强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