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五章 孩子的下落

作者:柠檬不酸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婚情告急:江少追妻路漫漫最新章节第五百三十五章 孩子的下落
热门小说推荐: 权力巅峰 宝鉴 官道无疆 校花的贴身高手 大鉴定师 神藏 都市藏真 道藏美利坚 天下珍玩 美利坚牧场 绝品天医 农家仙田 斗破之无上之境 文艺时代 极品小农场
最后的结果是,叶瑾瑜在一位谈判专家的陪同下,走进了诊所。

    “陈潇,孩子的母亲过来,”谈判专家拿起高音喇叭,冲着那些紧闭的办公室门说了一声。

    办公室里没有任何回音。

    叶瑾瑜结果谈判专家递来的扩音器,打开了,又把它关上,随即站到门口,努力镇定的问道:“陈潇,我是叶瑾瑜,点点现在怎么样,她的烧有没有退?”

    隔着门,那头安静得有些吓人。

    “陈潇,我们谈谈好吗?”叶瑾瑜并不肯放弃。

    谈判专家凑到叶瑾瑜耳边:“江少夫人,尽量不要刺激到对方,陈潇状态并不是很稳定。”

    叶瑾瑜点了点头,想了片刻之后,道:“你知道吗?今天是点点的百日。”

    里面没有任何回答。

    叶瑾瑜仰头看看天花板,苦笑道:“原本这个时间,我们应该给孩子办百日宴,家里宾客盈门,带上漂亮的头箍,这个时候,她的头发应该长出来了。”

    说到这里,叶瑾瑜叹了一声:“从她出生,我只见过孩子第一面,她眼缝长长的,应该天生一双大眼睛,鼻子很翘,圆圆的脸蛋,一定像天使一般美丽……”

    说到这里,叶瑾瑜到底讲不下去了,感觉眼角有些湿润,孩子明明在里面,却咫尺天涯。

    有人从后面过来,拍了拍叶瑾瑜的肩膀。

    叶瑾瑜转过头,原来是江辰正也过来了。

    抽了抽鼻子,叶瑾瑜继续道:“我一直认为咱们无冤无仇,就算你为了钱恨我,我女儿才出生多久啊?她有什么过错?”

    “陈潇,刘昶在医院里,他试图坐船逃离,被警方发现后,又持枪准备跳海逃跑,结果一枪打在自己胸口上,现在已经到了弥留之际。”江辰正拉着叶瑾瑜的手,冲着办公室里道:“在这个案子里,我相信你不是主谋,如果你现在把我女儿放出来,到审判阶段,我们可以为你求情。”

    仍旧是没有任何回答。

    叶瑾瑜拉拉江辰正,示意他不要再继续往下说。

    随后便是将近一个小时的沉默,直到屋里突然传来孩子的啼哭声。

    一直靠在办公室对面墙边的叶瑾瑜猛的愣住,那哭声,就像撕扯着她的心一般,终于,叶瑾瑜忍不住了,走到办公室门边,拿手敲了敲:“陈潇是不是孩子饿了,还是孩子又不舒服了,求求你,如果你需要人质,我跟孩子换好不好,她还小,她什么都没有做过,你又何必这样苦苦相逼呢?”

    好一会后,里面传来女人哄孩子的声音。

    叶瑾瑜愣了一下,转头看向了江辰正。

    江辰正对叶瑾瑜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着急。

    屋里孩子一直哭个不停,杨医生被请了过来,隔着屋子听了一会问道:“刘太太,孩子,现在烧退了没有,你们已经在里面呆了几个小时,孩子很可能是饿了,要不要给她送点吃的?”

    “烧……退了。”陈潇的声音终于传了出来。

    众人都有些兴奋,叶瑾瑜几乎趴在门上,紧紧的听着。

    在谈判专家的暗示下,杨医生思忖着又问了一句:“现在又我让他们送点奶进来好不好?”

    好一会后,陈潇回道:“你们不要骗我?”

    “让我进来,求你陈潇,让我见见我女儿。”叶瑾瑜忍不住道。

    里面的人又沉默了好一会,而这时杨医生已经让诊所的护士拿来了刚冲好的牛奶。

    叶瑾瑜接过奶瓶,近乎哀求地道:“求你让我进去吧,她是我女儿,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看到孩子,让我看她一眼。”

    几乎没有人认为陈潇会被说动的时候,却听到里面传来声音:“江少夫人,你一个人进来?”

    所有人都愣了一下,叶瑾瑜使劲地用手背抹了抹泪水。

    谈判专家立刻在叶瑾瑜耳边道:“江少夫人,就让我们的女警代替你进去。”

    “我要亲自进去,我不是软弱的女人,我要救我的孩子。”叶瑾瑜坚决的拒绝了。

    “陈潇,我这就进来,什么都没有带,除了孩子的奶瓶。”叶瑾瑜朝着门内大叫了一声。

    又等了好一会,办公室的门,轻轻的开了一条缝。

    “不要想闯进来,你们都知道,孩子在我手里。”陈潇在里面说了一句。

    原本有警察想跟着叶瑾瑜冲进去,这事到底退了出来。

    叶瑾瑜长吸了一口气,走到门边:“是我,让我进去吧。”

    门缝又开大了点,显然对方还存在疑心,叶瑾瑜稍稍推开,从门缝里挤了进去。

    一进到里面,叶瑾瑜的目光便落到一步之外的儿童手推车上。

    甚至她都没有去瞧瞧站在旁边,手里正握着一把匕首的陈潇,所有的注意力,全部落在了儿童车里,那个有个头上贴着退热贴,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还含着泪珠的孩子。

    “点点……”叶瑾瑜刚叫出孩子的名字,眼泪便夺眶而出,此时一下子跪在摇篮边,终于忍不住呜咽了起来。

    有冰凉的东西,搭在了叶瑾瑜的脖子上。

    叶瑾瑜没有去理会,啥也不管的看着摇篮里的孩子。

    那孩子居然睁着眼睛,也在瞧着叶瑾瑜,手脚不时地摆动,嘴里还发出啊啊的声音。

    叶瑾瑜伸出手,试图将孩子抱起来。

    “把她放下。”陈潇的声音,在叶瑾瑜身后响起。

    “嗯嗯。”孩子在摇篮里看到了叶瑾瑜手上的奶瓶,眼睛亮了亮,两只小手伸了过来。

    没有理会那把匕首带来的威胁,叶瑾瑜拿起奶瓶,在手背上试温度之后,将奶嘴塞进了孩子的怀里。

    孩子明显饿坏了,几乎是一下子抱住奶瓶,得大口大口喝了起来。

    “我家宝宝真饿坏了。”叶瑾瑜瞧着孩子,含着眼泪笑起来。

    孩子喝的高兴,两只小脚都翘了起来,叶瑾瑜忍不住抓住孩子的脚,轻轻的吻吻。

    孩子抱着奶瓶,朝着叶瑾瑜眨了眨眼。

    凝视了孩子好一会之后,叶瑾瑜转过头,看向了依旧拿着刀对着自己的陈潇。

    “想过以后怎么办吗?”叶瑾瑜淡淡的问:“你不可能一辈子躲在这间屋里,我也知道你不想死。”

    这时候,叶瑾瑜才仔细地看了看陈潇,果然发现,这个女人比以往瘦了一大圈,眼窝深陷,皮肤干涩,像是比之前老了十多岁。

    “我不想死,我也不想做了。”陈潇喃喃的道,手里还拿着那把匕首。

    “我先生刚才在外面说的话,你应该听见,毕竟。”叶瑾瑜说着看了看摇篮里的你的点点:“毕竟孩子被你养到现在,毕竟他还活着。”

    “我要离开这里。”陈潇突然紧盯着叶瑾瑜。

    叶瑾瑜叹了一声:“你觉得自己能逃到哪里去?”

    陈潇猛的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要回家,我家在开普敦,我要回到我妈妈那去。”

    “你可以自首。”叶瑾瑜想了片刻,道:“自首可以轻判,只要坐几年牢,你就可以回开普敦。”

    陈潇望着叶瑾瑜,眼睛闪了闪。

    “自首吧,不要再这样了,刘昶都快要死了,你还想做什么呢?”叶瑾瑜叹了一声。

    “刘昶……”陈潇显得有些吃惊。

    “我们早就认出他了,为了他那点钱,居然能装死,还把自己的脸整得面目全非,也就刘昶这种人能做得出来。”叶瑾瑜讥讽的道。

    “刘昶死了。”陈潇不知道在想什么,低着头,嘟囔了一句。

    叶瑾瑜看向了陈潇手里的匕首:“你不知道我有多恨你,你和刘昶抢走了我的女儿,他现在一切都结束了,我只要孩子平平安安,关于其他的我都不管。”

    陈潇的目光,落到摇篮那边:“宝宝……”

    “自首吧,坐完几年牢,你还是陈潇,去找个好男人安安稳稳的过日子,不要像这样助纣为虐。”叶瑾瑜淡淡地道。

    陈潇突然笑了起来:“你骗我的,我才不会去坐牢。”

    说到这里,原本夹在叶瑾瑜颈间的那把匕首,又往里按按:“把孩子抱上,我们要出去。”

    “你想做什么?”叶瑾瑜皱起了眉头:“你准备往哪里跑,你觉得能逃得过吗?”

    “不行,我要走,我要离开这里。”陈潇突然叫了起来。

    此时陈潇的表情大变,情绪十分激动,那把匕首死死压在叶瑾瑜的脖子上。

    “我跟你走,不过孩子要留下。”叶瑾瑜努力保持着镇定,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把这个,突然变得危险的女人,带着女儿远越好。

    “跟你老公要车,我要离开,我马上就要离开。”陈潇几乎是怒吼道。

    “辰正,安排一辆车,我送陈潇离开,还有孩子,现在还活着,我们不会带上。”叶瑾瑜对着外面道。

    几分钟之后,办公室的门打开,陈潇拿刀逼住叶瑾瑜的颈间,几乎是背靠着墙挪了出来,而此时叶瑾懿的两只手,已经被陈潇用从办公室找出来绑带捆住。

    屋里突然传出孩子的哭声,叶瑾瑜想往后看一看,没想到脖子上一沉,居然被划了一刀。

    “瑾瑜。”江辰正担心地喊了一声。

    “照顾好孩子。”叶瑾瑜看了江辰正一眼。
热门小说推荐: 婚情告急:江少追妻路漫漫 东洲警事 我的徒弟你惹不起 踏出大山的女人 这只妖怪不太冷 废婿当道 他的套路,情深刺骨 陆先生,聊表心意 都市之修仙狂人 开局假装是神壕 里克编码 怪我心太软 暖婚重生:盛少独家宠溺 风云之峥嵘岁月 基因狂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