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拙尾

作者:叶沧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红樱桃最新章节第四章 拙尾
热门小说推荐: 我欲封天 莽荒纪 魔天记 玄界之门 符皇 仙碎虚空 仙路争锋 飞天 造化之门 大泼猴 修神外传 大道独行 申公豹传承 少年医仙 山神
思︿路︿客 www〝siluke〞info 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1

    每天都有很多人死去,也有很多人在这个世上诞生。

    死亡与出生是相对的,或许人生下来就是为了死亡。

    程锦风的内力正一点一点的消耗掉,身体渐渐有了一种虚脱的感觉。

    死,会是什么滋味?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体会。

    体会最真切的恐怕就是已经死亡的人了。

    可惜能够体会到这种滋味的人,却无法再向活着的人描述。

    所以很多人都说死亡怎么怎么样,其实那都是他们的想象而已。

    程锦风或许就要体会到死亡的滋味了,至少现在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他的身体越来越软,全身一阵阵的乏力,他zhidao自己就要不行了。

    他很想临死之前再看自己的女儿zuihou一眼,可是无形的气劲牢牢地束住了自己,让他动弹不得。

    程锦风一生杀的人不超过五个,而且都是无数条命案在身的恶人。他总以为善恶到头终须报,却没想到自己的报应来的这么早,还偏偏是行善得恶的那种。程锦风有点无奈。

    他不怕死,但却担心女儿的安危。

    2

    “一个就要死的人,你说他最留恋的会是什么呢?”柳九忽然端起酒杯问。

    柳九眼睛紧紧盯着斯坏,问题自然也是对他说的。

    “嘿,你说呢?”斯坏不答反问,依然懒洋洋的样子。

    “名?利?权?是,却都不对。”柳九自问自答,一副悠闲的样子,继续道,“说‘是’是因为这些都是人或者的时候苦苦追求的,说‘不对’是因为这些对一个死人来说已经失去了价值。亲情,只有亲情,才是最值得留恋的,因为只有亲人才会为你的离去哭泣伤心,或许你太普通太平凡,但在亲人眼中你的存在却是他们的生活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所以,”柳九zuihou总结道,“如果你打算行走江湖的话,一定要割断亲情,就像和尚出家必须抛却七情六yù一样,不然zuihou一定会痛苦不已。”说完,柳九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眼角不经意的瞥了快要倒下的程锦风一眼,眼中闪过一死讶意,似乎对程锦风支撑到现在没到下甚感奇怪。

    “jīng彩,真是jīng彩。”斯坏拍掌笑道,“柳老爷子分析的真是透彻极了。”

    端端也咯咯笑道:“那是自然,柳老爷子一辈子江湖岂非白跑的?你没看柳老爷子一大把年纪都没有一个可以继承大笔财产的后人么?”

    “haha,”柳九一阵daxiao,“人活一辈子为的是什么?不就是及时享乐么?平常人如此,江湖人有怎能里外?只要自己活着时候享受过了,身后的事又何必管得那么多!”

    “haha,”斯坏也daxiao道,“柳老爷子果然爽快,怪不得能看透人世诸相,放开亲情而乐此不疲。”

    “不过我有个疑问想问柳老爷子,”斯坏笑眯眯的盯着柳九道,“柳老爷子刚才说名利钱财不过是活人追求的东西,一个快要死的人最留恋是亲情。但对于柳老爷子来说,zuihou时刻留恋的会是什么呢?”与此同时,斯坏食指轻轻点在程惠颈项大动脉上,程惠立即晕了过去。

    “不知死活的小子!”柳九脸sè大变,随即冷哼一声右手一抬,握在手中的酒杯忽然破空飞出,同时身子凭空而起,左臂一伸,大掌急速的罩向斯坏头顶。

    3

    “柳老爷子xìng子似乎有点急躁啊!”daxiao声中,斯坏左手一探程慧的杨柳细腰,两人倏然飘到了门外,柳九一怔之下,也飞身到了店外。

    端端心中暗叹一声,起身时手中已经多了一条乌龙长鞭。

    酒杯急速飞出,目标不是斯坏却是程锦风。虽然程锦风一直动弹不得,刚才斯坏和柳九的对话他却听的一清二楚。本来心中还暗叹自己死的不明不白,等到斯坏zuihou一句话他忽然明白了,原来自己一直被套在一个yīn险的圈中,而这个圈的主人就是表面上最先受到迫害的柳九,好一个苦肉计!

    可惜一切都太晚了,虽然zhidao对面的黑衣人不比自己好过,但现在自己已经早一步油尽灯枯了。

    这是一个拙劣的结局,或许这个故事根本不该开始。

    一念及此,程锦风全身内力不由得一窒,对方的内劲却趁此源源不断的涌入程锦风的身体,程锦风叹息一声,怀着对女儿的担忧默然闭上了双目。

    就在酒杯即将shè入程锦风印堂穴程锦风闭眼等死的一瞬,一个淡然的鞭影无声的卷住了酒杯,接着鞭梢一震,酒杯碎成三块直取黑衣人的双目和心脏。同时一只柔弱无骨的玉手贴在程锦风背后的灵台穴,一股柔和的内力透入程锦风的经脉,将黑衣人的内力沿着经脉循行了三周后缓缓引入了丹田。

    “端端,你……”程锦风诧异的睁开双眼,看见眼前的黑衣人胸膛被鲜血染成了血红一片,嘴角不断的流出鲜血,一双突出的眼睛不能置信的盯着自己身边的端端,“为,为什么,我养了你这么多年……”

    “bucuo,”端端叹息了一声,幽幽的打断了黑衣人的话,“你把我从小养大,又教了我一身武功,我很感激你……”

    “感激?haha哈……”黑衣人睁着血红的双眼狂笑道,“你就是这样感激我的!”

    “bucuo,bucuo,”端端喃喃道,“是我不对,我,我对不起你……”说着手腕一翻,手掌便向自己的头顶击落。程锦风大吃一惊,想要阻拦却已经来不及了,端端的身体已经软绵绵的倒了下来。

    “端端!”黑衣人大叫一声,良久喃喃的说,“傻孩子,傻孩子,你这是何苦来着……”说着,双眼一翻,就此断了气。

    程锦风刚刚恢复了一些内力,伸出手掌渡给端端一些真气,过了一会儿端端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无力的说“不要救我,我,我杀了那么多人,早就该死了……”

    “为什么要救我?”程锦风柔声的问。

    “因,因为,斯坏,我,我,我喜……”话还未完,程锦风感到手臂一沉,端端已然没气。

    “又是这个斯坏,”程锦风心中连连感慨,“真是……”

    4

    寒气袭人。

    没有人会冷,江湖人不会冷。

    程慧轻轻的的依在斯坏的肩上,两个人静静的看着柳九,柳九也看着他们。

    睥睨武林的紫金刀就握在柳九手中,但却还没有出手,或许只因为已不必出手。

    斯坏轻声问:“辛苦了这么多年,你zuihou又得到了什么呢?”

    柳九嘴唇动了动,却什么也没有说。

    也许已经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名利,财势,很多人没有的柳九都有了,但这些却无法填满yù望的沟壑。

    他想要的不仅仅是这些,柳九更想要的是整个武林,那种大权在握,能够轻易改变别人命运的快感。

    所以他才一直小心翼翼的苦心经营了这么多年,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怀疑,先是自己表演了一番苦肉计,让别人以为自己也是受害者,然后暗中主持大局一一攻破,但没想到zuihou还是暴露了,算起来,宫海天或许是其中一个最可怜的牺牲品吧。

    5

    程锦风在店门口默默的看着这一切。

    端端的尸体已经埋在一个外人无法知晓的地方,那是端端心中一直向往的地方。

    柳九苦笑道:“一开始我就zhidao你绝对不简单,却没料到zuihou会栽在你的手上。”

    斯坏笑笑,没有说话。

    柳九无限感伤的看着远处,喃喃道:“好多年没到凤凰山庄了,现在山庄的景sè或许更胜以前了吧?真留恋当年的风景,只是不zhidao我还有没有fangbian再领略一次山庄的风景。”

    “谁zhidao呢?”斯坏也喃喃的说,“我也想去看看呢。这么大的雪可难得一见呢。”

    “你呢?”斯坏轻声问程慧,“你想去么?”

    程慧看看酒店门口的程锦风,轻轻的点了点头。

    程锦风忽然道:“不请我去喝杯茶么?”

    斯坏haha笑道:“不能。”

    程慧急道:“为什么?”

    斯坏瞪着眼道:“因为那里又不是我的家,我有什么权力请别人去喝茶呢?”

    “你!”程慧气的刚要跺脚,斯坏忽然又快速的说,“不过我不反对程老伯跟我们结伴去做客啊。”程慧这才笑逐颜开。

    6

    小酒店。

    张老头昏昏沉沉的从柜台下爬起来,头依然痛得厉害。看来真的喝了很多。

    “人老喽,不中用喽。”张老头轻轻捶了下脑袋,晃晃悠悠的起身去收拾桌子。

    桌子却已经收拾整整齐齐,其中一张桌子上放着一大锭银子。

    “呵呵,这些客人真不坏,竟然给我留下了这么一大块银子。”张老头从酒桌拾起银子在手中掂着。

    “会不会是那个年轻人呢?”脑中浮起斯坏懒洋洋的样子,嘴角不由得现出一丝笑容。

    “真的很像呢,”张老头喃喃自语道,“这么多年没看去老庄主了,不zhidao现在庄里还好么?”

    张老头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摇摇晃晃的走出店外,这才发现原来店门也已经被人重新修正过了,怪不得这么长时间都没觉得有风吹进来呢。

    张老头又笑了。他抬头看向四周,终于发现一行浅浅的的脚印消失在通向凤凰山庄的无尽小路上,前方远处似乎立着一个身影。

    “嗯,看来我真的该去山庄一趟了。”张老头对自己说,“对了,那个身影是谁呢?”

    身影静静的立在雪中,身上已经堆上了厚厚的一层积雪。

    张老头蹒跚着走道身影面前,

    “是你啊。”张老头笑了,他认出这是昨天晚上背上背着一把紫sè大刀的老人,“你站在这里做什么呢?你不是要去凤凰山庄么?”

    柳九没有动,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只是定定的看着前方。

    “haha哈,”张老头daxiao,仿佛觉得这件事情很有趣,“你不是老的走不动了吧?难道你比我还不如?”

    张老头一边不停的笑着,一边踩着脚下厚厚的积雪,深一脚浅一脚向小路深处走去。

    思︽路︽客 www~siluke~info 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热门小说推荐: 玄黄丹圣 大修炼系统 永夜之君 犬啸山河 辅助召唤师 大唐剑尊 妖兽丹神 问尘记 灭神天 我师父是山神 仙游四海 为仙九千年 沧海默浮生劫 方寸道 溟谋女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