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孤雪剑圣 第一百一十七章 惊退

作者:风萧月寒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笑踏江湖最新章节第一卷 孤雪剑圣 第一百一十七章 惊退
热门小说推荐: 天域苍穹 完美世界 大主宰 绝世唐门 雪鹰领主 不败战神 黑铁之堡 白银之轮 灵域 武炼巅峰 武极天下 重生之围棋梦 裁决 电影世界逍遥行 深渊主宰
强大的拳罡袭面而来,呼啸而来的拳风透露出一股浓郁的死亡气息。

    萧剑歌眼神逐渐冷静,七把云气飞剑交织挡在身前,周身绿色真气升腾,地级武学北冥神掌施展而开,眉心处竖芒展现,心剑随之而出,瞬间萧剑歌能用上的招式都用上了,之所以选择北冥神掌是自己唯一一个施展最快的低级武学,九天十地一剑行恐怕还未施展完自己便被一拳轰成肉渣了。

    众人注意力纷纷吸引而来,段玉然脸色发白,握紧了拳头。

    “轰”只见老者金光闪耀的拳头赫然覆盖冲击而下,带着一股无可匹敌姿态。

    “可恶”冷胡灵眼神阴沉了下来,一股杀机自眼眸中蔓延而起。

    “嗤啦”一声轰响,七把云气飞剑轰然而碎,仿佛脆的像纸片一般。

    “喝”萧剑歌怒吼一声,真气再催,滚滚真气攀至巅峰,一道碧绿色骷髅掌印赫然凝聚,轰击而出,同时眉心处的竖芒中一道剑气仿佛自远古跨时空而来,剑锋透出竖芒,周围虚空皆是泛起一阵涟漪扭曲了起来。

    “轰隆”金芒拳印轰击而下势不可挡,强势的与碧绿色骷髅掌印轰然而撞,顿时真气轰散四方,以萧剑歌布衣老者两人为中心方圆三丈皆是一阵飞沙走石,碎石飞扬,金芒碧绿真气充斥四方,最终两者交汇,化为一股白色真气圆球宛如一股气场般向着四方荡漾开来,如潮水冲荡,所过之处地面皆是一阵龟裂。

    “嗤嗤嗤”一道道裂痕顿时在那碧绿色的骷髅掌印上呈现,“嘭”一声碎响,碧绿色的骷髅掌印顿时如裂痕密布的镜面般轰然而碎。

    拳印只锤而下,萧剑歌眼神凛冽,生死就在一瞬,同时最后一道防线心剑轰杀而出,剑气仿佛跨时空而来,剑影破空袭向怒锤而下的拳头,剑抵在重拳之上,顿时一股股真气荡漾四周,让周围虚空尽是荡起一阵阵涟漪,让周遭空间都为之扭曲。

    “嗤”金芒覆盖的重拳终于破开一道金芒,一道血箭飚射。

    “嗤啦”剑影也是随之化为一道道碎片轰然而碎,消散不见。

    一拳轰杀而下,轰击在萧剑歌胸口处,萧剑歌顿时口吐丹红如受雷击整个身躯顿时爆裂出一片鲜血溅射四方,整个人宛如断了线的风筝倒飞而出,瞬间重伤,强大的拳风荡漾四周。

    “剑歌”段玉然和南宫歌舞顿时大惊,齐声喊道。

    朱闻眼中闪过一丝不易擦觉之色,似是犹豫,又是几分担忧。

    “轰”布衣老者眼中闪过一丝狠厉,脚步虚空一点,身形再次爆窜而出,欲要跟上倒飞的萧剑歌再补一拳将其彻底轰杀。

    冷胡灵身形动了,既然一拳没打死就别想动他了,冷胡灵眼中闪过一丝冷芒,身形如雷,瞬息而至,挡在老者的轨迹身前,拳头上真气窜动,同样是拉开拳架,浑身气血冲天,身上传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可见其肉体强度的恐怖,凝神境一重天修为展露开来,同样是一拳轰杀而出,对上迎面而来的布衣老者。

    “嘭”一声轰响,两人普一交手老者内心便感震惊,宛如翻起波涛浪涌。

    但见冷胡灵身躯纹丝不动,布衣老者却是被震退了一米开外。

    稳住身形的老者眼神惊骇无比,眼前此人的肉体强度竟然恐怖如斯,不过凝神境一重天便已然超过自己凝神境三重天。

    老者眼神骤凝,如此强大的肉体程度放眼整个中原也不过区区几人而已,难道,老者心头泛起一个恐怖的念头。

    “给你三秒钟机会考虑,我不想暴露实力,若是你执意要厮杀我不介意让你血溅当场!”就在老者惊疑之际一道话音宛如平地起惊雷般在老者脑海中炸裂。

    乃是冷胡灵以心声传达老者。

    老者顿时惊疑不定,“你是何人?”老者不禁出声问道。

    “冷胡灵,自己体会”冷胡灵依稀黄色布衣,双手环胸而立,背负一剑,长发飘扬,轻皱浓眉,眼神带着杀气的看着眼前的老者。

    “冷胡灵,冷胡灵”老者反复低喃了几声后顿时瞳孔一缩仿佛是想起了什么,眼神中不由的漫出惊惧。

    “最好是表现的自然点,否则我会瞬间将你打杀!”冷胡灵再次以心声传音道,话音淡漠。

    “哈哈,你们几个小子准备迎接刘族的追杀吧!”老者稳住自己颤抖的身躯压下心头的恐惧,放声笑道,随即便在众人的莫名眼神下化成流光遁去。

    看得众人一阵莫名其妙,朱闻饶有兴致的看向了冷胡灵,雁不归强撑起身,单手一招,重戟仿佛受到牵引般自主争鸣一声飞向雁不归手中。

    “剑歌”段玉然将砸落一个大坑内的萧剑歌缓缓扶起,关切的喊道。

    “呃”萧剑歌脸色惨白,周身真气絮乱,身上的伤势更是惨不忍睹,胸口的衣裘炸裂破碎,血肉模糊一片,强大的拳意在自己体内窜动,震碎了不知多少根肋骨,若非自己瞬间布下一道道防御,恐怕那一拳可以贯穿自己整个胸口,萧剑歌不禁心有余悸。

    南宫歌舞在旁边看的心惊肉跳,这是她看到萧剑歌第二次身受如此重伤,第一次是是为自己出头被老妪打的落花流水,这一次也是同样为了帮助雁不归被打成这样,南宫歌舞顿时心疼不已,暗骂萧剑歌是个傻子,说好不管闲事的,这不又管了。

    段玉然脸色无奈,没死就好,修为也没被废,先前那一拳来的悄无声息,纵使是观战的段玉然也是感到心惊不已,他简直难以想象得有多冷静才能瞬间尽出三大武学抗下这一拳,正常人恐怕是反应都反应不过来,段玉然不禁暗自设想与萧剑歌交换处境自己是否能抗下这一拳,段玉然顿时气颓,似乎很难。

    “走,带萧剑歌回客栈养伤,我们为他护法。”朱闻感受到周围有着几道不怀好意的目光扫来顿时沉声道。

    “我们也为他护法”雁不归持戟上前道,冷胡灵耸了耸肩。

    “我也是”莫语然同样出声道,望向雁不归的眼神中带着羞涩。

    于是段玉然将萧剑歌搀扶,众人围着萧剑歌缓缓进客栈。

    有着众多高手的环绕,周围不怀好意的目光顿时消散。

    随着萧剑歌等人的上楼顿时客栈再度回归平淡,众多武者皆不是松了口气,毕竟一名凝神境三重天强者在场众人皆是感觉没有一丝存在感。

    见识到雁不归等人的实力后扁台,秦寿,霞流三人到也不敢对他们轻举妄动,顿时一个个脸色阴沉,让人将刘忙的躯体送回刘族。

    他们依旧逗留在客栈,刘忙死了是死了,但并不影响他们此行的目的,刘忙的事自有他们族内去操劳,他们依旧谈论要事,不过只是气氛凝重了几分,几人并没有流露出太多的伤感之色,毕竟执跨之间的交情大多数都是酒肉之交,只要不影响彼此的利益没有什么人愿意为对方付出真心的。

    几人很快便转移了话题再次谈论了起来,人心可见一斑。

    随着闹剧的散去,客栈内各自忙各自的,客栈老板见到这一幕不禁松了口气,开始动身收拾残局,一边收拾一遍感叹,江湖打打杀杀的,真要了小店的老命。

    客房内,众人守护在萧剑歌身边,萧剑歌盘坐于床上,一股脑吞下自己身上为数不多的疗伤丹药,段玉然和朱闻皆是盘坐其身后,齐齐运功而起,一掌拍在萧剑歌身上,缓缓渡气于萧剑歌帮助萧剑歌养伤调息,让他更快的炼化体内的药气。

    数个时辰后,萧剑歌脸色稍缓,终于有了几分血色,缓缓睁眼,吐出一口浊气。

    “距离幻灵山开启的时日不过三日了,我得尽快养好伤势,以好应付未知的意外。”萧剑歌低声道。

    段玉然和朱闻见到萧剑歌缓过来皆是松了口气,缓缓起身。

    “放心养伤,我们为你护法。”段玉然笑道。

    “你两大男人的快出去,房间内萧哥哥我来照顾就好了”坐在地上的南宫歌舞看到萧剑歌有了几分气血不禁来了精神起身拉着段玉然和朱闻往外赶说道。

    “哎哎哎,不是,吾们都为男子,不应该汝这名女子出去吗”朱闻顿时疑惑出声道,总感觉有几分古怪。

    “哎哟,你这人怎么婆婆妈妈的,赶紧出去”南宫歌舞也察觉到了先前语中的异常之处俏脸上不禁飞过一抹绯红,随即便瞪眼一脚将朱闻踹出房间。

    “嘭”房门猛然关上。

    ......段玉然和朱闻站在门口面面相觑,脸色古怪。

    段玉然耸了耸肩,走回了距离萧剑歌隔壁的自己房间。

    朱闻嘴角挂着邪笑,望了眼房门,眼中带着笑意,随即啪的一声打开折扇轻摇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段玉然和朱闻的房间就在萧剑歌的一左一右,宛如两个门神。

    雁不归和冷胡灵则在客栈楼下品茶观察周围动静,雁不归同时暗中调息,他的伤势并不是很重,驱除了体内残留的真气后不出一日便可恢复的七七八八。

    冷胡灵喝了口茶,“怎么说?”冷胡灵眼中带着关切问道。

    “这个兄弟我交了”雁不归同样茗了口茶道,眼神平静,很多时候,一个相遇,一个眼神,一件小事便可值得真心交一个朋友,雁不归同样是侠道心肠一眼便看重了萧剑歌,同样重情重义,合得来。

    冷胡灵扶额,“我是问你伤势?”对雁不归感到无奈,不过眼神真诚,一路走来他深知雁不归的为人,同样,雁不归是他今生唯一的朋友。

    “无伤大碍”雁不归淡淡道。

    “嗯”冷胡灵点了点头。

    房间内,萧剑歌依旧盘膝调养,周身真气涌动。

    南宫歌舞坐在木椅上托腮的望着萧剑歌眼中流露出几分幸福和紧张。

    “呼,我也该认真修炼了,已经感受到瓶颈的松动了争取在孕灵秘境开启前突破化墟境巅峰,我可不能托后腿”南宫歌舞有了一丝紧张感,不敢懈怠了,怕自己和萧剑歌等人愈行愈远追不上他们的身影。
热门小说推荐: 术符师 无止心中自有境 梦魇之瞳 异能崩坏史 我想当仙帝 我的武功带特效 开局99级易筋经 别浪了师父大人 千极世界 神禁纹 圣剑修仙记 驭神天尊 女配她不想死 十二笙箫 魔法亚特兰蒂斯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