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孤雪剑圣 第八十三章 一招败你(二)

作者:风萧月寒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笑踏江湖最新章节第一卷 孤雪剑圣 第八十三章 一招败你(二)
热门小说推荐: 天域苍穹 完美世界 大主宰 绝世唐门 雪鹰领主 不败战神 黑铁之堡 白银之轮 灵域 武炼巅峰 武极天下 重生之围棋梦 裁决 电影世界逍遥行 深渊主宰
金少鸿气质一变,面对自四面八方而来的剑气怡然不惧,只见他单脚点地,摊开双臂,往后倒去,长袖飘飘,披风洒洒。

    “喝”只见金少鸿猛然一蹬,身形在半空横旋翻飞,剑气轰然而至,轰击在那道翻飞横旋的身影上。

    “噼里啪啦”只见那道金袍身影身上顿时闪烁一道道白芒火花。

    “呼呼呼”金少鸿身负所有的剑气后飘然缓缓落地,大袖一挥。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连续八道轰响自金少鸿后方响起,尘土飞扬,碎石炸裂,一条条三尺长的裂缝自地面浮现。

    “嗤”金少鸿的金色袖袍破裂纷飞,而金少鸿淡淡静立,安然无恙,危机之际他果断使出家族上等武学,袖纳风云!风流纳于袖中借力使力化解南宫歌舞的狠辣一招,此招含有太极道义,乃为他家族内最难修炼的武学之一。

    “嗖”就在众人回神之际,金少鸿身形猛然暴窜而出,每步落下地面便是爆发出一道道惊雷,“嗤啦”得溅起细细火花,速度之快让人措手不及。

    声刚响人已至,南宫歌舞来不及反应,紧急之下只有横剑而挡。

    “轰隆”声响响起,金少鸿真气凝聚于拳,拳头顿起金光,拳风罡罡,一拳迎面轰击在南宫剑舞横挡着的重剑上。

    “你个婆娘竟然敢欺骗暗算我,着实可恶,东塞武者果然都是垃圾。”金少鸿眼神带着滔滔怒火愤然一拳轰下,浑身的化墟境巅峰修为扩散,顿时拳力在修为的加持下力道更是加强了几分。

    “轰隆隆”只见南宫歌舞周身风流不息,以南宫歌舞为中心的地面顿时彷如蜘蛛网般像外扩散开来阵阵龟裂,轰隆一声巨响,南宫歌舞所在之地猛然崩塌,碎石溅射四方,可见这一拳的力道是何等的强大。

    南宫歌舞俏脸发寒,琼眉紧皱,咬着嘴唇支撑着,整个人透露出不同凡响的倔强。

    踢到铁板了,果然仗义之事不可妄为,长老们说的话都是非常有道理的,南宫歌舞咬着红唇想道。

    她原本想为东塞出一口恶气的,万万没想到对手竟然已经踏入化墟境巅峰,果然嚣张有嚣张的本事,域外强者不可小视。

    南宫歌舞年纪轻轻,方过十八便已踏入了化墟境中期修为,自己在门派里可以算上是年轻一辈里面的顶尖之流了,除了鲜少几位师兄她便是年轻一辈最强了所以一向蛮横无理,大大咧咧,她没想到今日在渡船碰上了域外的硬茬,南宫歌舞这下明白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

    “轰隆”金少鸿见到南宫歌舞苦苦支撑不由得嘴角一翘另一手同样握拳而起,金色真气凝聚拳头,带起拳风阵阵。

    “喝,还不给我趴下,破金拳!”金少鸿眼露杀机大喝一声,再次一拳轰下,金色真气在那柄重剑上荡漾开来,一股巨力自重剑上传递而下。

    “轰”终于,随着这一拳的轰击而下南宫歌舞终究承受不住重剑上传来的巨力倒飞而出,口吐丹红,在空中洒落一片鲜血。

    “呃”南宫歌舞闷哼一声,重剑插地止住倒飞的身影,俏脸上猛然是苍白了几分,南宫歌舞只感到一阵气劲在体内震荡,让她难受不已。

    “咝”又是一道剑鸣,南宫歌舞提剑再次冲杀而出,她眼神冰冷,脚尖一点腾空而起。

    只见半空气流往南宫歌舞手中重剑的剑身上汇聚,顿时火红色真气漫过剑身,嗤啦一声,剑身顿起异象,整个剑身顿时燃烧起熊熊烈火,烈焰包裹了整个剑身。

    “喝,敢欺负老娘,小伙子吃老娘一剑!”南宫歌舞眉头一挑,怒喝一声,招起烈焰,双手竖握着被烈火包裹的重剑腾空对着金少鸿猛然直插而下,下落速度飞快,在空中划过一道红色裂痕,宛如一瞬红色惊鸿,直袭金少鸿而来。

    “哼”金少鸿冷哼一声,伸手虚空一握,周身土黄色真气升腾而起,只见以金少鸿为中心的方圆三丈地面猛然爆裂,道道石柱破地而出,覆盖过金少鸿的头顶将他笼罩其中形成一个圆形石柱护罩。

    身在护罩中的金少鸿眼神冰冷,一手化掌,掌上聚风雷,蓝色雷电暴窜于手指间,一手化拳,拳头上金芒汇聚。

    “轰隆”重剑重重的轰击在石柱护罩上,引起道道轰响,震耳欲聋,引得走廊上众人皆是凝神观战。

    “嗤,嗤,嗤”在众人的注目下石柱护罩上顿时蔓延出一道道裂痕。

    “嘭”一声脆响,顿时整个石柱护罩顿化灰尘而散,但同时南宫歌舞手中重剑之上的烈焰也是随之散去。

    “嗤”重剑扑击而下,但见金少鸿侧身一闪,已失七八分威力的这一剑被其轻松躲过。

    南宫歌舞大感不妙,想要回身倒退却是为时已晚。

    “轰”金少鸿带着雷鸣一掌轰然袭向南宫歌舞胸腹,一掌将其击飞。

    金少鸿顿时流露出一片陶醉的神色,舔了舔那手掌。

    “不错啊,你的凶气还挺大的啊,看来东塞武者不仅没用只会让女子出面,而且女子的味道手感还不错。”金少鸿陶醉的说道,舔完手掌后忍不住闻鼻子闻了闻。

    “你们东塞武者也就这一点好了。”金少鸿负手身后淡淡道。

    “你!无耻之徒”南宫歌舞脸色羞愤不已,被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前羞辱简直让她又急又气,脸色潮红的气道,她咬牙切齿,看着周遭走廊上一些些流露出贪婪之色的下流面容南宫歌舞头一次有了想哭的冲动。

    走廊上

    各大地域的武者脸上充满了玩味,东塞武者们却是个个气愤不已,想要出手却无能为力,一来比武还未结束,二来自己不一定能剩过金少鸿,化墟境巅峰的修为放在整个渡船上也是少有之数。

    “已经败了,心态不稳,真气絮乱”段玉然淡淡说道,心焦气躁乃比武之大忌,尤其是落入下风之时,愈是如此愈应当保持冷静,理智应对。

    “嗯,金少鸿此人心机深沉,知道南宫歌舞一介女流,便以如此下流招数激她,贞操乃为女子最重视之事,金少鸿此举确实成功非常,皮厚无耻到连我都想出手”萧剑歌脸色古井无波淡淡道,他感觉金少鸿着实厉害,如此厚颜无耻竟与自己不分上下。

    果然,域外武者个个都有不凡之处,萧剑歌不禁想到。

    “哈哈”金少鸿一声大笑,夺步而出,影如闪电,顿时欺身而近。

    “混账!”南宫歌舞咬牙切齿,提剑起身,一袭红衣飘然,对着迎面而来的金少鸿就是一剑劈下,剑风赫赫。

    金少鸿轻松的躲过了这一剑,随即便是一爪探出,再袭南宫歌舞老位置而去,爪上雷电交错,快如闪电。

    南宫歌舞看到却是来不及躲避,当即倒退而出。

    “嗤啦”但见一片衣衫碎片纷落,南宫歌舞胸口处顿露一片纷华,其颜色乃为黑色。

    “呜”如此香艳一幕让得周遭武者不禁惊呼出声哗然一片。

    “哎呀呀,非礼勿视,非礼勿视”段玉然急忙打开纸扇掩面,嘴里念念有词道,但是却是在纸扇折纸下方的扇骨的缝隙处悄咪咪的望向下面武场,嘴角带着莫名笑意,偷看的津津有味。

    萧剑歌无语得看向段玉然,不就是大凶之兆嘛,又不是其凶之内,有必要如此装模作样,再说了,大男子汉坦坦荡荡,看了又何妨,自然暴露的,又何看不得,就允许别人看还不让自己看了不成?哪有这个理?

    所以萧剑歌则是负手在后,挺胸抬腹的一眼不眨的看着武场上,瞳孔很放肆的聚焦在了某处。

    “啊”南宫歌舞当下便是捂胸惊叫道,神色又急又气,脸色骄艳红润,仿佛是可以滴出血来,眼中带着浓浓羞愤。

    “哈哈”金少鸿眼中带着快意,身形闪烁于南宫歌舞周边,每一次闪烁出现便是阴狠的出手一探。

    南宫歌舞因双手环胸毫无招架之力。

    “嗤,嗤,嗤”一道道脆响发出,衣衫的碎片在空中飘荡纷落。

    每一声脆响的响起都激发着旁观武者的气息,让大部分武者的鼻息逐渐急促了起来,眼中中流露出躁动火热之色。

    “太过分了!”

    “岂有此理!”

    东塞的武者们则是怒火中烧,愤怒的出声道。

    “你出手还是我出手?”段玉然嘴角的笑意逐渐收敛,整个人开始冰冷了起来,猛然一合纸扇眼中透露出杀机问道。

    “武场可否杀人?”萧剑歌眼神深邃宛如一道深渊,淡淡的问道,白发微动,肩上的貂绒微动。

    “我了解过,未投降认输前被击败重伤甚至失手击杀的话船坊不会追究过失,是在有能力自保投降却迟迟不愿投降的情况下。”段玉然缓缓说道,眼神微眯。

    “足够了”萧剑歌眼中闪过一丝寒芒。

    “我认输,我投降!”随着一下下的粉碎衣裳南宫歌舞已然衣衫褴褛,再这样下去自己便全部暴露在众人面前了,一想到这南宫歌舞便急忙道,眼泪在眼眶打转,摧玹欲下。

    “想投降了么,岂有这么简单。”金少鸿眼中闪过一丝狠厉之色,果断在南宫歌舞刚喊出口的同时便是汇聚全身真气,猛然一掌拍出,欲要在话落强让她非死即残。

    “嗤嗤嗤”庞大掌印呼啸而来,沿途所过地面皆是一片龟裂,让观看的众人不由得一惊,更是对金少鸿的狠辣感到通体发寒,顿时整个走廊上的武者皆是没了笑意神色逐渐凝重。

    因为这一掌直逼南宫歌舞的丹田气海处而来,这一掌若是落实了南宫歌舞修为必定被废!不可谓不狠辣。

    看到破空而来的掌印南宫歌舞脸色发白,眼神中带着恐惧,抱臂环胸的娇躯微微颤抖。

    “咝”“嗖”

    就在掌印即将袭来一刻。

    一道剑鸣声响起,在寂静的走廊武场上宛如投石落河,回荡在所有人的心神上。

    随后,一道寒芒宛如秋水一现,在空中绽放,众人不由得凝神望去,乃是一道白芒剑气,如长天一线,仿若一道惊鸿般出现。

    直袭那道掌印!

    “轰隆!”一声轰响,掌印在距离南宫歌舞的身前一丈处轰然而爆。

    劲风四散,吹飞了南宫歌舞的发带,散落了一头长发。

    随即在众人的注视下。

    “剑落一片雪,风飘一孤人。指剑向何方,天涯不留人。”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

    一道人影翩然而落,落到南宫歌舞的身边。

    众人凝神看去,只见那人身穿一袭貂绒大衣,肩上雪白绒毛随风微动,一头白发如雪,剑眉星目,眼神深邃,背后背有两把剑。

    只见那人缓缓而落,落到南宫歌舞的身边后便解开自己的貂绒大衣随手一挥往身旁的南宫歌舞身上披去。

    “嗯?”南宫歌舞还未从惊吓中回过神,脸色苍白的望向萧剑歌。

    萧剑歌并未转头看她,也并未与之言语,只见萧剑歌随手一挥,将一本武学秘籍抛向远处的船坊人员。

    船坊人员愣神的接下。

    随即便见身穿灰色衣袍的萧剑歌缓缓上前一手负手背后一手伸出做出请的动作冷冷开口道。

    “东塞武者萧剑歌请教”

    萧剑歌一手负后,一手横着一招。

    顿时,“咝”一声剑鸣,只见萧剑歌背后情缘,情殇两剑中情殇一剑猛然发出一声清脆剑鸣顿时自行出鞘,在空中划过一道寒芒后落入萧剑歌横伸着的手中,剑身微微颤动,剑鸣不止。

    “一招败你!”

    “一招不能败你我萧剑歌当场自尽!”

    萧剑歌面无表情目光冰冷,缓缓开口道。

    “哗”此言一出顿时走廊上哗声一片,所有人都感觉热血沸腾了起来,眼神中皆莫不是流露出火热之色,个个战意澎湃。

    “啪”的一声,段玉然再次打开纸扇,同样一手负后,望着台下那道貂绒身影不禁笑了。

    “还是一如既往的嚣张啊!”段玉然笑着低语道,眼中带着期盼之色。
热门小说推荐: 术符师 无止心中自有境 梦魇之瞳 异能崩坏史 我想当仙帝 我的武功带特效 开局99级易筋经 别浪了师父大人 千极世界 神禁纹 圣剑修仙记 驭神天尊 女配她不想死 十二笙箫 魔法亚特兰蒂斯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