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壁立山东 第五六九章 血雨飘来湿战袍(三)

作者:豫西山人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重生之红星传奇最新章节第四卷 壁立山东 第五六九章 血雨飘来湿战袍(三)
热门小说推荐: 大明武夫 穿梭时空的商人 宰执天下 夜天子 明末传奇 大宋的智慧 抗日之兵魂传说 医统江山 乱清 贞观大闲人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佣兵的战争 明扬天下 帝国崛起 百炼飞升录
思︿路︿客 www〝siluke〞info 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Ps:昨夜小区停电,山人下班回家后一直在等来电。打电话询问供电值班,答复说正在抢修,约一个小时后来电。谁知这一等就是一夜,到现在还没有电。早上起来到办公室打开电脑一看,我晕,竟然被从月票榜上踢了下来!山人郁闷至无言,只好中午不休息,在办公室码字求票!

    谷寿夫怎么都想不到,八路军是用这种手段破城的,满脸都是不可思议,人也变得傻傻呆呆的。

    关龟治同样看傻了。不过,他不象当过第六师团师团长的谷寿夫那样骄横,一看八路军大举入城,那么多的坦克、装甲车,关龟治心里就确定济南完了,所有的部署在八路军强大的火力下都变成了纸糊的。一捅即破。这个时候,他已经明白,说什么都晚了,连撤退都成了一种梦想了,尾高龟藏、下元熊弥、甘粕重太郎等人的命运在等着自己呢!

    关龟治想拉谷寿夫尽快离开城楼,城楼的目标太大,说不定八路军的大炮正在休正参数,很快就会炮击城楼的。这一伸手去拉,关龟治才发现,谷寿夫中将的脚下一滩湿水。

    堂堂大曰本帝国陆军中将、第十二军司令官、骄横凶残的谷寿夫被吓尿裤子了!

    这也不是谷寿夫胆小,这家伙什么时候胆小过?关键是八路军的火力、战法都远远地超出了他的认知水平,让他接受不了。

    当年济南惨案的时候,谷寿夫的前辈、原曰军第六师团长福田彦助在济南兴风作浪,玩弄狗肉将军张宗昌和北伐军谈判代表于股掌之上,屠杀济南军民17000余人,企图以一个师团的兵力阻止中国统一。后来,谷寿夫又率领第六师团在中国烧杀抢掠,犯下滔天罪行。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在福田彦助、谷寿夫之流看来,中国比曰本落后的太多太多,中[***]队根本不是曰军的对手,他们打中国人,就象成年人打小孩一样。

    现在事情反过来了,眼看着教导师主力火力如此凶猛,转眼之间就把坚固的济南城防打了个稀里哗啦,教谷寿夫如何不尿裤子?

    再说了,所有凶残的人都是拿着屠刀屠杀别人时凶残,真要是屠刀架到他们的脖子上,他们比一般人还要稀松。这就和那些古往今来的贪官一样,边收礼边教训人,装的给真的一样,一旦东窗事发,那些家伙就会软如鼻涕怂似蛋,恨不得把自己和老婆的房事都交代出来。

    关龟治顾不得笑话谷寿夫,拉着他就走。

    关龟治动作很快,三下两下连滚带爬地就把谷寿夫拉下了城楼,跌跌撞撞地下了城墙,向司令部逃去。

    两个曰军中将刚逃离内城城墙,八路军的炮弹跟着就到了,狠狠地砸在内城东门城门楼子上、城墙上、城墙根,打得内城墙上烟雾弥漫、砖块飞扬,把留在城墙上的曰军士兵们炸得鬼哭狼嚎,抱头鼠窜。

    曰军第十二军司令部设在济南内城西门外商埠区胶济路饭店。这是一座德式建筑,原来是卖西餐的。曰军第一次制造济南惨案时,就把司令部设在这里。西尾寿造担任第二军司令官时,也看中了胶济路饭店结构严谨、便于守备的优势,依然作为司令部驻地。

    回到第十二军司令部后,暂时安全了,谷寿夫那沥沥拉拉的尿也滴完了,心情也安定了,老鬼子又要作恶了。

    十二军参谋长小林浅三郎向谷寿夫报告八路军炮群大规模炮击后,遭到谷寿夫训斥,留在司令部里没有出去,没有亲眼目睹八路军开进济南城时的威势,认识还停留八路军炮群轰炸城墙上,正拿着电话声嘶力竭地命龖令守城部队向缺口发起反冲击,坚决把突进缺口的八路军赶出去,堵上口子。

    放下电话,小林浅三郎不再理会桌上几部叮铃铃直叫的电话,向谷寿夫报告到:“司令官阁下,守城部队报告,八路军突破外城东部城墙,正向内城方向攻击前进。城南、城北均发现八路军大部队。西面张庄机场附近发现八路军骑兵在快速运动。驻城东南、城南各要点部队报告,遭到八路军主力攻击。驻德县部队报告,他们在向泺口大桥增援过程中遭遇八路军阻击,待后续部队到达后继续攻击。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寺内寿一大将要求报告八路军攻城情况,严令我部死守济南,确保济南不失。”

    不等谷寿夫说话,关龟治就气急败坏地告诉小林浅三郎:“小林君,八路军不是突破东面城墙,而是在大批坦克、装甲车掩护下大举入城,马上就要打进内城,打到商埠来,打到十二军司令部了。济南完了,第三十四师团完了,我们全完了!请立即报告寺内伯爵,请求批准弃城突围。否则,我们都会成为八路军的俘虏的!”

    小林浅三郎瞪着关龟治,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谷寿夫冷冷地看着关龟治和小林浅三郎,也不管自己一身尿搔气是否熏人,低声说道:“二位,请保留一点大曰本帝国陆军的尊严和体面,不想死和不想被俘虏的话,就振作精神,和土八路拼个鱼死网破!”

    关龟治和小林浅三郎一听,都愣怔在了那里。

    谷寿夫和关龟治一样,也认清了战局不可逆转、济南已经不保的形势,不过他比关龟治作战经验更丰富,知道此时八路军已经合围,想突围只能是痴人说梦。当然,他心里也抱着万一突围成功的侥幸心里。

    谷寿夫瞪着想要吃人一样发红的眼睛,在关龟治和小林浅三郎的脸上扫来扫去,恶狠狠地说道:“小林君,你马上向寺内寿一司令官报告,八路军至少有十个炮兵团和一个联队的坦克、装甲车,济南已被攻破,我等决心以死报效天皇陛下,与济南城共存亡。发完电报后,给特务机关长大桥熊雄打电话,命龖令他指挥济南城所有的宪兵、警察、在乡军人、各师团驻济南兵站人员全部投入战斗,任务是洗劫济南,摧毁济南。无论是放火烧还是用炸药炸,什么方法都行,目标是要把济南的商店、饭店、工厂、银行统统摧毁,一句话:屠城!我们保不住的也决不能留给土八路!”

    小林浅三郎一听,浑身热血上涌,“啪”地一个立正:“请司令官放心,保证完成任务!”说完,就去部署了。

    谷寿夫又对关龟治说道:“关龟君,土八路虽然火力强大、兵力强大,但巷战是皇军的强项,只要进入巷战,都是短兵相接的战斗,大炮再多也无用。告诉士兵们,惊慌的不要。越是惊慌失措,越容易被打死。不要想着撤退、突围,我们的两条腿无论如何都跑不过汽车和战马。命龖令各部队,要利用街道、工事、楼房,冷静应战,用手雷、炸药包、刺刀和土八路决一死战,阻挡住土八路的攻势。各部队要迅速动手,抓中国人当盾牌,用中国人替我们挡子弹。遇到老百姓反抗,统统机枪的开火,死啦死啦的!打不过八路军,难道还打不过手无寸铁的老百姓么?告诉士兵们,杀老百姓的数量也计入战功。杀,给我狠狠地杀,只要是中国的,包括小狗小猫都可以统统射杀!”

    谷寿夫这样一说,关龟治觉得司令官阁下简直是大和勇士的榜样,和刚才尿裤子的形象判若两人。不过,关龟治心里清楚,这个命龖令要是早下两个小时,很可能济南城现在已经是人间炼狱了。可惜命龖令下的太晚了,士兵们就是再想抢劫、强歼、杀人、放火,他们也没有时间了。躲在工事里都不安全,哪里还能再跑出来去杀人放火么!那不是自己把自己送到八路军枪口上么?因此,他提议道:“司令官阁下,还有一个办法,请司令官阁下和小林参谋长立即突围,我指挥部队死守济南,掩护阁下突围。”

    谷寿夫哪里是不想突围逃跑,问题一是他心里明白不一定能跑的出去,二是没有命龖令他也不敢弃城逃跑,那样即令是跑出去了,结果也是一个死字。不同的是,跑不掉就死在八路军手里,跑掉了就死在天皇陛下勒令剖腹谢罪的诏书上。

    谷寿夫摇摇头:“关龟君,不要再说这样的话,我是不会走的。你马上命龖令城东南、城南各要点守军依托阵地,拖住八路军一部,减轻济南城内压力。只要我们能坚持到天亮,不,坚持几个小时,第三十五师团和读力混成第十三旅团就可以赶到,夹击土八路”。

    关龟治见谷寿夫说的如此坚决,也不好再说了,直接拿起谷寿夫办公室的电话,开始指挥各部队作战。

    关龟治开始打电话的时候,小林浅三郎神情落寞地走了过来,报告说大桥熊雄的电话打不通,驻济南特务机关各分支机构的电话也打不通,很可能他们已经隐蔽了。

    谷寿夫一听,没有明白什么意思,要小林浅三郎再报告一遍。

    小林浅三郎只好重复了一遍,谷寿夫这才明白大桥熊雄和他的特务们已经偷偷溜了。

    谷寿夫从椅子上一下就站了起来,身上的尿搔气熏得小林浅三郎一阵恶心,张嘴哇地一声就吐了起来。

    谷寿夫可不管这些,大声地咒骂大桥熊雄胆小鬼、逃兵、可耻。骂完,指着小林浅三郎吼道:“你的,指挥部队行动,执行毁灭济南命龖令。记得要把济南监狱里的犯人统统处决,粮库、油库、弹药库统统地炸了!”

    战斗发展到这个时候,已经由不得谷寿夫了,因为八路军进展太快了,快得让谷寿夫的命龖令已经无法传达到各部队执行了。

    教七旅经过胶东反围剿作战后,车少马少,旅长陈大勇为了赶上教一旅步伐,只能把全旅的胶[***]车、战马全部交给教十九团、教二十团使用,让参谋长李德光和政治部主任史然带着这两个团随着骑兵营快速运动,赶到济南城西南方向,封堵小鬼子逃跑路线,自己和政委刘毅率领教二十一团、新七团、补充团强行军往济南城赶。

    等教七旅赶到济南东门的时候,教一旅已经攻进城去了。陈大勇一看是这种情况,对政委刘毅说道:“政委,再往西南方向迂回的话,等我们赶到指定地点,这济南城的小鬼子就被打死完了。我看,修改一下作战计划,我们就从城东门进城,上城墙,兵分两路沿城墙攻击。怎么样?”

    教七旅政委刘毅是个文质彬彬的人,这个时候也露出了军人那种狂野的一面,把袖子一挽:“奶奶的,老子在胶东受了多少窝囊气,该报仇了!上,直接进城!”

    陈大勇当即下令,殿后的三个团和旅属部队全部由东门进城,上城墙,兵分两路,由东向西横扫。

    仗打到这个时候,谁都知道济南的小鬼子完了。教七旅是这样办的,担任预备队的教六旅当然也不会眼睁睁地看着兄弟部队打下济南而自己却一枪不放。旅长张洪涛的眼睛都急红了,可惜再急也没用,没有命龖令他是不敢动的。

    张洪涛催着参谋长何明亮一遍一遍给师部发报,请求批准投入战斗。最龖后,在教一旅入城的时候总算等来了师长的电令:“入城。投入战斗后接替教一旅清剿负隅顽抗的曰伪军,担任济南城防任务。张洪涛任济南城防司令。”

    刘一民只所以任命张洪涛为济南城防司令,是因为和主力旅相比,教六旅只有半个旅,还有一半有政委苻竹亭率领坚持冀鲁边抗战。另外一层意思,是不愿意暴露教一旅、教二旅、教三旅、教四旅这几个主力旅的番号和领导人。先教六旅一步入城的教七旅,旅长陈大勇在攻占青岛的时候已经担任过青岛代理市长,已经不适合再担任济南城防司令了。

    接到命龖令的张洪涛,马山挥动部队向济南扑来。到东门的时候,眼看连教七旅都从东门入城了,张洪涛马上命龖令部队把教一旅留在城外的汽车用上,开上汽车进城杀鬼子。

    教二旅夺取泺口大桥后,留下一个团围歼泺口镇、鹊山守敌,刘建立和曾春鉴亲率旅主力向济南北门方向疾进。

    等教二旅赶到北门的时候,教一旅早已经杀进城里了,整个济南城到处都是枪声和炮弹、手榴弹、炸药包爆炸声,防守济南北门海晏门、西北门小北门的鬼子已经乱了,正在忙着抽调兵力增援城内作战。

    刘建立一看是这情况,马上命龖令新二团和补充团沿城墙向西迂回,封死小鬼子的逃路,然后喊过炮兵团长,指着海晏门说:“给你10分钟时间,集中所有炮火,把城门给老子轰开!”

    炮兵团长说了声保证完成任务,就去指挥部署了。

    教二旅炮兵团由于承担着为整个鲁西集团提供火力掩护的重任,除了48门野炮外,还配置有高射炮连、飞雷炮营,加上教四团、教五团、交六团的步兵炮、迫击炮,火力足够强大。就这,炮兵团长还担心不能在10分钟内完成任务,把三个团的火箭筒全部用上,让战士们隐蔽接近城墙,架起火箭筒,加入对北门和城墙的轰击。

    五分钟后,教二旅炮兵团开火了,野炮炮弹、飞雷炮发射的炸药包画着弧线砸向城门楼子和城墙,高射炮、平射的步兵炮狠狠地撞向城门和城墙。霎时间,爆炸声闷雷一般在济南城北门上空回响,小鬼子的尸体伴着城墙上的石子、泥块纷纷向城墙下坠落。

    趁着炮群开火的掩护,各团的火箭筒组跃进到了射程内,战士们迅速架起火箭筒,开始集中轰击一点。

    密集的炮击,让济南北门城墙哗啦啦垮掉,到处都是缺口。

    刘建立一挥手,冲锋号响了起来,在鲁西隐蔽待机这么久、早已经憋得浑身是火的教二旅三个主力团和旅直部队,就象山洪爆发一样,涌进了北门。

    最郁闷的是教三旅了。

    教三旅炮兵团划给李昌统一指挥。本来,按照作战计划,专门有一个炮群配合教三旅作战,但龖是李昌临时修改作战计划,集中炮群轰炸北门。所以,等教三旅赶到南门齐鲁大学时,炮群还没有跟上来。这下好了,小鬼子架设在南门上的步兵炮、掷弹筒、重机枪拼命扫射,驻守在齐鲁大学的小鬼子得到火力掩护,也利用工事和校舍拼命顽抗,部队根本就到不到城门跟前。

    见是这种情况,李清干脆下令各团组织火力,与城墙上的曰军对射,压制鬼子,掩护部队进攻,先消灭据守齐鲁大学的小鬼子再说。

    这要是搁在平时也没有什么,光是教三旅各团的火力就比守城曰军的火力强大的多,兵力也比小鬼子强大的多,就算小鬼子依城固守,李清也有把握消灭曰军、打开城门。问题是教一旅早已入城,济南城内已经是枪声一片了。再晚一会儿的话,估计城内的小鬼子就会被教一旅杀光宰净的。高原和他的教一旅是什么传统,李清清楚的很,见了小鬼子,习惯于连汤带骨头一起吃,想让他们给别的部队多少留点,门都没有!

    老成持重的李清急得直挖胯!

    就在这个时候,随骑兵旅行动的炮群向西迂回路过城南,教三旅政治部主任常化雨马上上前拦住了他们,要求他们停留一会儿,帮助教三旅轰开南门。

    随骑兵旅行动的炮群是以骑兵旅炮团为核心的,这个炮兵团是在消灭第十师团后组建的,战斗任务很少,成立以来也仅仅是在二十里堡机场消灭曰军第一0四师团的战斗中试了一把身手,那还是夹在炮兵旅炮群中间,根本显不出水平。干部们还好说,都是炮兵旅调来的老炮兵干部,战士们可就不同了,一听威名赫赫的教三旅向自己求援,登时就上了劲,纷纷要求参战,支援教三旅一把。

    就这样,随骑兵旅行动的炮群,耽误了10分钟的行军时间,在南门外建起了阵地,开始修理张牙舞爪的南门守军。

    炮弹在爆炸,炸药包在爆炸,刚才还在向城下倾泄弹药的南门城墙上的曰军一下子就懵了,不知道他们祖上做了什么坏事,竟然让他们落了这样的下场:死就死了,到头来竟然连个完整的身体都得不到!

    在南门城门打开的一刹那,李清就下达了攻击命龖令,教三旅各团一涌而入,那些据守齐鲁大学、刚才还在猖狂抵抗的曰军,在教三旅攻击的狂潮下,就象大河奔流中的浪花一样,很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百战之师教三旅从南面杀进济南了!

    完成任务的骑兵旅炮群,阵地上都是欢声笑语,战士们兴高采烈地收拾大炮,继续向西前进,追赶骑兵旅去了。

    至此,八路军教导师各主力部队全部杀进了济南城,从围子墙到外城各街道,济南城里到处都是八路军的枪炮声和喊杀声。小鬼子不要说想和八路军巷战了,他们就是不想都不行。济南城才有多大面积啊,它的围子墙周长也不过才12公里,这一下涌进这么多精锐的八路军战士,每条街道、每个胡同都有部队在进攻,在搜索消灭残敌。

    完成对济南内城东城门的炮轰后,李昌知道大事已定。不过,他是热心人,喜欢帮忙。刚好这个时候师通讯营把电话架通了,李昌拿起电话就向刘一民报告:“报告师长:济南城墙太不经打了。老子就是一次集中炮击,就把完成两座东门之间的城墙给轰塌了。又是一个齐射,把内城东门也给轰塌了。现在各部队都已经入城,那些个旅长、政委都忙着去抓鬼子司令官,没有人向你报告吧?还是咱老李好,有什么事情都想着师长。这不,一完成炮击就赶紧向你报告。师长,你听好吧!咱老李率领炮群进城了,哪里有小鬼子负隅顽抗,咱老李就替师长轰他娘的!”

    (未完待续)

    思︽路︽客 www~siluke~info 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热门小说推荐: 三国刘备之妙笔生花 红妆覆 佣兵大纨绔 龙吟水泊 王莽的皇帝成长计划 黄天乱世 三国之隐帝 诸朝争霸 穿越之纨绔小王爷 隋末霸主 东晋唐王 蝉鸣之时 我战魂无敌了怎么办 君臣谋 吃货大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