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章 楚门鱼潭

作者:阿布有糖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十代掌门最新章节第三百五十章 楚门鱼潭
热门小说推荐: 我欲封天 莽荒纪 魔天记 玄界之门 符皇 仙碎虚空 仙路争锋 飞天 造化之门 大泼猴 修神外传 大道独行 申公豹传承 少年医仙 山神
沙滩上的来者越来越近,江云奇早就有心动手教训这几人,但他知道不能这么做,盖因这几人,都颇有来头的,就连他这个监察,也不能随意打发。

    娄滨城第一副城主梅运稠的女儿梅天清,梅天樱姐妹,港口监事周尹水的女儿周宓子,船舶修缮司执事富宁的女儿富钏儿,号称此间的“四大才子”,实则在江云奇看来,是在一起胡乱厮混的“四大妖孽”,此四女一直是此间的“祸害”,平素惯于女扮男装,以调戏低级修士为乐,偏偏四人又颇有背景,又没有闹到出人命的程度,故此,一直在此间作妖,也没人敢管。

    江云奇来此间的第二天,便认识了几人,只有灵级的江云奇,自然成了她们猎奇的对象,不过江云奇也知道进退,明白自己身份虽然看起来不低,但却惹不起这几位地头蛇,何况他一心想要离开,倘若因此被调离娄滨城的港口,发配到清禹宗腹地,便更难离开。

    故此,他一直躲着她们,如今见几人又挥之不去,不禁眉头大皱,赶紧三步并作两步,向另外一个方向飞掠而去。

    “云奇,你别跑啊!”其中一人兴奋的尖声喊道。

    “别跑,只要你答应我们一件事就好!一件事哦!”

    鬼才会信你们呢,江云奇心中暗想道,他知道这几人平素最喜欢捉弄修士的地方,就是让对方也异装出行,再招摇过市,倘若被她们追上捉住,指不定会被塞上一套极为暴露的裙装,那时候,自己这个监察,岂不是成了笑料?

    江云奇对此间甚熟,脚下便跑的飞快,随即又激发了腰间一处铜牌,正是他自行购置的法器之一,可以短暂提升飞掠的速度,只要回到监察会馆,这胡闹的几人,便不能把自己怎么样。

    不过,他随即察觉到一股异样的修士气息,也接踵跟来,知道那或许是暗中监视自己的修士,见天光略有阴沉,数朵彤云向这边飘来,似有暴雨来临,他陡然有了个主意,不如趁此机会,与她们在附近滩涂之地纠缠片刻,等到那监视自己的人没了耐心,自行离开之后,再想办法逃到那进港船只之上,即便没有成功逃脱,也有了借口,不会被追责。

    当然,如果这四个“祸害”中途放弃离开的话,那便更好了,自己也可以安然回到临时居住的会馆,待到夜幕降临,再悄然出来,对此,他有个备选方案,在几名清理会馆茅厕的小厮当中,有一名和他身形和样貌都十分相似,或许可以想办法伪装成他,趁着雨夜,从府中偷偷离开,再想办法上船便是,为此,他今日已经借擦肩而过的机会,从一名凡俗商旅身上偷了一枚铁劵,正是登船的凭证。

    今晚一定要离开!

    留在这清禹宗,虽然颇受“重用”,但实则不是长久安身立命之所,不如早点回到浅山宗找师父,他昨日里已经从一名金城派来此的商人口中得知,师父江枫已经回到了浅山宗,晋升地级,并迎娶了金城盟盟主苏黎清的女儿为夫人。

    师父怎么这么容易就再次遇到真爱了呢?

    江云奇不禁想到,难不成爱情这东西可以分享给很多人么?那思田的娘可怎么办?还有待字闺中的灵雨姐姐,他有点看不懂了,不过脚下却不敢有丝毫懈怠,那四名女子,均是修士身份,虽然因为厮混胡闹荒废了修炼,修为最高的富钏儿,也仅有练气三重模样,但保不齐会有什么高阶法器在身,正这么想着,却见一枚斗大的铜环,向自己袭来。

    他赶紧侧身一躲,凌空横移,堪堪躲过了这套向自己头部,倘若命中足以造成轻伤的一击,趁着在地上翻滚的时机,向另外一个方向狂奔而去。

    …………

    浅山宗,罗川。

    凭借“借物化影”技能占卜到徒弟江云奇下落的江枫,惴惴的心情安稳了许多,一方面,确认了江云奇并没有性命之忧,看起来似乎在那座港口型的城池当差,另一方面,占卜没有遇到莫名的危险存在,也让他着实松了一口气。

    这是留下心理阴影了呀,江枫暗忖道,该死的万老魔!

    不过骂归骂,心中还是笃定要和对方谈和,毕竟为了宗门的发展大计考虑,这是必须要低头的事,何况,伪天级也不是自己能惹得起的。

    不丢人,一点也不,江枫自我安慰道。

    几乎是纯白色的沙滩,接下来的调查目标,应该落在此处,江枫匆匆的拿出具象符,按照刚才所见,将沙滩的样貌,以及数座建筑描绘出来,放入储物袋,准备择机交给郑轶雨,让其想办法调查,浅山宗并不临海,但可以询问过路的商旅,如果考虑江云奇不会走太远的话,那多半只有天音寺、清禹宗和天罗门三家了,当然,找到之后怎么处理还是个问题,看江云奇应是被抓了壮丁,要说他背叛师门另投他宗,江枫是第一个不信的。

    自己的徒弟自己知道,江云奇虽然出身富贵人家,最初傲娇了点,但好歹也被周星掰直了许多,懂得尊师重道的道理。

    这修道之路,有个好师父非常重要,他旋即想起周星的建议来,或许让那卢天明试试?他打算在长老会上提一提,看看大家的意见,卢天明暂时不算加入浅山宗,他本人也未认可此事,此种情况,几位长老是否能认同,倒是个问题,当然,现在的浅山宗,倘若自己一意孤行,想必他们也不会拦着自己。

    涉及门内诸多灵级子弟的培养,江枫不得不谨慎,要知道,除却第一届会武的佼佼者,大多数宗内的灵级修士,还处于没有师长的“自行觅食,野蛮成长”状态,只能偶尔做个旁听生,或者靠做宗门任务增进历练,这种情况,如果能有所改观,对于宗门的发展而言,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想到会武的几位青年才俊,江枫突然想起了何玉,便传令下去,命他过来相见,这名已经被委任为“暖谷郡按查”职务的灵级修士,在会武之中进了十六强,江枫原本以为他是楚门镇人士,还为此设立了楚门镇小灵脉,但经过实际调查,发现并非如此,此事一直因为诸事繁忙,未能处理,如今想起来,江枫便决定不再拖延。

    他原本以为何玉需要至少需要几日才能到罗川觐见,后悔自己冲动了些,毕竟长老会之后,他便打算前往真武城,到时候可能会错过召见此人,但没想到片刻的功夫,他便独自来了。

    “何玉拜见掌门!”何玉低头,袍服打理得异常清爽,本人也算英俊之像,行跪拜礼,这是灵级子弟,在掌门内府觐见掌门的常规礼数。

    “你不是担任暖谷郡按查么,怎么会在罗川?”

    “回秉掌门,恰逢回罗川述职,等待王长老和明镜司的后续安排,所以尚未离开。”他的声音不算洪亮,但中气十足,江枫忍不住用“分相术”查看他的法相,发现乃是“良渚石中玉”,算是战斗类法相的中上乘,据说对于土系和水系技能,都有不错的助益,只是不知道他觉醒的法相技能到底为何。

    江枫有心去问,不过旋即熄灭了这个想法,他不能也没有时间给对方指导,问了也是白问,还是直奔主题的好。

    “你是楚门镇人?”

    “算是吧。”何玉暗中瞄了一眼掌门江枫,便坦然说道,“其实也不算。”

    “详细说来。”

    “我并非浅山宗人士,而是三年前来的此间,这三年来,我也一直琢磨着,我出生的地方,到底是何处,后来经过查阅典籍,我发现,似乎并不在天元北陆。”

    “我原本新入一家宗门,叫做忘秦门,不料刚加入宗门三天,宗门便被其他宗门所灭,老掌门临终之时,将掌门之位托付给一个籍籍无名的半吊子修士,故此,人心便散了,不过我思忖着,既然吃了几天忘秦门的热饭,便不能忘本,故此便决定跟了他,他对我也甚为满意,约定第二日一同出发,和他去一处大宗门指定的地方落脚。不料,当日却睡过了头,待到起来时,发现他们竟已经走了,我便去追,追到一半,突然大雾弥漫,我迷失了方向,不甚跌入一处无名水潭,待到醒转,便到了这里。”

    听起来很玄妙,这是江枫的第一印象,不过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江枫虽然不能尽信,但还是略信了,“你醒来的地方,就是楚门镇外?”

    “对,也是一处水潭,并不深,当地人都叫它‘鱼潭’,也并不大,只有十几亩见方。那是一个冬日,我记得救我的人讲,当时我全身只有一件薄衫,几乎要冻僵了,他便救了我,三天之后才醒来。”

    忘秦门……

    江枫心中默念,自己的确没有听说过这个宗门,天元北陆的地理,之前江枫并不熟悉,当时初识楚弈鸣,他提及的溟沧派,自己也是第一次听说,不过近来刻意阅读了相关的书籍恶补,对北陆各地的风俗和历史也有了一定了解,但这忘秦门,的确未曾有过。

    “这家宗门,可能在天元南陆。”

    “何以见得?”

    “根据这枚金镯。”何玉呈上一枚赤金的镯子,江枫见其上面花纹的样式,与北陆的风格,不论人族妖族,都有些许不同,“我当时修为低微,见识短浅,不知道宗门之外的事情,这几个月来,我寻到了几本雕琢金器的书,经过查阅,这金镯的花纹样式,很可能是天元南陆中部地区的风格。”

    倒是个聪明且懂得从何处着手的家伙,江枫暗忖。

    “你想回去么?”

    “不,这里很好,做的事情并不繁琐,余下时间便可以专心大道。”何玉没有半点犹豫,想必腹中的忘秦门热饭,早已消化。

    “和我走一趟。”

    江枫陡然站起身,地级的气息瞬间充满了整个房间,数道灵力化为卷曲的蓝绫,裹着何玉,便消失在掌门内府。

    这何玉提及的鱼潭,到底有何玄妙之处,他倒要去看一看。

    阵风烈烈,鼓动二人的袍服,江枫踏上“逆风如意飞舟”,带着何玉,向南方楚门镇急速飞去,已入地级,加上自家宗门无需顾忌,两个时辰之后,便已经望见了楚门镇的标志,一个高大的,足有三丈高的牌楼,这东西还是四代掌门的时候留下的,曾经有数座楼阁与其相连,但后来毁于一场大火,仅剩下此牌楼独存。

    落下云端,何玉指路,两人很快便到了何玉所说的鱼潭,两人一路行来并未遮挡身形,却有数名村民先一步认出了何玉,纷纷叫着“何仙师”的名号尾随而来,江枫止住了何玉将自己身份公之于众的想法,他不想鱼潭的事情曝光,而没有什么大人物来此,自然是行事低调的首选。

    “这就是鱼潭。”

    两人很快到了一处水潭,却见水波荡漾,清可见底,并无什么特别,十亩虽然听起来不大,但

    实际到了近前,还是蔚为宽广的,这鱼潭的水面距离两人所在的山崖并不高,只有三四丈的模样,在水潭周围,有几处还算平坦的滩涂,何玉指了指其中一处所在,江枫心领神会,转瞬间便到了那滩涂附近。

    稀松平常,并没有什么特别。远处有芦苇丛生,时至夏末秋初,已有一些枯黄模样,水中游鱼不多,用灵力拘来,翻滚挣扎间,并无特别之处,“玲珑宝光”环顾四周,一点浅绿都没有,可见也无什么法器或有价值的矿脉在此。正思忖着此间的玄妙所在,或者是不是何玉原本就在扯谎,却见几名当地的族老,也沿着蜿蜒的小路,到了近前。

    “何仙师说您是过来收杂货的客人,不知道这芦苇,您收不收,我们每年割了都用不完,也没人要。”

    “这芦苇有什么特别之处么?”

    “特别软,躺在上面很快就能入睡。”

    嗯!

    江枫听见后面一声清嗓的声音,正是何玉,这老人家似乎真的把掌门当作客商了,话说芦苇松软,对于凡俗尚可有些价值,对于掌门和修士来讲,便不登大雅之堂了。

    “倒是不错,老人家,你可知道,这里为什么叫做鱼潭?”

    “因为有鱼啊。”老头虽然看出江枫乃是修士之身,但似乎却并不忌惮,像看傻子一样看着江枫,“你别看这潭水不深,但每年到了春天,这潭里面就会生出很多大鱼来,我们家家都可以吃上,很美味的,不过这东西不卖,我们自己还不够吃呢。”

    “平常这潭水里面,不也有鱼出产么?”

    “有是有,但是刺太多。春天鱼潭里的鱼大而肥,刺又少,我这把老骨头,都可以吃的。这东西不卖是不卖,但是如果你愿意收购我们这里的芦苇,明年春天的时候,我可以请你来我家吃。”

    “好!我先看看这芦苇!”

    江枫旋即有了一些想法,这鱼潭春天出现的异于普通的鱼,或许就是此间的特别之处,也就是说,这鱼从何处来?

    他灵力鼓动,陡然飞到了鱼潭上空,在这不大的水面上贴近飞掠,同时灵力化为粗细不等的丝线,在潭水之中搅动探视,但却未发现什么异常,这不深的潭水之下,既没有普通的裂缝,也没有任何法阵的迹象。

    “何仙师……”那老头不禁愣住了,“这……?”

    “嗯,修为还在我之上。”何玉不能透露江枫的身份,只好有一句没一句的应付着,却见掌门江枫已然飞了回来。

    “这里的芦苇很不错,老人家,你找人运到罗川,交给兵争司的花百千便是。”江枫掏了十枚二阶,感觉足以抵充这些芦苇的价值和运输费用,“明年的春天,我和何仙师,会来你家里吃鱼,记得留给我们。”

    “好!好!好!”

    老人家自然识得这是灵石,也知道价值不菲,心中仅是简单盘算,便知道赚了很多,赶紧连连点头答应,却见何仙师和那位同为仙师的朋友,已经飞走了。

    江枫飞在云端,实则心中已有了盘算,这鱼潭看似稀松平常,实则定有玄妙,何玉在冬天到此,那玄妙或许需要在潭水结冰时,才会显现,而想要知道其中的秘辛,估计至少要等一月寒冬之时,才能知晓了。

    至于吃鱼的约定,他也并未当真,倘若有时间,自然也可以尝试一二,毕竟这鱼,很可能不是北陆的特产,也算是尝鲜了,既然芦苇松软,送给兵争司的兵士们,用来铺设角马圈,也算不错的东西,十枚二阶,足以让老头以为自己是为真的商人了,自然不会将此事传为与鱼潭的特别之处有关。

    “此事不可外传。”

    “是!”何玉应和道,他也知道,经由此事,他已经进入到了掌门江枫的视野,或许未来会得到重用,不过,倘若这秘密意外的被他人知晓,他的前途,或许……他不敢深想,随即想起了被他安置在他处的那几家人。

    …………

    清禹宗,娄滨城。

    全身湿透的江云奇,给自己打了一枚清洁符,便进了监事会馆,那几位有异装癖的妖孽,最终还是没有抓到自己,但也没和自己过多纠缠,他便绕路先回了会馆,再做思量。

    不过好处在于,监视自己的那道气息,也因为与那“四大妖孽”纠缠,而兀自散去,没有继续监视自己,而外面豪雨渐有停歇迹象,正是离开的好时机。

    思及此处,他便悄然去厨房收了不少干粮肉干,一律装入储物袋,之后靠近了仆人们休息的门房,找个了柴房蹲了下来,直到他听到几个熟悉的声音,其中也包括那名他选定的小厮。

    机会来了。

    他潜藏了气息,出了门,见那几名小厮忙活了一阵,直到木桶里充满污秽之物,他便悄然释放出几缕灵力丝线,将那屋内紧闭的窗推开,还未停歇的风雨顿时席卷而入,几名小厮赶紧弃了手中物事去关窗,趁着这个机会,江云奇摸出一柄棉布包裹的锤头,快步上前,在几人脑后,一一敲了过去。

    很好!

    看几人都像烂泥般倒下,江云奇探了探对方的鼻息,确认他们只是昏了过去,便将其中一人的外袍脱去,忍着难闻的晦涩气味,套在自己身上,随后把那名仆役运到柴房,用几捆粗柴将其掩盖,便拎了几乎满溢的木桶,向外间匆匆行去。
热门小说推荐: 师父,快从了我 我在人间杀神仙 望海潮传奇 南山承斋之杜未传奇 仙路之步步深渊 玄黄丹圣 大修炼系统 永夜之君 犬啸山河 辅助召唤师 大唐剑尊 妖兽丹神 问尘记 灭神天 我师父是山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