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度,梦回明月生南浦(二)

作者:寂月皎皎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云鬓花颜:君临天下最新章节流年度,梦回明月生南浦(二)
热门小说推荐: 大明武夫 穿梭时空的商人 宰执天下 夜天子 明末传奇 大宋的智慧 抗日之兵魂传说 医统江山 乱清 贞观大闲人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佣兵的战争 明扬天下 百炼飞升录 帝国崛起
推开门扇,但听嘎哑的“吱呀”一声,惊破多少年的沉默。有浅金的灰尘星光般飞舞于漏进屋的几束阳光里。

    陈旧木香伴着陈年书香缓缓地萦到鼻际,与十余年前一模一样的陈设撞到眼底,时光仿佛已在某一刻停滞。

    他依然是那个四岁的锦王府小世子,莫名其妙地在女人的权谋间中了一回毒,萎蘼不振地倚在慕容雪怀里。圆溜溜的眼珠转动之际,忽就抓到了门前那个似在哭又似在笑的绝色女子植。

    他唤她,“姑姑。堕”

    “思颜!”

    她笑着应,却在为他诊脉时,当着那许多的人,泪珠子嗒嗒地往下掉。

    他伸出小小的手,便抓到了姑姑的泪水,笨拙地为她擦拭。

    她湿着眼睫瞧向他,唇边努力地扬着,要给他最温和的笑……

    “姑姑!”

    许思颜忍不住低低地唤。

    周围却极静,门外的风扑进来,吹动书案上压的一叠纸笺,温柔的飒飒声。

    屋内不见一个人影,却似乎处处都是人影。

    在他尚未出生的时光,留下一串串绮丽而明朗的梦影。

    他的父皇是如此清冷寡淡的人,可他偏能在父皇默然凝坐时,感觉到他年轻时曾经的欢喜和梦想。

    若嫁给父皇的不是慕容雪,而是她,如今的父皇该是什么模样,如今的他又该是什么模样?

    ---------------谁在秋千,笑里轻轻语---------------

    织布垂手跟在他身侧,全然没有寻常的活跃伶俐,神色凝重里有一丝难掩的伤感。

    见许思颜失神,他轻声提醒道:“在楼上。”

    “噢!”

    许思颜心头时冷时热,终于提起袍角,拾步上楼。

    踩着老木梯,沉闷而喑哑,像谁正哼着一支古老的歌谣,在远远的佛门梵唱间顾自地逍遥着。

    “大郎!”

    木梯上方碧角裙角一闪,木槿已快步迎过来,哑哑地唤他。

    明净的面庞泪痕斑驳,通红的眼圈下依然有泪意在涌动。

    “木槿!”

    他握住她发冷的手,正要开口相询,便见木槿转头看向另一边。

    一架极清雅的乌檀木蜀绣山水屏风将那边挡住,青桦及数名眼生之人正在屏风前守护。

    那几人粗布便袍,衣着甚是寻常,却身材矫健,目蕴精光,且暗藏刀剑,举止有度,分明是训练有素的绝顶高手。

    见青桦屈膝行礼,他们也急忙行下礼去,神色恭敬,却手足轻捷,再不曾发出一点声响,更不曾出语招呼。

    无疑是天下最顶尖的护卫,却并非吴人。

    许思颜不觉放轻了脚步,被木槿牵着,慢慢走向屏风后边。

    前方窗户大敞,清澈的天光照着成排的书卷和古雅的琴案。

    红泥小茶炉上烹着茶,茶香四溢。

    金丝榻,美人卧,鬓发微乱,却难掩天姿清丽,国色无双。

    墨蓝衣衫的清贵男子提起茶壶,慢慢倒向桌上的四只茶盏。

    他不时瞧向榻上美人,眉眼虽憔悴,神情却沉静而温柔。

    许思颜顾不上其他,先扑上前瞧榻上女子。

    她面容清瘦,但敷了薄薄的脂粉,看不出真实的气色。

    此刻她偏了头仿佛正睡得香甜,模样安谧美丽,直可入画。

    “姑……姑姑!”

    可许思颜忽然间便惊慌起来,跪到榻前握住她的手。

    她的手不复儿时记忆中的柔软温暖,瘦瘦的,入手便能觉出那细细的指节,掌心只微微地温着。

    他低头瞧她的手,才觉她已瘦极,苍白的手背看得见淡青的血管。

    她的脉搏跳动得也很微弱。离得近了,他闻到了她身上浓郁的药味。

    清贵男子弯

    腰扶他,轻声道:“让她再睡会儿,一路上太乏了!”

    许思颜瞧见他便止不住的满腹怨愤,站起身一把揪了他衣襟低吼道:“怎么回事?你……你怎么照顾她的?”

    木槿连忙拉他,低声道:“大郎,别扰了母后休息!”

    清贵男子已退后一步,叹道:“没礼貌的孩子!”

    木槿将许思颜扯到身后,勉强弯出笑意,说道:“父皇没生气,大郎……是有些失礼了。回头我一定好好管教他。”

    理所当然的口吻,顿叫许思颜噎住。

    而木槿已暗暗瞪他一眼,又伸出手来,在他的胳膊上用力地拧他。

    虽然意外之极,但许思颜早已猜到,来的人就是蜀国国主萧寻与国后夏欢颜。

    蜀国虽是吴国属国,地域狭小,但土地丰饶,国富兵强,连吴帝也不敢轻觑。景和帝时,萧寻便曾以蜀国继承人的名义,强硬干涉吴国立储之事,差点将许知言逼入绝境。

    萧氏早去帝号,与吴帝份属君臣。但许思颜尚是太子,且萧寻又是其长辈,此时私下相见,于情于理,都该是他向萧寻行礼才对。

    许思颜静默片刻,到底行下礼去,“思颜见过岳父大人!”

    萧寻已轻笑相挽,“先坐下喝盏茶吧!只怕……还需等一会儿才能醒来。”

    他这样说着,目光凝于夏欢颜身上,已是揪痛难忍。

    木槿忙将萧寻方才亲泡的茶水先奉一盏给父亲,再端给许思颜一盏,自己也取了一盏,坐到许思颜身畔喝着。

    蜀国国主亲泡的茶,自然世所罕有。但入口有无滋味,只各人心里知道。

    许思颜和木槿的目光,已不约而同投向剩下的那盏茶上。

    这盏茶自然是为夏欢颜泡的。

    可她依然沉沉睡着,对身周发生的事一无所知。

    眼前已不再年轻的病美人与记忆那个温柔含笑的清灵女子重合,许思颜有些恍惚,眼前也一阵接一阵地模糊。

    他终于忍住泪意,问道:“她……怎会病成这样?不是说,她的医术无双,世所罕见吗?”

    萧寻坐到榻前,探了探她额上的温度,眼底闪过疲倦和绝望。

    他叹道:“医者不自医。你们的外祖母同样是一代名医,也是倒在这病上,当年欢颜费了多少心思挽救,到底没救回来……”

    许思颜从未听父亲提过此事,对这外祖母更是一无所知。木槿少时却听人多次提起,只觉滚烫的茶水犹不能熨热发冷的指尖。

    她哑了嗓子问道:“难道母后的体质与外祖母相似,所以才和外祖母患了同样的绝症?可我听闻外祖母病后犹且自己调理,撑了五六年方才病发……”

    萧寻忽抬眼看向她,唇边笑意苦涩,“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舍得一早安排你亲事,小小年纪就把你嫁给这头不解风情的大尾巴狼?”

    许思颜、木槿俱是心头剧震,木槿正端的茶盏握不住,从手中直跌下来,淋了一手一裙的热水。

    许思颜明知那茶是刚刚煮沸的,连忙起身替她擦拭收拾,又察看她的手,低问道:“烫伤没有?我叫人去找药。”

    木槿摇头道:“没烫着。我只是……眼睛难受……”

    她果然是眼睛难受,泪水已大颗大颗地滑落下来。

    她本就发育得晚,十四岁时连癸水都不曾来,便被父母远嫁异国,还嫁给许思颜这样的风.流公子,心中未始没有怨念,再不料会是这样的缘故。

    萧寻握住妻子的手,漆黑的眼眸里浮动泪光,却笑道:“我承认这事做得很不厚道。我就明着欺负许知言不会亏待我家木槿,生生地逼着他替我养女儿,我便能抽出身来,带欢颜游赏山水,顺便寻访名医和对症良方。”

    木槿哽咽道:“父皇带母后在北狄这许久,是因为外祖母在谯明山隐居过,那里植有大量对症药材?”

    萧寻低首,嗓间终于哑了,“我没料到这一天来得这样快……差点误了她最后的心愿。”

    他抚摸着榻上女子的面庞,低低道:“对不起,小白狐……”

    夏欢颜若有所觉,鸦羽般的浓睫便微微颤动,眉心亦皱起,叹息般

    呢喃道:“知言,等我……”

    屏风后忽有闷闷的一声响,像哪个守卫不小心撞到了屏风。

    屏风内的人再也无心顾及那点小小的动静。

    许思颜定定地站着,不敢置信般地自语:“父……父皇?”

    萧寻却不意外,俯身问道:“要不要叫人请二哥来?”

    “别……别告诉他……”

    夏欢颜摇头,一行清泪缓缓滚下腮来。

    “好,好……小白狐你别哭,依你,我都依你……”

    萧寻抬手为她拭泪,自己却再克制不住,已有泪水盈了满眶。

    明姑姑已忙忙将一直温在暖炉上的药呈过去。

    萧寻将夏欢颜扶起,靠在自己肩上,接过药,尝了药温,才一匙一匙地喂她。

    木槿道:“我来。”

    才要上前时,只觉脖颈一紧,已被许思颜从后拎住,拉得退后一步。

    等她站稳时,已被许思颜挤到了身后。

    他已接过萧寻手里的药碗和药匙,有些笨拙地舀了药汁,小心地送到夏欢颜唇边。

    “姑姑,喝药了!”

    他哑着嗓子唤。

    夏欢颜秀眉蹙了蹙,似在皱眉苦思什么,一时却又记不起,阖着眼竟没有张唇。

    “姑姑……”

    许思颜又唤。

    萧寻低咳着清了清嗓子,才能压下嗓间的沙哑,低低道:“思颜,你不该……叫她姑姑。”

    许思颜眼底顿有波澜涌动。

    药匙跌在碗里,轻而清脆的“丁”的一声。

    他定定地看着眼前遥远陌生却又莫名亲近的女子,淡色的唇颤了几颤,才沙哑道:“娘……”

    不过那一声,那一个字,心头便有什么决了堤,挡也挡不住地汹涌而出。

    “娘,娘亲,我是思颜!娘亲!娘亲!娘亲……”

    只在顷刻间,原先唤不出口的称呼,已被他唤了无数遍。

    娘亲,娘亲,娘亲……

    这是他水.性.杨.花、抛夫弃子的娘亲,这是他一去再不回头的无信无义的娘亲,这也是他足足记恨了十七年的娘亲……

    而他此刻却只能跪于地上,握着她的手泪流满面,声声地唤她,盼她睁开眼来,再看他一眼。

    原来他从未恨她;原来他一直记挂着他。

    思颜,思颜,思念欢颜的,不仅有许知言,还是他许思颜。

    从四岁起便知道,从此便抱着满腔不能也不敢说出的孺慕之情。

    有水珠自他面颊滑下,跌落,在雾气袅袅的药汤里漾开圈圈涟漪。

    木槿从他颤抖的手里接过药碗,在他身后跪了,然后环抱着他的腰,已是泣不成声。

    夏欢颜清瘦的手摸索着反握住许思颜的手,混混沌沌的脑中,有小小的身影从模糊到明晰,从娇软无知的婴孩到稚拙可爱的幼儿,渐渐历历在目。

    她终于睁开了眼睛。

    虽然没有神采,却依然是极美好的形状,且瞳色清莹,干净得不染纤尘。

    ========================================
热门小说推荐: 痞公子 求活在金朝末年 凤簪叹 带个系统打鬼子 专宠我家小娘子 黑莲花庶女攻略 山贼王的男人 大明辅君 名相 后汉长歌 大明天启录 青衫万丈 永庆升平前传 晋人天下 历史二次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