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神秘的白衣人

作者:知雪乱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我居然成了反派最新章节第三十九章 神秘的白衣人
热门小说推荐: 星战风暴 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男人 我的女友是丧尸 死亡名单 超级机器人分身 神级反派 关于世界的一己之见 从默示录开始 罪恶成神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无限英灵神座 美漫里的穿梭能力者 超级书仙系统 星河贵族 超次元掠夺
可这却并不是灵力的出现而发出的,临渊单手接住,慢慢展开,只见手中现一纸条。

    慢慢展开,只见背面墨迹斑斑,梅安也就猜到上面有字,但是却没想到内容已经和自己有关。

    梅安凑到临渊的跟前,只见上面一行行书写到:若想保住风玉露的性命,便在三日内交出慕伶儿。

    还真的是搞事情,谁能告诉她到底有什么厉害的地方,值得这么多人挂记?但是现在扯到自己的身上也实在是意料之外的事情,天地良心,她可是啥都没干。

    临渊看完内容后,将梅安那挂在自己胳臂上的小脑袋推开,转身将手中的纸条递给开阳几人。

    谁知几人看见之后,面色大变,皆是满目凶光的盯着自己,细看还可以看见那紧捏的拳头和捏决的手势。

    梅安面上一片冷静,实则心中慌的一匹。

    心想几人肯定是在怀疑自己,也不晓得是哪个搞出的幺蛾子,但是她私自觉得,竟然还有些不安,自己这个女主都感觉不安了,可想而知事情肯定不简单了。

    先前认为这个世界的规则已经混乱了,但是没想到的是居然还有人敢动到世家女的身上,还明显有甩锅的意味。

    而且之前和慕伶儿打交道,或者是说知道梅安就是慕伶儿的人,也就那么几个,锁定嫌疑人的范围又小了一点。

    杨潇然?不不不,他肯定不会,那些笑如春风的人怎么可能是,但是说起来他肯定来束言门学习过,不过好像说起来自己也来这里学习过……

    看来自己的逻辑思维能力果然还是不够好了,等等,从那天之后,还有祝阳舒!认识自己的除了杨潇然就是祝阳舒了!

    卧槽!不是吧,他绝对是有能力搞事情的,据说祝阳舒之前也是束言门的亲传弟子,既是熟人还认识慕伶儿啊卧槽!

    梅安只感觉心慌慌,她已经认定了就是男二搞得幺蛾子,此时此刻,她只想踹他一脚,男二简直就是自己撩汉路上的绊脚石!

    但是慕伶儿想到的,临渊又怎么会想不到,按照一切来说,确实只有祝阳舒又足够的理由来劫持风玉露。

    也只有他会对慕伶儿这么上心,但是这么粗鄙的做法,确实又不像是祝阳舒能够做的,他一个魔修,满身魔气,进入者束言门之后又怎会来无影去无踪?那日他俩缠斗,他早已经对他下重手,此时此刻,祝阳舒应该像是丧家之犬一般躲在暗处疗伤了。

    临渊做了一个手势,示意梅安出去,对于这件事情,尚还有疑虑,但梅安在此,确实不妥。

    但谁知只有梅安才是爱死了那个赶自己出去的动作,在她的眼里,男主就是为自己开脱。

    而这边一出门,不多时便有绿衣小姑娘接引。绿衫加上年龄尚小,看样子应该也是外门弟子,梅安到似乎欢喜的紧,朝小姑娘一笑,又慢慢跟着小姑娘慢慢的走着。

    看样子是要接待自己去休息的地方。

    但梅安也并未想太多,说走就走,最主要的是话也说不了。思至此,不由得加快的速度跟上前面的小姑娘。

    那绿衣小姑娘方才在门口见到梅安时,梅安正站在门口朝自己笑着,那笑意如同三月春风似的,融冰化雪,想是今天来的贵客,本就是高高在上的人物,却不想这位客人实在是使人无端的就生出好感来。

    带着这位女子进了山庄。

    向来山庄之内来的修士极多,这位女子容貌极美,头上的发簪更是价格不菲,若是哪家的大家小姐···眼角一瞥,见女子加快了速度,也不由得自己也停下思绪加快脚步,穿过那一片榕树林,将她引入一个待客庭院。

    这方庭院正中种植着一颗极大的樱花树,这本就价值不菲的樱花树在灵气环绕的束言门生长着,庭院中也十分凉爽。那粗壮的枝头仍是开着簇簇的淡粉的花朵,树旁便是蓄水的小池,池中养着条条红色的锦鲤,水面漂浮着随风落下的花瓣。

    一旁的石子路上更是落满了花瓣,这边回廊檐角传来清脆的铃声。十尺之外修葺这一座小巧的亭子,四边挂着淡紫色的帷幔,在束言门,像这样的庭院多不胜数,都是用来待客的,谁叫人家地大物博呢,想来自己前世,连个像样的住所都没有住过,在这里到还是体验了别墅级的待遇。

    梅安跟着小姑娘走到侧边的卧房,出言表示自己想要休息一会儿,那名绿衣小丫鬟也知趣的吩咐了几句便离开了。

    梅安见那小姑娘离开后,立马进屋,随后关好门窗,和衣躺在床上。前些时间抓紧修炼倒是也没有睡过好觉,在触及柔软的床榻之时顿时倦意袭来,刚沾上床就安然睡去。

    直到黄昏时刻,若不一些丫环端着吃食前来,梅安只怕是会睡到第二日午时。也不见临渊的去向,但不过既然已经醒了,那还是抓紧修炼为紧,前几天临渊不在,倒也不好修练。

    梅安奔出门,她还记得此地灵气最为充裕的地方,像西而去,这不,梅安只是出了束言门,向西前行,不过一炷香的时间便到了一座陡峭的山崖。

    此处独得月光精华,加之崖底郁郁葱葱的古木,隐隐越越可见林间那幽幽的灵光。梅安坐在山崖边,闭目就开始吸纳灵力,只感觉那灵力绵延不绝的从远方而来,纷纷涌入玉府其中。

    去除杂念,梅安闭眼感受着散魂带来的充裕的灵力,那股灵力在玉府中催动着一颗就要结出的金丹,内丹运转极快,那些杂乱的灵力被内丹吸入后,又从内丹散出更为纯粹的灵力,这内翻丹将那些无用的灵力又通过散魂排出体内。由此,也避免了那些于自己无用的灵力占用自己的内丹。

    只是像她这般运转自己的金丹,虽说隔离出的都是极为纯粹的灵力,但对于刚过金丹劫的内丹而言,还是有些负担。

    奶奶个熊,我居然这么有天分,都要结丹了!感情这个身体继承的好。

    当然,之前梅安修行的速度也是极快,快就快在总是逼迫自己的身体超负荷的运转。此刻就要突破筑基大关进入金丹期,梅安则更是加紧了练习的速度。

    然而不过才一刻钟,但梅安的额头已经滑落一滴滴的汗水,还未滑至脸庞便被那流动的灵力蒸腾掉,脸色也苍白的可怕。她咬紧嘴唇,克制住玉府中内丹急速运转带来的如火般灼人的疼痛,脸上一阵白一阵红。

    不过一个时辰,只见她猛地睁开眼,眼中溢满痛苦之色,但她还是极为努力将最后一丝灵力压入金丹。最后口中一甜,只见口鼻中都涌出鲜红的血流,她只是一抹,将口中的血液吞咽回去,好歹血液中也参杂着的不止灵力还有生命之源,自己怎么可以浪费?

    看来自己操之过急了,虽说有慕伶儿的记忆加持,但是自己还是成功的再一次吐血了,还真的是多少鸡蛋都补不回来的那种。

    让小知扣掉魅力值帮自己恢复之后,她便躺在野草上喘着粗气,自己对修行之事操之过急,看来今天剑走偏锋惯了,好在能稳住阵脚。

    要不然,还就凉凉了。

    只见天边月亮弯弯,几颗稀疏的星星点缀在周边。待体内的血液不再往外涌时,她又捏出一个光圈,只见那光圈从头顶一直流窜到脚尖,那沾染着鲜血的发丝与衣裳瞬间干净如初。

    好在自己机智,过目不忘,这些简单的咒术已经刻在慕伶儿的脑子里面,怎么也忘不掉,原本以为束言门的都是些花架子,但是没想到,却还是很实用的嘛。

    突然,眼前天空却飘落着黑色的灰尘,就如同烧掉的书页而成烟灰一般,无声无息的飘落。但奇怪的是此刻月明星稀的,从哪儿可以飘来这灰尘?尽管梅安现下身体十分乏累,但警惕性极强的她还是立下了一层薄薄的结界。

    那层薄薄的结界上面很快就堆积了厚厚一层的黑色的烟灰,但梅安面无表情的只管躺着,尽快的恢复自己的体力,只见那纷纷扬扬的黑灰很快的遮住了自己的视线。

    梅安回过神来,这是污染成什么样才会掉絮状污染物啊!不管是什么成分的东西,看着只觉得心中不舒服,便抬手一拂,结果那黑灰如同融化了一般化作黑色的粘稠的液体流淌而下。不!只见那层液体顺着手臂往下流动的时刻,却渐渐的融入在自己体内。

    这是什么操作?一时间,梅安直觉玉府一凉,一股寒意直指内丹。居然敢打自己内丹的主意!

    妈的自己都练的吐血了还想着我的内丹?不管是谁!没门儿!立马运起灵力站立到一旁,还是第一次出招,只运起灵力朝那些粘稠的液体一挥,而下一刻液体就变作坚硬的石子,碎散了一地。

    梅安双眉紧皱,此刻只见崖下的树丛中,一道白衣闪过。梅安目光一冷,拂袖挥起地上的碎散的石子,朝那抹白色的影子扔去。

    只见那抹白影移动速度极快,不过还是被其中一块石子击中肩旁。梅安打开神识一探,还未看清面容只觉得眼前发黑,玉府中寒意瞬间袭上双眼。只得收回神识,一回顾自己玉府,只见那亮丽的玉府一角印上了红豆大小的黑渍,缓缓地吸食着梅安金丹溢出的灵气。

    感情不只是要内丹,还想要我的眼睛?

    梅安眼神复杂,在放出神识一探那一瞬的时间,只见是位女子的身姿,只见那女子身法乃是一名修士,可浑身却散发出浓郁的煞气与妖邪之味,而且划重点,这衣服根本就不是束言门的!

    难不成和风玉露有关系?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小军嫂:长官,立正! 此程无归期 断遇 星战狂龙 鬼怪聊斋 老子是阎王 神经潜入者 萌妻绝宠:权爷你被潜了! 夫人万岁 欢宠田园:美食娘子,真会撩 娶个山贼当夫人 神秘老公霸道宠:老婆,太惹火 妃比寻常:王爷别闹 英雄枢纽 前夫请走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