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6、陪你过生日

作者:徐浩瀚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局长成长史最新章节1756、陪你过生日
热门小说推荐: 权力巅峰 宝鉴 官道无疆 校花的贴身高手 大鉴定师 神藏 都市藏真 道藏美利坚 天下珍玩 美利坚牧场 绝品天医 农家仙田 斗破之无上之境 文艺时代 极品小农场
    方圆的生日是正月二十九,在2008年敲在阳历4月5日。接到了方淑娟发来的短信,方圆心潮澎湃,起伏难平。方淑娟,这个曾经让自己感动得准备娶她并爱她一辈子的好女人,在自己还是一个草包蛋的时候就给自己洗衣服甚至包括内裤的女人。什么时候也忘记不了,她平日里节衣缩食,但在去省比赛之前,给自己买1000多元的西装、漂亮的腰带。现在看这1000多元的西装确实是有些不上档次,因为方圆穿的帅气毛料西装,少说也是5000元以上,而且这样的西装已经不止一套。但贫贱时候的印象往往都是最深的,哪怕富贵,哪怕成功,都无法忘记自己在最初贫困时候的重要经历。

    她还记得我的生日呵!不知道现在孔双华是否还记得我的生日?不知道还有谁能记得我的生日!方圆说:“国亮,把车开到68中,把我放下,你直接回家。东西放在车里吧,不要送到我家。明天早晨,早一点,接着我去延平县。”张国亮心中一喜,嘿,就不怕去县里,去了就会有“大礼包”啊9能吃好吃的,还能拿50元或100元的出车补贴。希望天天都有这样的好事呢!张国亮说:“好的校长,我几点过去?”方圆说:“9点之前能到延平县,你自己匡算一下时间。”张国亮说:“好的,校长,我7点30左右来接您。您8点左右下楼就可以。”方圆点点头,不再说话。

    随着年龄的增长、地位的提高特别是地位的提高,方圆话越来越少,人也变得沉默了许多。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种成熟?方圆给方淑娟发回短信:“在学校等我,10分钟后到。”

    在收到短信的一刹那,方淑娟的大脑像是短路了一样。方圆,曾经让自己深爱的男人,曾经让自己牵肠挂肚的男人,在离开68中之后,离自己越来越远了。但是,对这个男人的眷恋与思念,却从来都没有停止过。方淑娟从来不恨方圆,只恨自己没有一个像孔双华一样的好爸爸,否则绝对不会在与孔双华的竞争中败北。这种爱是刻骨铭心的爱,是永远都不会再装下第二个男人的那种爱。或许这种爱太傻,因为没有结果,甚至连过程都是那么痛苦,但不止是方淑娟,还有千千万万个投入爱的男女都会像方淑娟这般执着,这般爱得无怨无悔!

    放下手头的工作,方淑娟返回单身宿舍。从衣橱里翻看了一下,还真是找不出一件像样的衣服。唉,书到用时方恨少,衣到穿时不够穿啊!在衣橱里挂的几件外套,都是几年前买的,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给自己买一件衣服了。比较来,比较去,方淑娟还是把两年前比较常穿的一件外套拿了出来。裤子也同样没有拿得出手的,虽然每一条裤子都熨得很平整,但都是旧裤子。方淑娟摇了摇头,苦笑着,唉,一直在攒钱,为的就是将来父母有个病什么的,自己能拿得出几万元;一直在攒钱,为的是自己能够在东州买上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哪怕只有60平米。但第二个目标似乎是越来越遥远了,这房价蹭蹭地上涨,而作为教师的收入水平上涨速度远远落后于房价的上涨。2006年的时候,自己攒一年的钱能够买一个厕所;到了2008年,自己攒一年的钱,只够买一个平米了。

    对着镜子,方淑娟抹了抹口红。看看自己还算是白皙但已经显现鱼尾纹的脸,方淑娟再一次叹了一口气:老了,女人不抗衰老,才两年,怎么能老成这样?想起家中焦急的父母,想到同事当中也有一些人在飞言飞语,方淑娟的心情有些失落。

    看看挂在墙上的石英钟,方淑娟赶紧收拾自己。不能让方圆等着啊!方淑娟又匆忙地给皮鞋打了打鞋油,穿好外套。方圆的电话打来了:“淑娟,我在学校门口向前的公交车站再向前50米的出租车里,一辆黄色的捷达出租车。你过来直接上车。”方淑娟有些慌乱:“好,我马上就到。”

    通常情况下,方淑娟都能保持必要的冷静,但今天,遇到方圆的时候,方淑娟的心就有些慌乱。方淑娟几乎是跑着出了校门的,但却没有人注意她。因为方淑娟的衣着依旧是那么普通,平常方淑娟也经常是下班后到外面买点吃的,现在,学校的食堂已经没有晚餐了,只有中午这一餐。午餐的质量肯定是下降的,以前是专门请的厨师来做,现在呢,承包给了金谷餐饮连锁有限公司,就有一个规模化生产的意味,基本上都是大锅菜了。

    远远地,看到一辆黄色的捷达出租车停在那里,方淑娟的心里就难掩激动,一不小心,一个趔趄,差一点摔倒。终于来到了出租车前,出租车的车窗摇下来,方淑娟看到了微笑着的成熟的富有魅力的脸:“上车吧。”

    方淑娟上了车,坐到了方圆的身边,心里一阵激动。方圆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方淑娟,内心的同情油然而生。这几年,方淑娟很苦啊!自己的日子是一天天地好起来了,而方淑娟的生活却是那样的贫困,身上的这件外套还是2年前就看到她穿的外套,想来这也是方淑娟最好的一件外套了。

    当着出租车司机的面,方圆没有多说什么,指挥到:“去瓯江区横山镇镇驻地。”出租车司机说:“好的。”心中欢喜:这一回又拉一个大活儿啊!半个多小时的路程,当然主要的原因是市区段过于堵车,方圆再没有说一句话。方淑娟也没有说话,虽然方淑娟很想说话,但方淑娟的心里对方圆除了爱,还有敬畏!在工作上,方淑娟是自己上司的领导啊!苗群看到方圆,也一定会老老实实的,更何况自己一个小小的教导副主任呢?

    在横山镇驻地,方圆付了车费,说:“下车吧。”跟着方圆下了车,方圆有些怜爱地看着方淑娟:“淑娟,你为什么平常舍不得给自己买件新衣裳?”方淑娟有些惭愧,面对心爱的人,确实应该打扮得漂亮些啊!方淑娟说:“工作忙,再说这几件衣服都没有破,还挺新的。”方圆说:“我们工作,不仅仅是为了实现自己人生的价值,也要学会用挣来的钱享受生活。淑娟,你不要对自己太刻薄!”方淑娟说:“我没有。我吃得好,穿得暖,这足够了。”方圆说:“这还不够。走吧,我先请您吃饭。”

    找到一家挺有规模挺气派的饭店,方圆与方淑娟走了进去。方圆问:“有包间吗?”服务员说:“有,不过要最低消费。”方圆说:“最低消费多少钱?”服务员说:“4人包间,最低消费200元。”方圆说:“好,保证超过200元。”方淑娟说:“咱到别家去吃吧。”方圆说:“听我的。”根本没有商量的语气,就是说一不二。

    四人小包间,不算大,但装修还算是上档次。比不了东州市区的饭店,但在一个乡镇,能达到这个程度,应该算是不错了。方圆点了几道估摸着方淑娟平常很少吃到的菜,方淑娟说:“够了,吃不下了。”方圆说:“我请客,你管吃就是。服务员,你这里海参怎么做?鲍鱼怎么做?还有什么比较好的个吃?”方淑娟真地很心疼这些钱,但是心却被一种甜蜜和温暖感动着、幸福着。看着方圆热心为自己点菜,方淑娟真地很想扑上去,抱着方圆痛哭一场:方圆,你不要对我这么好!你越是对我这么好,我越是心里难受!

    服务员却欢天喜地地忙活着准备菜去了。一只海参个吃,40元,两只就是80元;一只鲍鱼个吃,是30元,两只就是60元。再加上点的菜,300元都打不住啊!这可真是一个阔气的人!看看方圆,觉得方圆很帅很男人;看看方淑娟,哎呀,怎么能这么丑呢?连我都比不上嘛!

    菜陆续地上来了,包括个吃。方圆说:“给来一瓶干红葡萄酒。”服务员说:“好的。请问老板要什么样的酒?”方圆说:“张裕的、华东的、长城的,都可以。”服务员说:“我们这里有长城解百纳窖藏。”方圆说:“来一瓶吧。”

    酒送来了,打开了瓶子。方圆说:“好啦,这里不再需要服务了。没有我叫你们,谁也不要进来荷。我们想安静地吃一顿饭。”服务员说:“好的,老板。”

    门带上了。方圆坐到了方淑娟的对面,对方淑娟说:“淑娟,收到你的生日祝福,我真地很感动。”方淑娟看着满桌子的菜,说:“这太破费了。”方圆说:“平常我忙,没有时间请你吃饭。明天是我的生日,今天我们就在这里,算是你来给我过生日。你请客,我付钱。”方淑娟眼泪流下来了,虽然没有哽咽,没有哭出声,但她再也不能抵制自己的感情,说不清是激动还是遗憾,是幸福还是痛苦,五味杂陈,为了这一天,方淑娟等了一年,方淑娟多么希望,天天都能这样坐在方圆的对面,看着心爱的男人。不需要他说什么,不需要他做什么,只要他在身边,心里就会有一种安定感,一种幸福感。

    方圆离开了座位,坐到了方淑娟的身边:“淑娟,你怎么哭啦?难道想用哭来庆贺我的生日吗?”方淑娟慌忙抹干眼泪,说:“没有,我是高兴,有点激动。”方圆伸出手臂,跨过方淑娟的后背,轻轻地搭在方淑娟的肩膀。方淑娟情不自禁地就把身子靠到了那温暖的怀抱,头也靠在了方圆的锁骨处,与方圆的脖子、下巴亲密接触在一起。方圆说:“其实我非常知道你的心情,但是我已经选择了这条路,就要这么走下去。我欠你的,我一定会用别的方式给你补偿。”方淑娟眼泪又下来了,却看到那温厚的手已经在她的脸颊滑过,拭去了流下的泪水。

    方淑娟紧紧地搂住了方圆,动情地说:“我的心已经被你占据,我永远都不会再爱上另一个男人了。因为爱你,所以我绝对不会影响你的进步,你的发展。我不求你给我什么补偿,我只是希望,在你的心里,能够记得,有一个傻傻的,相貌平平的女人,一直都是那么爱你!”方圆也动了感情:“在我的心里,从来都没有忘记你,从来都记得,那一身西装,那一条腰带,还有晾在单身宿舍衣架上的洗干净的衣服。”方淑娟抱方圆抱得更紧了。

    过了好一会儿,方圆轻轻地推开方淑娟,说:“淑娟,吃饭吧。我们先把个吃吃掉,然后喝点酒。”方淑娟说:“好。”

    方圆与方淑娟都站了起来。方淑娟像个温柔的妻子一样,把方圆的外套脱下来,挂在衣架上,然后又脱下自己的外套,挂到衣架上。方淑娟的旧毛线衣呈现在方圆的面前,让方圆心里真地很痛q天晚上,无论如何,要给方淑娟买几件像样的衣服u刚得了4000元的讲课费,花了它!

    旧毛衣,虽然外表已旧,但很合方淑娟的身体,还是秀出了方淑娟的婀娜身段。这个身体是百分百没有被别人开发过的啊!越是纯洁,越是美丽!在这个世界上,在方淑娟成人之后,大概只有自己是唯一看过方淑娟身体的男人了。想到了这一层,方圆觉得亏欠方淑娟的更多了。

    饭吃得很慢,酒喝得很匀,在浓浓的情意面前,每一筷子菜都值得留念,每一杯酒都酒香情更深。方淑娟真地吃饱了,看着还剩下这么多的菜,方淑娟说:“走的时候打包吧。”方圆说:“还要坐出租车回市区呢。”方淑娟说:“真可惜!”方圆说:“有你陪着我过这样一个特别的生日,我心里很感动。看你吃得好,我心里高兴啊!”方淑娟说:“能够与你坐在一起吃一顿饭,我心里也特别高兴。方圆,还记得我跟你说的话吗?”方圆立刻想起了“第一次给丈夫,第一胎给方圆”的话,但却不能说出口:“你跟我说的话很多。”方淑娟说:“我想把我的第一次给我的丈夫,但我一定要给你生个孩子,请相信我!”方圆说:“你不要这样说,你这样说我心里会很难过。”方淑娟说:“我准备在今年把我嫁出去,但我知道我心里只会爱你一个人,再也不会爱上其他人。有一个与你的孩子,我才会觉得我的人生是圆满的。”

    方圆想起了汪泉,想起了丁春晓,这些头痛的事啊!为什么女人总想着要给自己生个孩子呢?如果自己再有一个方淑娟生的孩子,自己身败名裂的危险更大了呀!一晚上的好心情,因为方淑娟的提醒,又变得糟糕起来:这可真是一件麻烦事!
热门小说推荐: 新离婚时代 黑拳世界 金刚佛手掌 我的高端文艺人生 笙入我心 缺氧 传奇在继续 恋战新梦 我的人生重置了 赌闯世界 重生我要做首富 重生之全能娱乐 李明清的故事 我的爱情得了一场感冒 超级农王