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打击

作者:废纸桥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神话原生种最新章节第一百一十六章打击
热门小说推荐: 我欲封天 莽荒纪 魔天记 玄界之门 符皇 仙碎虚空 仙路争锋 飞天 造化之门 大泼猴 修神外传 大道独行 申公豹传承 少年医仙 山神
窗外的异象,没有打断殿内的对话,封林晩和王恩皆正襟危坐,那一道道响彻天地的鸣雷,仿佛也只是成为了他们此刻谈话的背景,忽而让整个宫殿,被照亮的更加通透的闪电,似乎也只是在为他们的对话喝彩。

    “王太保准备怎么做?”封林晩放下手里的奏折,然后问道。

    王恩早有腹案,直接就道:“士农工商,以农为本,而百姓务农,需当有田。其一,臣准备清查天下的良田,将一切未曾备注在案,没有按律交税的田产皆收归国有,然后以低廉的价格租给百姓,以达到稳定国本的效果。”

    “其二,鼓励百姓开垦荒地,开垦之后,只需向当地官府报备,便可获得朝廷的认可,拥有那块土地。”

    “其三,严格户籍统计,不再按照田产多寡收税,而是按照人头收税。”

    说着突然看了封林晩一眼,然后接着说道:“其四···废除贵族世袭制,和贵族免税制。”

    大离王朝早年开国时,太宗曾经封下许多贵族爵位,并且承诺永不向贵族征收赋税。当然依照‘惯例’那些大小贵族们,每年会挑选一些礼物,作为贡品上贡给君王。但是那些所谓贡品,大多数也就是土特产罢了,比起每年需要缴纳的赋税,可谓九牛一毛。

    最关键在于,贵族的子女,还是贵族···虽然依照规定,爵位依次降低,但是一旦降到最低等的‘吉士’,便不再下降。除非有皇帝亲自剥夺,否则贵族的爵位永不削。

    辉帝在位时,因为贵族的泛滥,导致国家赋税每年都在锐减。

    不得已辉帝,强行推行了一些所谓的‘新法’,其实不过是旧的规定的一些补充。

    那就是贵族爵位大小不同,可减免赋税的田产多寡也不同。例如一个最高等级的‘王爷’可以免税的田产是三千亩,那么最低等级的‘吉士’可以免税的田产就只有十亩。

    当然,为了避免引起贵族们的大量反弹,辉帝又规定,主动消减免税田产的贵族,会额外的获得一次被‘推举’的机会,只要通过考核,就能成为大离的官员。

    不错!大离并非科举制,而是世袭制和举荐制的混搭。

    一些底层的官吏,大多采取世袭制,比如你父亲是牢头,那么你也是牢头,将来你有了儿子···他还是牢头。

    还有就是偏远地区,一些镇守地方的官员,也基本上都是世袭。

    而那些较为出众的人才,就由地方举荐,然后由一些衙门内部,进行才学考核,并决定是否录用。只有五品以上的官吏,才会由皇帝亲自任免。当然现在这个权利,还不在封林晩的手中,名义上依旧有程鹏海所掌控。

    毕竟封林晩在朝堂上,虽然也有了自己的声音,却并未收回五位顾命大臣的权利,完成亲政。

    通常一位士子,一生都只有一次被举荐的机会,如果考核不通过,那么终身为官无望,除非皇权特招。

    听了王恩总结出来的变法四条,封林晩做出惊讶的表情,内心却毫无波动。

    “虽然已经算是人中龙凤,但是王恩依旧无法脱离时代视野的局限性···。”内心小小的叉腰牛哔了一会,封林晩却对着王恩摇摇头。

    “王太保!你说的这些···朕一条也不能答应。”

    “什么?”王恩想过会受挫,但是最有可能的是第四条,那一条本就是王恩用来试探用的,同时也是拉低封林晩的心理防备。毕竟和第四条比起来,前三条就显得要‘朴实’多了,仿佛答应下来,也没那么艰难。

    毕竟凡事都要对比,都需要参照物。

    就好像,如果封林晩强迫云浪,在今晚必须和凤姐来一场秋名山之旅。那么以云浪的脾性,定然是打死都不从。但如果,先告诉他,他在今晚必须和凤姐以及黑猩猩,一起来一场别开生面的动物世界实景演绎。那么回过头来,单独和凤姐花前月下···是不是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了?

    看着王恩正打算开口说服自己,封林晩摆了摆手道:“王太保!你且听朕把话说完。”

    “首先,清查田产,将未曾登记造册的田产,收归国有,然后低价租借给百姓。这看似很好,但是若有地方官吏,以此为名,强行夺取普通百姓田产充公,然后再故意抬高一些隐性条件,强行租给并不需要那么多田耕种的百姓,那该当如何?”封林晩直接问道。

    王恩皱了皱眉,应对道:“广开言路,在地方设置采风使,收集地方百姓言论和对官员执政的评价。提高检举奖励,加大对官员以权谋私,故意歪曲新法的惩罚。”

    “呵呵!”封林晩只是在笑,而没有再针对这一条反驳。

    而是放过这一点,接着说道:“百姓开垦荒地,耗费日久,却被地方豪强,抢先登记造册,强行掠夺,那该如何?”

    “还有这荒地的具体所指,可有量化?若有权贵,手持镰刀、锄头,随便普通百姓家里挥舞两下,便当做了自己开垦的良田,上报官府,强行征收,那又当如何?”

    一个个疑问,敲打过去,将王恩那满腔的热血,浇灭的冰冷。

    这甚至让王恩忘了去疑惑,为什么一个从小在深宫中长大的皇帝,会懂得这些底层官吏勾结地方恶霸欺上瞒下的手段。

    按道理说,‘何不食肉糜’才应该是眼前这个年轻皇帝该说的话才对。

    “再比如说强行按照人头收税,本是为了清点地方富户,多增加税收。毕竟田产可以隐瞒,但是人口多难藏匿,这也是为充实国库的一大手段。不过可曾想过,这也有可能,会让一些家族多子女,却贫困不堪的家庭,更加难以负担。最终造成家破人亡,卖儿卖女的惨剧···。”封林晩仍嫌不够,继续打击着王恩,仿佛最开始,安排克鲁吧蛊惑王恩变法的人,并不是他一样。

    至于第四条,封林晩压根没有进行任何的解读。

    他是要变法,是要用最快的速度,成为百姓称颂的明君。

    但是他却不想,用更快的速度,成为亡国之君。

    大离一朝,官员基本上就是出身贵族,如程鹏海为何权势滔天?虽然官职仅是大学士,貌似实权不如王恩、高硂,却偏偏执掌百官牛耳,甚至无视君王。就因为,这满朝上下,过半的重臣,昔日都为这位程大学士举荐,又或者与其沾亲带故。

    如此一来,就是一张大大的关系网,现在的封林晩都还不敢明着去触碰,只能在边缘不断试探。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影帝大人快去撸猫 长青仙途 全职赘婿 半水青烟半水寒 超级神功 寒门仙主 我真的是太子爷 郭羊传 我有一口神井 独宠女配 暖暖沁人心 破晓苍生 千年万里 向天借道万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