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孤雪剑圣 第一百四十八章 劫中劫,杀中杀

作者:风萧月寒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笑踏江湖最新章节第一卷 孤雪剑圣 第一百四十八章 劫中劫,杀中杀
热门小说推荐: 天域苍穹 完美世界 大主宰 绝世唐门 雪鹰领主 不败战神 黑铁之堡 白银之轮 灵域 武炼巅峰 武极天下 重生之围棋梦 裁决 电影世界逍遥行 深渊主宰
小天瞳孔一缩,惊讶道“你这两剑是半步法宝品秩!”

    萧剑歌微微一笑,正是,同时心里杀机骤起。

    小天难得的收敛了神色,开始认真了起来。

    “接招!”黑衣身影腾空,淡淡的月光照耀下宛如给小天披上了一层月华。

    “咝”一道剑气自小天袖中绽放。

    剑气缠绕于小天的指间,只见小天双指抹过剑身,寒剑顿起变化,宛如覆上一层白芒波纹,剑气附着剑身,小天持剑力劈而下,宛如残月坠地,斩破虚空,激起道道涟漪直劈萧剑歌而来。

    萧剑歌不敢大意,当下剑气凝聚,周围碎石腾空环绕周身,剑气串连,化为一道剑影,萧剑歌伸手一握虚空。

    顿时一把把冰蓝色的云气飞剑虚影交织身前,欲要一阻这道残月剑气。

    “轰!”飞剑尽碎,剑气也是随之消散,萧剑歌把握时机一招九天十地一剑行湃然而出,身携剑影破空而出,瞬息而至,一剑冲杀向小天。

    小天面不改色,举剑横挡,只见一道道雷蛇自明亮的剑身爆窜而出,小天周身也是绽放出一道道雷蛇,血气冲天而起,远远望去宛如一团紫雷窜动的血红光球,小天持剑屹立其中。

    小天毫不犹豫的施展出兽血和孕灵,欲要趁萧剑歌一招近身和他进行近身厮杀,以自己三重天的体魄将其镇压。

    “嗤”一招逼杀而来,萧剑歌势如破竹,剑影轰击在小天横剑而挡的寒剑上。

    “轰”一招震开小天的寒剑,萧剑歌一掌轰出,正是积蓄已久的北冥神掌,碧绿骷髅掌印轰击而出,拍打在小天身上。

    小天硬受一掌,同样一拳轰出,以伤换伤,强行与萧剑歌以掌换拳!

    “噗”一拳轰击在身强大真气扩散,震荡自身,萧剑歌当下便是口吐丹红,微微眯眼。

    反观小天则是硬抗一掌面不改色,两人目光交接,皆是默契的近身交战,剑光错落,拳掌交织。

    另一边,段玉然剑影纷纷,一招一式挥洒自如,森罗阎罗气盘踞剑身,剑剑相交,连绵不绝,逼的黑衣人喘不过气来。

    与之交手的黑衣人心头震惊,此人不过凝神境一重天竟然能够硬抗自己二重天,当真恐怖。

    黑衣人当下毫不犹豫极招上手,一道血红色爪印凝聚,那爪印周边环绕着一只只蝙蝠,威势不凡。

    段玉然身姿翩然,同样极招上手,身前一道空明漩涡浮现,缓缓扩张,在那漩涡之中,一道阎罗殿的虚影缓缓浮现,而后,自那阎罗殿虚影中泛起一丝涟漪,一道仿佛自地狱而来的剑气缓缓而出,剑身缠绕着黑色锁链,散发出一股恐怖的气息。

    再观朱闻这边,朱闻嘴角挂着笑意,手中古朴长刀如狂如野,刀刀直逼要害。

    刀身蓝色烈焰盘旋,气浪滔滔。

    “嗤”朱闻身化半孤蓝色烈焰瞬息而过,手中古朴长刀染血,黑衣人小腹处一道刀伤蔓延,鲜血淋漓,血肉焦黑。

    黑衣人额头冷汗连连,此人攻势太过密集,丝毫不给人喘息的机会,一样陷入了苦战。

    南宫歌舞情势便有些许不妙,身上剑伤道道,虽是皮肉伤但两人交手南宫歌舞被黑衣人剑剑压制,南宫歌舞手舞重剑大开大合,无奈对手身影鬼魅,速度飞快,闪烁间便将自己攻势一一躲去。

    而黑衣人出招是一剑接连着一剑,快不眨眼,南宫歌舞苦苦抵挡,好在对方剑快势小,暂时还不足以对南宫歌舞构成致命威胁。

    四方交手,虚空中刀光剑影错落,而那真气荡漾,剑气刀气纵横之下,一匹野马奔驰着,身后拉着的马车已然化为虚无。

    在距离战场的远处,这里躺着一道道尸体,皆是江湖武者的,有老者,有富家公子,白面书生,其尸体交错横竖,一眼望去黑压压一片,粗略估计怕是有百人之数。

    一名白衣书生淡淡而立,只见他的心口处有着一道血洞,里头漆黑一片竟是空无一物,其心脏竟是被挖空。

    他脸色苍白如纸,脸颊上道道猩红剑痕交错,已然被毁容,额前发丝飘动,他目光深幽幽,望着远处的战场目光闪烁。

    “只要吾出手将其尽数斩杀你们聚宝楼就愿意再施聚魂术为吾妻复活吗?”白衣书生淡淡开口问向立于他身旁的老者,老者身穿白袍,胸口绣着聚字。

    此老者竟是聚宝楼接待各方来宾的管事!

    此刻他一改先前接待客人时的恭敬客气模样,取而代之的竟是一脸冷漠,深邃的眼神中带着苍凉。

    “玄虚子,吾聚宝楼杀尽百人施展聚魂术将你复活便是为了跟你做这个交易,你可莫要得寸进尺。”管事负手而立淡淡的说道。

    “聚宝楼的手段我是见识到了,不过数本凝级功法,一件法宝足够交换吾妻复活了吧,即便如吾这般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玄虚子淡淡说道。

    他便是当初被负心剑百里凌所杀之人,风流榜第七名,锻魂已至巅峰的白衣书生,玄虚子。

    巅峰之时修为实力更盛盲僧无心几分,无奈被扬言要一剑屠尽天下负心人的百里凌找上门。

    三招败北,更被其一脸挖心,毁其容颜,更是连他之妻子都不放过,只因自己负了当初帮助自己进京的红尘女子。

    没想到自己两人尸身被聚宝楼收揽,而自己更被聚宝楼楼主以聚魂之术强行复活。

    虽然如此但是自己修为可谓是跌落的不成样子,曾经至强之魂魄如今已是千疮百孔,纵然如此自己依旧是一名凝神境四重天的高手,虽然不复当年如今想要斩杀那凝神境三重天和凝神境一重天的几名蝼蚁相对来说还是易如反掌。

    “呵,你要明白我将你复活不是有求于你,而是只是和你做笔交易!”管事加重了几分语气。

    “若是当年风流榜第七的玄虚子我还能恭恭敬敬的低头求下。”

    “不过如今嘛,你也不过只是区区凝神境四重天修为的武者罢了!”管事淡淡说道,周身真气一震,凝神境五重天修为施展开来,竟是可以被称为尊者的一名洞府修为强者了,若是当初的玄虚子他还不敢如此狂妄,毕竟当初巅峰的玄虚子虽是凝神境四重天但是即便如此他徒手一笔依旧能够毫取六重天修为的人头。

    随着管事修为的施展开来玄虚子眼神凝重了几分。

    “你就不怕我将你们聚宝楼的黑幕都给泄露出去吗?”玄虚子淡淡问道。

    “泄露么?你可以试试,我保证你妻子的尸骨将受到残忍的对待。”

    “或许你可以从我手下逃走,但是你妻子会被我以聚魂术复活,然后扔进窑子内,下场你我心知肚明。”管事不以为然的笑道,平淡的话语中让人感到通体发寒。

    “你!”玄虚子眼神一凝,眉宇间散发出丝丝杀气,同时内心对聚宝楼的手段感到恐惧。

    谁也不知道一名管事竟是聚宝楼楼主,可想而知他们初进聚宝楼便是和死亡擦肩而过。

    而且如此其聚宝楼不仅会对其客人的数量,修为深浅都一一得知,这样一来,好让他们黑吃黑。

    一场拍卖会,谁谁付出了代价拍走了拍卖物实际上早已被聚宝楼了如指掌。

    玄虚子低头看了看地上纵横交错的尸体不禁微微一叹。

    这些尸体全是参加拍卖会拍走宝物武者的尸体。

    而自己便是以这百人的死为代价施展聚魂术而复活。

    作用便是让自己出手抢夺,这样一来即便失败也不会有人怀疑到聚宝楼身上,而聚宝楼,依旧是无法谷公正的交易场所。

    殊不知,有着三分之二的拍卖物早已尽数回收至聚宝楼也就是身旁这名楼主的手中了。

    而那三分之一,只不过是特意放走为聚宝楼打造名声罢了。

    玄虚子再次对一个人感到了恐惧,此人心机与当年自己不分高下。

    其第一人便是负心剑百里凌。

    “怎样?考虑的如何?”管事淡淡开口道。

    先前黑手门将白玉琴托付给那名黑衣人,这些情况自然都在管事的情报之中。

    聚宝楼的东西可不是那么好拿走的,更何况是一件法宝!

    管事的眼中露出阴沉的目光,嘴角诡异一笑。

    “时间所剩不多,生意是细水长流,想要复活你妻子好说,日后肯定还有用得到你的地方,而想要我能够信任重用,那就给我好好表现一次”管事负手说道,话语平淡,却有着一股魔性。

    “此次交易是你复活的报酬,办妥了,以后还有机会复活你妻,若是不办你知道会如何。”管事淡淡说道。

    “为何不自己出手,以你的实力收拾这些人足够了。”玄虚子质问道。

    “我不能出手,一者怕暴露,二者那人身怀法宝白玉琴相当于有着凝神境四重天修为,不好弹指间强杀。”

    “三者,说不定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黄雀后还有只鹰呢?”管事露出些许微笑看向玄虚子。

    玄虚子心头震惊,好谨慎之人。

    “如何?”管事淡淡的问道。

    “希望如你所说,日后能够复活吾妻!”玄虚子咬了咬牙,目前受人所至不得不为,同时玄虚子眼中闪过一丝精芒,心里有了一系列腹案。

    “等他们战况落定你再出手!”管事淡淡而笑,察觉到玄虚子眼中的精芒,丝毫不以为然。

    聚魂术如此邪术何来?负心剑百里凌何人?管事想到,不禁叹了一口气。

    自己偌大的聚宝楼,终究也不过只是颗棋子罢了,自己摆布聚宝楼,他人摆布自己。

    世事无常,黑暗总是隐藏在光明的表面之下。
热门小说推荐: 无止心中自有境 梦魇之瞳 异能崩坏史 我想当仙帝 我的武功带特效 开局99级易筋经 别浪了师父大人 千极世界 神禁纹 圣剑修仙记 驭神天尊 女配她不想死 十二笙箫 魔法亚特兰蒂斯传奇 九轮红日大陆之至尊战神小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