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2、这简直是在乱弹琴

作者:徐浩瀚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局长成长史最新章节1182、这简直是在乱弹琴
热门小说推荐: 权力巅峰 宝鉴 官道无疆 校花的贴身高手 大鉴定师 神藏 都市藏真 道藏美利坚 天下珍玩 美利坚牧场 绝品天医 农家仙田 斗破之无上之境 文艺时代 极品小农场
    1182、这简直是在乱弹琴

    方圆肩膀被孔双华几乎咬下来的肉被缝了8针,上齿咬伤部位与下齿咬伤部位,各缝了4针。因为要输液消炎,还需要观察是否会发烧等,医学院值班副院长看在孔淑芳的面子上,在床位相当紧张的情况下,还是给方圆安排了一个床位。

    做手术的外科大夫早就看出这是被人咬的,看到孔淑芳紧张的样子,决定开个小玩笑:“孔主任,我看这咬伤的地方,像是被大狼狗咬伤的,什么狗这么厉害啊?”孔淑芳想否认,又怕人家笑话女儿这么厉害像个母夜叉一样,不得已点点头:“是,不小心,不小心被咬了。”外科大夫说:“这要是被狗咬了,光缝上是不行的,现在的狗,唾液里十有*有狂犬病病毒,这狂犬病孔主任您知道的,一旦发作,无药可救,所以一定要打狂犬疫苗。还好,也不贵, 平板电子书多元,只是苦了你女婿,需要打4次。”孔淑芳连忙摆手:“不用了,谢谢,不是被狗咬的,不是被狗咬的。”外科大夫说:“被猫科、犬科的任何动物咬了,现在都要被要求注射狂犬疫苗的。猫的唾液里也可以携带狂犬病毒的。”孔淑芳说:“不是被猫胺啊咬的,是被……被人给咬的。”说完这句话,孔淑芳的脸都红啦,作为一个五十多岁的人,已经好多年没有红过脸了,这一次,可真是觉得有些羞愧了。外科大夫适可而止:“好,那我去忙别的事了,有事情的话,孔主任让护士叫我一声,我立刻赶过来。”孔淑芳说:“谢谢。”

    方圆闭着眼睛不说话。听着大夫与岳母的对话,方圆的心里一阵悲凉:看来岳母也是好面子的人啊!被你的女儿咬了就是咬了,为什么开始还要承认是被狼狗咬了呢?直到说出是狂犬病,这才承认是被人咬了,但也不肯说这是被你的女儿给咬的。方圆又急又气又累又困,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当孔子田接到孔淑芳的电话,来到医院看望方圆的时候,连着在方圆的床着叫了几声,也没有见到方圆醒过来。孔淑芳害怕了,连忙把大夫叫过来。大夫拿出听诊器仔细地听了听,安慰孔淑芳道:“没事的,他可能是太累了,睡熟了。”

    孔子田一脸的严肃,看着孔淑芳,让孔淑芳心里有些害怕。孔子田说:“你出来一下。”来到走廊,孔子田没有停下脚步,一口气走到了楼梯的尽头,这才转过脸来问:“怎么回事?”

    孔淑芳把事情的来来回回,跟孔子田说了一遍,当然也替孔双华遮掩了不少。孔子田听完了孔淑芳的话,忍不住调门提高了好几度:“这简直就是乱弹琴!真是越乱你们娘儿俩就越给再添乱。”孔淑芳说:“歇也不过是担心外面别的女人把方圆勾了去嘛!再说那个宋思思,以前确实也跟方圆好过一段时间,这一次又说得那么白。”孔子田说:“你简直就是一个老糊涂!这个时代,只要是男人优秀了,管你是未婚的还是结婚的,管你是有老婆的还是离婚的,都会有许多女人会爱上这优秀男人。现在,外面的诱惑很多,像小方这样有潜力有才华的,被人喜欢上,也都是没有办法避免的。我认识一个私营企业家,已经离了三次婚了,整天花天酒地,但怎么样?没离婚的时候,向上主动献身的女人就有一个加强排;离婚之后,那简直就是成了一堆新鲜的牛粪,无数的女人像苍蝇一样拼命向牛粪上飞。还认识一位退休的老处长,老伴因病去世了,你猜猜看,向这老处长提亲的女人有多少?60多!最小的才38岁!为什么?老处长一个月收入6000多,很多女人根本不在乎老处长的年龄,只要挣钱多就成,哪怕比自己大二、三十岁。所以,老伴,重要的不是外面有多少女人诱惑方圆,重要的是方圆是如何面对这些诱惑!你,现在,去安排一下护士,照顾好方圆,然后坐我的车马上回家,我要给你们娘儿俩上一课!”

    半个小时后,绷着脸的孔子田坐在了孔双华和孔淑芳的面前。他刚才已经把方圆的手机短信全部看了一遍,里面就是方圆与两个人的短信,一个是《东州晚报》的记者,另一个就是宋思思。孔子田把手机放在茶几上,指着手机问:“歇,这短信能证明什么?能证明方圆与这两个人之间有不正常关系吗?”

    孔双华还是有一点点惧怕孔子田的,她想了想,摇了摇头。孔子田说:“我看方圆的每一条回复的短信,都很好,既表示出必要的客气和感谢,也很好地拒绝了宋思思所谓的诱惑。如果我是方圆的妻子,我看到这样的短信,我不但不会打骂方圆,而且还要表扬方圆,表扬他抗拒诱惑,忠于家庭,忠于婚姻的坚定态度!”

    孔双华也是一肚子的委屈:“可是爸,那个宋思思简直就是一个狐狸精,都什么时候了,还来诱惑方圆!我都要生宝宝了,方圆还在外面跟这个狐狸精有联系,我当然生气了!”

    孔子田说:“你糊涂!你妈是个老糊涂,你是一个旋涂!这爱情和婚姻,不是光靠心里头爱对方就行,更重要的是,要想让爱情和婚姻长久永恒,更需要像经营自己的企业一样经营爱情和婚姻!怎么经营?像你这样经营吗?不分青红皂白,一点小事就大喊大叫,一点小事就又打又骂,一点小事就把人家肩膀上的肉咬下一块来?歇可真有你的,你知道你这是在做什么吗?”孔双华摇了摇头。孔子田说:“你这是在毁灭爱情,毁灭你的婚姻,你每多做一次这样的傻事,你就是在把方圆向别的女人的怀抱里推!”孔双华说:“我没有啊,我真地很爱方圆,我见不得他和别的任何女人有来往。”孔子田说:“这能避免得了吗?他是学校的副校长,每天要领导高中的老师开展工作,难道能让学校的老师没有一个女性吗?他是老师,每天要面对学生,难道能让他教的学生全部都是男生吗?他要参加社会活动,难道见的人全部都是男性吗?这个可能吗?歇,你糊涂啊!方圆是相当有发展潜力的,要不当初你也不会看好方圆,我也不会看好方圆。歇你以为只有我们一家人看出了方圆的发展潜力吗?如果你是这样想,那我说你是糊涂透顶!你是把别人都当成了傻瓜蛋!我告诉你,我们能看出方圆是一个有潜力的青年人,别人也一样能看出来,像你一样的女孩子,也一样能看出来!时代不一样了,现在的女孩子和我年轻的时候完全不一样的了。现在的女孩子,大胆、热烈、执著、现实,敢想敢干,特别是你们这样的八○后,那更是很少遵守什么传统的伦理道德,只要自己喜欢的,根本不会受到世俗的任何约束!这个宋思思也肯定是八○后,她很可能是喜欢方圆的,通过短信可以看出来,她希望与方圆好。如果这个时候,你肯定了方圆拒绝宋思思的坚定态度,方圆以后还会更好地拒绝外面的诱惑;而你却咬掉了方圆的一块肉,方圆心里能对你没有看法吗?这人都是会比较的,谁脾气好,谁脾气坏,谁善解人意,谁蛮不讲理,你这到了发脾气的时候,简直就是一点道理也不讲,简直就是在发疯,你这不是把方圆往宋思思的怀里推吗?”

    孔双华哇的一声哭了:“我是真地很爱方圆的,我就是见不得别的女人特别是这个宋思思勾引方圆。当时我火冒三丈,我也不记得我做了什么了,我也后悔咬了方圆,可是已经咬了,我该怎么办啊?”孔淑芳也着急起来:“是啊,老孔,你给出个主意吧。这一次确实是歇的错多一些,但怎么说歇也是你的亲生女儿,她还怀着你的亲外孙呢!都快生孩子了,不能哭,歇,咱不哭,哭坏了身子,对孩子不好!”

    孔子田说:“拉了屎还要让我来给你们擦屁股!我说你们娘儿俩少干这样的事情好不好?”孔淑芳说:“我们还经常干这样的事不成?孔子田,不就是这一回歇咬了方圆一口,骂了方圆几句吗?你到底是不是歇的亲爸爸?”孔子田已经许久没有人敢逆着他的意思说话了,顿时有些恼怒:“你以为你还做得少吗?说你是老糊涂,一点也不冤枉你!从春节到现在,你想想,你和你的宝贝女儿,都做了多少糊涂事?哪一次不都是我来给你们擦屁股?就说最近吧,方圆的父母要来东州,说实话,我也不希望他们来,但这样的话能说出来吗?你孔淑芳竟然能说出口,让小方劝他们的父母别来。你光考虑到了家里没有地方,考虑到小方的父母没有文化,是个老土,生活习惯不好,你是否考虑了小方的感情?那可是小方的亲生父母啊8母来看儿子,爷爷奶奶来看孙子,这都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我们就是不希望他们来,也不能表现出来。哪个儿子不希望媳妇孝顺公公婆婆?你说说,你们娘俩这样的态度,方圆心里能痛快吗?方圆能不对你们有意见吗?你们这样做的时候,如果外面有一个女人,对方圆的父母好得比亲生父母都好,你们两个这不是把方圆往这个女人的怀里推吗?看看你们拉的屎,最后还不是靠我来收场?是我决定在医学院教工小区里租个房子,是我决定摆宴欢迎亲家来东州,这才消除了小方心里的意见;如果没有我,恐怕你们两个早就把小方的心伤透了}涂虫,十足的糊涂虫!你们现在这样做,而且还坏了我的大事!”在孔子田的心里,最大的事情当然是孩子姓孔的问题,如果方圆与孔淑芳、孔双华关系一直很融洽,说不定找个机会旁敲侧击一下,方圆或许会同意孩子姓孔,甚至于孔子田来个先斩后奏,也不是不可以!现在,方圆经历过孔淑芳不希望他父母来东州,经历过被孔双华咬下一块肉,如果在这个时候,让孩子姓孔,这不是在火上浇油吗?兔子急了还会咬人,方圆虽然平常比较尊重自己这个岳父,但本来心里就不痛快,再加上一些不痛快,会不会真地把方圆给逼得撕破脸皮?如果真闹得个女儿和女婿离婚的结果,外孙是姓孔了,但女儿的幸福没有了,自己的面子也会丢尽了。孔子田开始权衡,是否在外孙出生后就让孩子姓孔的问题。孔子田清楚,孩子在14岁办理身份证之前,都可以随时改姓名的,只要理由充分。

    根本没有看出孔子田的忧虑,现在只关注到女儿在伤心地啜泣,孔淑芳很着急,说:“子田你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快出出主意,这一次歇咬了方圆的事,该怎样跟方圆解释?别让方圆对歇有意见啊!歇未来的幸福,这小宝宝未来的幸福,还系在方圆的身上呢!你看歇哭的,别哭了,歇,别哭坏身子,把孩子给哭出毛病来。”

    孔子田说:“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行啦,你们两个在家里好好呆着反省吧,还是我,厚着脸皮去跟方圆解释和沟通吧。”孔子田拿起茶几上的手机,对孔双华说:“歇,以后要记住,没有方圆的同意,不要看方圆手机的内容。信任丈夫,会给丈夫力量;不信任丈夫,丈夫的心里会不痛快,这会伤害你们两个之间的感情。”

    孔双华说:“我想看怎么办?”孔子田说:“忍着!你再像今天这样发一次彪,我都不知道小方能不能容忍下去。以后不要再看方圆的手机了,这一点你要向你妈学习,她从来不看我的手机,这本身就是对我的巨大信任。”孔双华说:“万一里面有坏女人勾引方圆呢?”孔子田说:“我相信,方圆能够妥善处理这些问题,这个前提是,方圆还希望维持现在的这个家。歇,我真地很担心你,担心你未来的幸福。你看了方圆的手机,或许只是看到个只言片语,你就忍不住你的脾气,这只会把事情搞得更糟糕!别看了,看了对你,对你的婚姻和爱情,没有半点好处。退一万步讲,即便是特别特别想看,那也要在方圆不知情的情况下看,看了之后也要不动声色,哪怕是看到了让你特别气愤特别无法容忍的事情,也要忍住,把事情跟爸讲,爸来帮助你决定下一步该怎么做。”孔双华说:“我就担心我当时就忍不住。”孔子田叹了一口气:“那你就是无可救药了。”

    孔淑芳说:“以后我来监督,歇你听你爸的话,以后不要再看小方的手机了。这一次,我是真地怕了……”
热门小说推荐: 贴身兵王的总裁老婆 新来的室友我见过 校花的王牌老公 美女的极品锦衣卫 五零俏花媳 白华为菅 美女总裁的辣手兵王 宝贝儿 神级最强系统 娱乐之谁与争锋 暗网行动 都市透视医尊 校花的近身王者 女配拒绝当炮灰 跪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