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她真的特别想要个和他的孩子

作者:西风灼灼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分久必婚最新章节第128章:她真的特别想要个和他的孩子
热门小说推荐: 权力巅峰 宝鉴 官道无疆 校花的贴身高手 大鉴定师 神藏 都市藏真 道藏美利坚 天下珍玩 美利坚牧场 绝品天医 农家仙田 斗破之无上之境 文艺时代 极品小农场
此时到了私密空间内,周有宁憋着一肚子的疑问,眼神里净是掩藏不了的迫切。

    杜施瞟她一眼,却立刻回避着她的眼神。

    周有宁以为她明白自己意思,还想等她主动说出来,谁想她直接来了招视而不见。

    “你还瞒着我多少事呢?”周有宁忍不住戳戳杜施的手臂,“这些被人挖出来可都是顶级黑料,最近你风头盛,挡了不少人的路,尤其是上周上映那部陈斯意主演的文艺片,跟《看见我》是同类型,人家可是文艺片专业户,有你的珠玉在前,人家的风头全被压下去了。”

    发现《看见我》大火之后,对方的团队就预见两部片子必定会有高低比较,于是那时就开始花钱雇营销号,将两位女主角拿来比较。

    比如用杜施的生图与刘斯意的精修图对比,买艳压通稿。

    手段真是再低级不过了。

    可是除了刘斯意的粉丝,根本没人买账。杜施的路人缘好,加上她向来低调,除了前段时间的恋情绯闻,几乎没什么负面新闻。

    娱乐圈的美人数不胜数,但刘斯意从来都是走青春文艺路线,论长相身材,在这美女如云的圈子里不过平平常常。

    群众又不瞎,刘斯意的团队大约是失心疯了,买这种营销,根本就是自取其辱。

    意识到这法子行不通后,对方改变策略,又开始比演技,一口一个文艺片女王,碾压初次尝试文艺片的杜施。

    结果那时杜施正好凭《看见我》收获了一大批粉丝,新电影在各大社交APP上均获得高分,而且这才是她的第二部电影,作为非科班出身的新人演员,有此表现已是万里挑一,两部电影里角色类型反差之大,角色诠释得饱满出彩,较之刘斯意万年不变的文艺调调,只会干流泪咧嘴笑的演技,谁碾压谁还不一定。

    周有宁都还没出手,对方团队就已经踢了铁板。

    杜施直好笑:“我成年人谈个恋爱,跟现任丈夫有过一个孩子,这都能成为黑料?我怎么不知道进娱乐圈还有守贞到新婚夜脱婚纱掀盖头这条规则?借用网上一句话,大清亡了多少年了,让我瞧瞧谁还在穿裹脚布。再说《看见我》是女性题材的电影,若是因为自己谈过恋爱有过流产史就被黑,那看来这类型电影都是白拍了,再多聚焦女性权利,呼吁女性独立自由的电影,都唤不醒底层封建余孽。”

    “你少避重就轻啊!”周有宁压低声打断她,“不认真审题,转移话题倒是蛮快的。你知道我是想问什么,你得将事情给我一五一十说清楚,万一哪天被人借此传谣,我有准备,才能及时挽救舆论。”

    杜施低声嗔道:“少来,你这是以公谋私,打着公事的由头满足你八卦的内心而已。”

    周有宁坦诚说:“你说得对,我于公于私都想知道。”

    这些事,连宁浔都不曾提过半个字,这其中的纠葛,更是引人遐想。

    她无非就是想知道杜施对孟延开如此痴情,意志坚定的原因。

    见她态度不算坚决,周有宁试着问:“你俩是在哪儿认识的?意|大|利?”

    杜施上大学时,一年能回来两次都算多了,在国内应当是没办法谈恋爱的。

    杜施其余不多说,只是缓缓点了两下头。

    周有宁又问:“怎么认识的?”

    “路上,捡来的。”杜施半玩笑似的说着,脑海中不由回忆起当时场景,历历在目。

    这种离奇的说法,周有宁下意识觉得杜施是在敷衍她,“不正经。”

    “是真的,”杜施陷在回忆里,语气因故作轻松而显得还算平静:“当时他受了伤,我送他去医院,然后带他回了我的公寓,在一起了差不多有半年,后来我们在西西里度假的时候,我才刚发现怀孕,然后就出了意外,他受了重伤,人失踪了,我孩子也没了。之后检查的时候,医生说是胎囊发育得不太好,如果好好养着可能还有扭转情况的机会,但那次事故中,我受了点伤,孩子就没保住。”

    短短数句,缓缓道来,即便缺乏细节,也不难想象她平静叙述之下的曲折情路。

    周有宁的诸多疑问,仿佛瞬间堵在嗓子里,变成浸水后又湿又沉的棉花,吐也不是,咽也不是,叫人难受得很。

    二人都不擅煽情,杜施不想将往事说得催人泪下,而且此事无法细说,她只是掐头去尾将这短感情经历概括了一遍。

    “其他的细节我不好多说,反正出事的时候挺严重的,孟延开本来能等到别人来帮忙,但是为了护着我,替我承受了大部分的伤……”杜施张了张唇,皱紧眉心,有部分场景回忆起来还是无法抑制地感到窒息,不得不停下缓一缓,“当时从他后脑勺流下的血都滴进我眼睛里,我怕……我怕今后没机会了,那时候才告诉他我怀孕了,可惜孩子没保住,我挺遗憾的。”

    孩子没了之后,她担心孟延开已经不在,那这世上,她和他唯一的联系都没了,很长一段时间,她都沉浸在幻想中。亲亲

    幻想如果孩子能生下来,会不会像他?是不是就可以弥补失去他的缺憾?

    她真的特别想要个和他的孩子。

    “分别前他让我不要去找他,只要他还活着,就会来找我,只是我等了很久也没等到,心里却又一直谨记着他最后留给我的话,不敢轻易去打听他的消息。浑浑噩噩过了快一年,宁浔提议让我拍电影,做演员,我之所以答应,就是想给他暗示,如果他还活着,我希望他能看见我,快点来找我……后来才得知他回了孟家,本来在孟京生结婚那天,我也只是想远远看看他,最后却没忍不住……”杜施无奈苦笑,“那么久了,我一直以为他人已经没了,所以才不来找我,后来才知道他当年伤势过重,根本就不记得我了。”

    如此想想,不记得她了,也总好过天人永隔,还能有重新在一起的机会,还能看见他的脸,跟他说上话,她抓住时机,勇敢了往前迈了一步,所以现在还可以抱他,亲他。

    杜施由始至终都是那种不徐不疾的语气,坚定里透着失而复得的珍惜。

    周有宁一开始还以为杜施就是单纯贪图孟延开一些什么,或许是人,或许是钱,又或许是地位,可综合来看,孟延开都不是她的最佳选择。

    唯一可能就是她对孟延开用情至深。

    不过在此之前她一直想不通,杜施这么一个对任何人和事都无所谓,性子孤冷的人,怎么遇上孟延开,就忽然一改常态,恨不得把毕生攒下来的温柔和爱全都都掏给他。

    如今揭开往事的面纱,没有什么意料之外,一切都只是情理之中。

    共同历经过生死的情人,很难不刻骨铭心。

    只是杜施也太惨了,这种千万分之一的几率,也能让她摊上。

    看着一个曾经差点为自己命都不要的男人,对共同经历的过往毫无印象,再相见冷淡疏离,还因为别的女人的多次朝自己冷言相向……

    这种来自心理上的折磨,并非常人所能忍受。

    周有宁想起上次杜施生生替孟延开挨了一棍,估计是害怕历史重演,孟延开如果因为那一棍再有个万一,杜施这辈子恐怕都走不出来了。

    周有宁知道杜施现在只是表面故作平常,心中恐怕又掀起了波澜,只得轻声安慰说:“放心吧,这次孩子肯定会健康平安生下来,都说子女缘,子女缘,父母与孩子也是要看缘分的。”

    时间到了,二人去取结果,杜施在自助打印机打印单子的时候手脚发凉,生怕结果有异常。

    拿到检查单,立刻塞给周有宁。

    周有宁拿起来看了下,上面有检测出的HCG和孕酮数值,后面有参考区间,她仔细做对比,发现都在正常范围内。

    周有宁故意叹气说:“你这是典型的逃避心理,现在不看,待会儿一样要面对。”

    一听周有宁这语气,杜施心都凉了半截,眼眶蓦地就红了。

    周有宁看情况不对,心下一跳,再也不敢逗她,赶紧将单子给她看:“不准哭,看看看,都是正常的!”

    杜施似信非信,颤抖着手指,指着上面的数值一一对照,发现的确是正常的,又再确定了一遍,咬着唇,差点喜极而泣。

    将血检结果给医生看过之后,医生也说情况正常,杜施才算真的将这颗定心丸吃下了肚。

    可杜施仍然有诸多担忧,紧张地问医生:“我有时候觉得有点晕,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医生是位中年女性,隔着眼镜和蔼地看着她:“怀孕前有没有低血糖或贫血?”

    “有。”

    “那不就对了,饿了当然会晕,每日三餐都要吃,多补充营养,但不要无所顾忌地乱吃。”医生跟她提到,平日里可以多吃哪些东西补充蛋白质和维生素。

    杜施出于激动,医生说一句她就一边记一边点头,完了又忧心忡忡问:“但是我怀孕之后还喝醉过酒,熬夜,还有姓生活也没太注意,这会不会有影响啊?”

    医生指着她的单子说:“现在不是情况很正常吗?其实很多孕妇在不知道自己怀孕的时候,都有不良的生活习惯,只要之后注意,基本是没问题的。胎儿其实比你想象的坚强,你只需要顺其自然,放宽心就好。”

    交代完注意事项,医生最后又跟杜施说:“过段时间再来做超声波,检查胎囊发育情况,确定预产期。”
热门小说推荐: 大国风华 寄生猫 都市鉴宝金瞳 我,人已落榜,万亿首富 警探长 荒岛:开局捡到双胞胎姐妹 上门龙婿:我的傻白甜老婆 透视神医 我替天庭直播带货 闪耀的未来之怦然欣动 战神之君临天下 鬼豪从获得亿万冥币开始 人生知何处 乡村大队长 环球旅拍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